第2章

下载免费读
第2章
  
  知子莫如母。
  
  母亲又怎能不知儿子心里怎么想的。
  
  她担心儿子冲动行事,不敢告诉儿子凶手是谁,她故意转移话题道。
  
  “这件事改天再说,现在你爸一个人在医院躺着,还没有吃饭呢!我得赶紧把饭送过去。”
第章知子莫如母母亲又怎能不知儿子心里怎么想的她担心儿子冲动行事不敢告诉儿子凶手是谁她故意转移话题道这件事改天再说现在你爸一个人在医院躺着还没有吃饭呢我得赶紧把饭送过去说完这句话母亲刘桂花便从地上捡起饭盒蹒跚着来到了厨房想着洗洗之后再盛上锅里剩下的饭菜而陈河图看着母亲蹒跚的步伐心中更是无尽的酸楚自责他也同样理解母亲的想法所以他并没有追问只是紧紧的攥着拳头想道既然他已经回来了恩要报仇也要报在这五年里欺辱过自己的父母的他一个都不会放过对父母好的人他也会一一报答就在这个时候母亲已经重新盛好饭菜拿着饭盒走了出来儿子你刚回来在家歇会儿我先去给你爸送饭陈河图却说道妈我陪你一起去毕竟我五年没有见过我爸了我也很想他刘桂花犹豫了一下担心儿子看见他爸的伤势之后冲动但又想到孩儿他爸如果看见消失五年的儿子回来了一定会心情大好对养病也是好事刘桂花左右为难但看到儿子陈河图期盼的眼神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陈河图见状立马接过母亲手中的饭盒然后搀扶着母亲走出了小院子看着街道两边熟悉的场景陈河图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妈妈牵着自己的手送自己去上学那个时候妈妈很年轻自己还得拼命追赶着妈妈的脚步现在妈妈老了走路也慢了自己刻意放慢脚步就跟小时候妈妈放慢的脚步一样不知不觉他的眼眶又红了很快他们母子二人走出了破旧的城中村本来陈河图是想要拦一辆出租车的但母亲执意要坐公交车不让陈河图浪费钱陈河图虽然不缺钱但还是遵从母亲的想法两个人坐着公交车来到了医院母亲轻车熟路领着陈河图来到了父亲所在的病房这是一个六人间的病房里面又脏又乱气味难闻一进门陈河图便看见了父亲父亲躺在最角落里的那张病床上骨瘦嶙峋脸色苍白他老人家脑袋上缠着绷带胳膊上也缠着绷带爸陈河图快步走到病床前喊了一声躺在床上的父亲睁开了眼睛本来暗淡无光的眼神在看清楚是儿子陈河图之后流露出一道希冀的光小图是你么是我儿子回来了陈河图跪在病床前红了眼眶父亲陈玉堂看着消失五年的儿子回来了情绪激动久久说不出一个字只是用他宽厚的手掌拍了拍陈河图的肩膀这就是父亲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母亲刘桂花看着父子二人都快流出眼泪急忙说道老陈先吃饭吧第2章
  
  知子莫如母。
  
  母亲又怎能不知儿子心里怎么想的。
  
  她担心儿子冲动行事,不敢告诉儿子凶手是谁,她故意转移话题道。
  
  “这件事改天再说,现在你爸一个人在医院躺着,还没有吃饭呢!我得赶紧把饭送过去。”
  
  说完这句话,母亲刘桂花便从地上捡起饭盒,蹒跚着来到了厨房,想着洗洗之后,再盛上锅里剩下的饭菜。
  
  而陈河图看着母亲蹒跚的步伐,心中更是无尽的酸楚,自责。
  
  他也同样理解母亲的想法,所以他并没有追问,只是紧紧的攥着拳头想道。
  
  既然,他已经回来了。
  
  恩,要报!
  
  仇,也要报!
  
  在这五年里,欺辱过自己的父母的,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对父母好的人,他也会一一报答!
  
  就在这个时候,母亲已经重新盛好饭菜,拿着饭盒走了出来。
  
  “儿子,你刚回来,在家歇会儿,我先去给你爸送饭。”
  
  陈河图却说道:“妈,我陪你一起去!”
  
  “毕竟我五年没有见过我爸了,我也很想他。”
  
  刘桂花犹豫了一下。
  
  担心儿子看见他爸的伤势之后冲动。
  
  但又想到孩儿他爸如果看见消失五年的儿子回来了,一定会心情大好,对养病也是好事。
  
  刘桂花左右为难,但看到儿子陈河图期盼的眼神,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陈河图见状,立马接过母亲手中的饭盒,然后搀扶着母亲,走出了小院子。
  
  看着街道两边熟悉的场景,陈河图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妈妈牵着自己的手,送自己去上学。
  
  那个时候,妈妈很年轻,自己还得拼命追赶着妈妈的脚步。
  
  现在妈妈老了,走路也慢了,自己刻意放慢脚步,就跟小时候妈妈放慢的脚步一样。
  
  不知不觉,他的眼眶又红了。
  
  很快,他们母子二人走出了破旧的城中村,本来陈河图是想要拦一辆出租车的,但母亲执意要坐公交车,不让陈河图浪费钱。
  
  陈河图虽然不缺钱,但还是遵从母亲的想法。
  
  两个人坐着公交车来到了医院。
  
  母亲轻车熟路,领着陈河图来到了父亲所在的病房。
  
  这是一个六人间的病房,里面又脏又乱,气味难闻,一进门,陈河图便看见了父亲。
  
  父亲躺在最角落里的那张病床上,骨瘦嶙峋,脸色苍白。
  
  他老人家,脑袋上缠着绷带,胳膊上也缠着绷带。
  
  “爸!”
  
  陈河图快步走到病床前喊了一声。
  
  躺在床上的父亲,睁开了眼睛,本来暗淡无光的眼神,在看清楚是儿子陈河图之后,流露出一道希冀的光。
  
  “小图,是你么?”
  
  “是我,儿子回来了。”陈河图跪在病床前,红了眼眶。
  
  父亲陈玉堂,看着消失五年的儿子回来了,情绪激动,久久说不出一个字,只是用他宽厚的手掌,拍了拍陈河图的肩膀。
  
  这就是父亲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
  
  母亲刘桂花看着父子二人都快流出眼泪,急忙说道:“老陈,先吃饭吧!”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