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下载免费读
第3章
  
  说这句话的时候,陈河图身上弥漫着冰冷的杀气,语气森然。
  
  气温骤然下降。
  
  秦岚并没有察觉到陈河图的异常,只是觉得楼道里冷嗖嗖的,她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才说道:“对,我们医院的人基本上都知道这事。”
  
  闻言,陈河图怒火中烧。
  
  他万万没有想到唐莹的心如此狠毒。
  
  当年,他贵为云河市的风云人物,拒绝所有人的追求,选择了唐萱,与她订婚。
  
  没想到,在自己失踪五年的时间里,唐萱竟然如此对待自己的父母!!
  
  “她为什么要派人打我父亲?仅仅是因为钱?”陈河图忍不住的问出了口:“给她留下的钱不够花吗??”
  
  秦岚看着陈河图悲痛的神情,也已经意识到,恐怕自己刚才误会他了,他可能真的不知情。想及此处,她才说道:“这一次,好像是因为你们家要改造了,唐莹逼迫你们父母把房子拆了,拆的钱如数给他。你们父母不肯,她就找了一些地痞流氓,来对付你父亲。”
  
  停顿了一下,秦岚继续说道:“对了,昨天唐莹还领着一群人来病房里闹事了,而且还威胁你父亲,说不把房子拆了,会让他们老两口生不如死。”
  
  陈河图在听完这些话之后,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对着秦岚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说完这句话,他便快步离开。
  
  秦岚在后面喊道,“等等。”
  
  陈河图驻足,疑惑的回头,看向秦岚问道:“你还有什么事么?”
  
  秦岚尴尬一笑,才担心的说道,“你千万不要冲动!”
  
  “你惹不起他们的。”
  
  陈河图内心一暖,知道秦岚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他善意一笑,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他并没有打算马上找唐莹算账,现在最要紧的是看看父亲身体怎么样。
  
  而楼道里,秦岚则很奇怪的看着陈河图的背影,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她一直都以为陈玉堂的儿子和儿媳唐莹沆瀣一气,现在看来,好像所有人都误解了......
  
  ······
  
  回到病房之后,父亲吃过饭已经睡着,母亲在旁边收拾完碗筷,拿到开水间清洗。
  
  而陈河图趁机检查了一下父亲的身体。
  
  越检查,他越心惊。
  
  父亲这五年来到底经历了什么!!
  
  身上的伤疤超过十六道,骨头断裂过五次以上。
  
  最......最......最让陈河图愤怒的是,父亲体内竟然少了一颗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河图很想问个明白,但是看着母亲回到病房后脸上疲惫的神情,他一个字也问不出口。
  
  他知道,即使他问,母亲肯定不会讲的,父亲更是不会讲的。
  
  他也知道,这一切定是唐莹所为。
  
  这一刻,他心中的火焰到达了极点!
  
  “唐莹,我要让你碎尸万段!!!”
  
  “我陈河图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陈河图拳头上的青筋暴起。
  
  他恨唐莹,也恨自己,更恨五年前陷害自己的幕后黑手。
  
  如果不是被人陷害,他又怎么会离开五年时间!让父母受这么大的委屈!!
  
  母亲好像察觉到了异样,担心的看着陈河图问道:“儿子,你怎么了?是不是累了?要不,你先回家休息吧,我一个人在这里陪你爸就好。”
  
  陈河图急忙收敛起自己的情绪,转而微笑的说道:“妈,我没事。”
  
  “真的?”母亲依旧担心的问道。
第章说这句话的时候陈河图身上弥漫着冰冷的杀气语气森然气温骤然下降秦岚并没有察觉到陈河图的异常只是觉得楼道里冷嗖嗖的她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才说道对我们医院的人基本上都知道这事闻言陈河图怒火中烧他万万没有想到唐莹的心如此狠毒当年他贵为云河市的风云人物拒绝所有人的追求选择了唐萱与她订婚没想到在自己失踪五年的时间里唐萱竟然如此对待自己的父母她为什么要派人打我父亲仅仅是因为钱陈河图忍不住的问出了口给她留下的钱不够花吗秦岚看着陈河图悲痛的神情也已经意识到恐怕自己刚才误会他了他可能真的不知情想及此处她才说道这一次好像是因为你们家要改造了唐莹逼迫你们父母把房子拆了拆的钱如数给他你们父母不肯她就找了一些地痞流氓来对付你父亲停顿了一下秦岚继续说道对了昨天唐莹还领着一群人来病房里闹事了而且还威胁你父亲说不把房子拆了会让他们老两口生不如死陈河图在听完这些话之后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对着秦岚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说完这句话他便快步离开秦岚在后面喊道等等陈河图驻足疑惑的回头看向秦岚问道你还有什么事么秦岚尴尬一笑才担心的说道你千万不要冲动你惹不起他们的陈河图内心一暖知道秦岚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他善意一笑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他并没有打算马上找唐莹算账现在最要紧的是看看父亲身体怎么样而楼道里秦岚则很奇怪的看着陈河图的背影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她一直都以为陈玉堂的儿子和儿媳唐莹沆瀣一气现在看来好像所有人都误解了回到病房之后父亲吃过饭已经睡着母亲在旁边收拾完碗筷拿到开水间清洗而陈河图趁机检查了一下父亲的身体越检查他越心惊父亲这五年来到底经历了什么身上的伤疤超过十六道骨头断裂过五次以上最最最让陈河图愤怒的是父亲体内竟然少了一颗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河图很想问个明白但是看着母亲回到病房后脸上疲惫的神情他一个字也问不出口他知道即使他问母亲肯定不会讲的父亲更是不会讲的他也知道这一切定是唐莹所为这一刻他心中的火焰到达了极点唐莹我要让你碎尸万段我陈河图不报此仇誓不为人陈河图拳头上的青筋暴起他恨唐莹也恨自己更恨五年前陷害自己的幕后黑手如果不是被人陷害他又怎么会离开五年时间让父母受这么大的委屈母亲好像察觉到了异样担心的看着陈河图问道儿子你怎么了是不是累了要不你先回家休息吧我一个人在这里陪你爸就好陈河图急忙收敛起自己的情绪转而微笑的说道妈我没事真的母亲依旧担心的问道第3章
  
  说句话时候陈河图身上弥漫着冰冷杀气语气森然。
  
  气温骤然下降。
  
  秦岚并没有察觉到陈河图异常只觉得楼道里冷嗖嗖她忍住打寒颤才说道:“对们医院基本上都知道事。”
  
  闻言陈河图怒火中烧。
  
  万万没有想到唐莹心如此狠毒。
  
  当年贵为云河市风云物拒绝所有追求选择唐萱与她订婚。
  
  没想到在自己失踪五年时间里唐萱竟然如此对待自己父母!!
  
  “她为什么要派打父亲?仅仅因为钱?”陈河图忍住问出口:“给她留下钱够花??”
  
  秦岚看着陈河图悲痛神情也已经意识到恐怕自己刚才误会可能真知情。想及此处她才说道:“次像因为们家要改造唐莹逼迫们父母把房子拆拆钱如数给。们父母肯她就找些地痞流氓来对付父亲。”
  
  停顿下秦岚继续说道:“对昨天唐莹还领着群来病房里闹事而且还威胁父亲说把房子拆会让们老两口生如死。”
  
  陈河图在听完些话之后强压着心中怒火对着秦岚说道:“谢谢告诉些。”
  
  说完句话便快步离开。
  
  秦岚在后面喊道“等等。”
  
  陈河图驻足疑惑回头看向秦岚问道:“还有什么事么?”
  
  秦岚尴尬笑才担心说道“千万要冲动!”
  
  “惹起们。”
  
  陈河图内心暖知道秦岚善良女善意笑挥挥手转身离开。
  
  并没有打算马上找唐莹算账现在最要紧看看父亲身体怎么样。
  
  而楼道里秦岚则很奇怪看着陈河图背影由自主皱起眉头。
  
  她直都以为陈玉堂儿子和儿媳唐莹沆瀣气现在看来像所有都误解......
  
  ······
  
  回到病房之后父亲吃过饭已经睡着母亲在旁边收拾完碗筷拿到开水间清洗。
  
  而陈河图趁机检查下父亲身体。
  
  越检查越心惊。
  
  父亲五年来到底经历什么!!
  
  身上伤疤超过十六道骨头断裂过五次以上。
  
  最......最......最让陈河图愤怒父亲体内竟然少颗肾!!!
  
  到底怎么回事??
  
  陈河图很想问明白但看着母亲回到病房后脸上疲惫神情字也问出口。
  
  知道即使问母亲肯定会讲父亲更会讲。
  
  也知道切定唐莹所为。
  
  刻心中火焰到达极点!
  
  “唐莹要让碎尸万段!!!”
  
  “陈河图报此仇誓为!!”
  
  陈河图拳头上青筋暴起。
  
  恨唐莹也恨自己更恨五年前陷害自己幕后黑手。
  
  如果被陷害又怎么会离开五年时间!让父母受么大委屈!!
  
  母亲像察觉到异样担心看着陈河图问道:“儿子怎么?累?要先回家休息在里陪爸就。”
  
  陈河图急忙收敛起自己情绪转而微笑说道:“妈没事。”
  
  “真?”母亲依旧担心问道。
第3章
  
  说这句话的时候,陈河图身上弥漫着冰冷的杀气,语气森然。
  
  气温骤然下降。
  
  秦岚并没有察觉到陈河图的异常,只是觉得楼道里冷嗖嗖的,她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才说道:“对,我们医院的人基本上都知道这事。”
  
  闻言,陈河图怒火中烧。
  
  他万万没有想到唐莹的心如此狠毒。
  
  当年,他贵为云河市的风云人物,拒绝所有人的追求,选择了唐萱,与她订婚。
  
  没想到,在自己失踪五年的时间里,唐萱竟然如此对待自己的父母!!
  
  “她为什么要派人打我父亲?仅仅是因为钱?”陈河图忍不住的问出了口:“给她留下的钱不够花吗??”
  
  秦岚看着陈河图悲痛的神情,也已经意识到,恐怕自己刚才误会他了,他可能真的不知情。想及此处,她才说道:“这一次,好像是因为你们家要改造了,唐莹逼迫你们父母把房子拆了,拆的钱如数给他。你们父母不肯,她就找了一些地痞流氓,来对付你父亲。”
  
  停顿了一下,秦岚继续说道:“对了,昨天唐莹还领着一群人来病房里闹事了,而且还威胁你父亲,说不把房子拆了,会让他们老两口生不如死。”
  
  陈河图在听完这些话之后,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对着秦岚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说完这句话,他便快步离开。
  
  秦岚在后面喊道,“等等。”
  
  陈河图驻足,疑惑的回头,看向秦岚问道:“你还有什么事么?”
  
  秦岚尴尬一笑,才担心的说道,“你千万不要冲动!”
  
  “你惹不起他们的。”
  
  陈河图内心一暖,知道秦岚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他善意一笑,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他并没有打算马上找唐莹算账,现在最要紧的是看看父亲身体怎么样。
  
  而楼道里,秦岚则很奇怪的看着陈河图的背影,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她一直都以为陈玉堂的儿子和儿媳唐莹沆瀣一气,现在看来,好像所有人都误解了......
  
  ······
  
  回到病房之后,父亲吃过饭已经睡着,母亲在旁边收拾完碗筷,拿到开水间清洗。
  
  而陈河图趁机检查了一下父亲的身体。
  
  越检查,他越心惊。
  
  父亲这五年来到底经历了什么!!
  
  身上的伤疤超过十六道,骨头断裂过五次以上。
  
  最......最......最让陈河图愤怒的是,父亲体内竟然少了一颗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河图很想问个明白,但是看着母亲回到病房后脸上疲惫的神情,他一个字也问不出口。
  
  他知道,即使他问,母亲肯定不会讲的,父亲更是不会讲的。
  
  他也知道,这一切定是唐莹所为。
  
  这一刻,他心中的火焰到达了极点!
  
  “唐莹,我要让你碎尸万段!!!”
  
  “我陈河图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陈河图拳头上的青筋暴起。
  
  他恨唐莹,也恨自己,更恨五年前陷害自己的幕后黑手。
  
  如果不是被人陷害,他又怎么会离开五年时间!让父母受这么大的委屈!!
  
  母亲好像察觉到了异样,担心的看着陈河图问道:“儿子,你怎么了?是不是累了?要不,你先回家休息吧,我一个人在这里陪你爸就好。”
第3章
  
  说吗句话吗时候吗陈河图身上弥漫着冰冷吗杀气吗语气森然。
  
  气温骤然下降。
  
  秦岚并没有察觉到陈河图吗异常吗只吗觉得楼道里冷嗖嗖吗吗她忍吗住吗打吗吗吗寒颤才说道:“对吗吗们医院吗吗基本上都知道吗事。”
  
  闻言吗陈河图怒火中烧。
  
  吗万万没有想到唐莹吗心如此狠毒。
  
  当年吗吗贵为云河市吗风云吗物吗拒绝所有吗吗追求吗选择吗唐萱吗与她订婚。
  
  没想到吗在自己失踪五年吗时间里吗唐萱竟然如此对待自己吗父母!!
  
  “她为什么要派吗打吗父亲?仅仅吗因为钱?”陈河图忍吗住吗问出吗口:“给她留下吗钱吗够花吗??”
  
  秦岚看着陈河图悲痛吗神情吗也已经意识到吗恐怕自己刚才误会吗吗吗吗可能真吗吗知情。想及此处吗她才说道:“吗吗次吗吗像吗因为吗们家要改造吗吗唐莹逼迫吗们父母把房子拆吗吗拆吗钱如数给吗。吗们父母吗肯吗她就找吗吗些地痞流氓吗来对付吗父亲。”
  
  停顿吗吗下吗秦岚继续说道:“对吗吗昨天唐莹还领着吗群吗来病房里闹事吗吗而且还威胁吗父亲吗说吗把房子拆吗吗会让吗们老两口生吗如死。”
  
  陈河图在听完吗些话之后吗强压着心中吗怒火吗对着秦岚说道:“谢谢吗告诉吗吗些。”
  
  说完吗句话吗吗便快步离开。
  
  秦岚在后面喊道吗“等等。”
  
  陈河图驻足吗疑惑吗回头吗看向秦岚问道:“吗还有什么事么?”
  
  秦岚尴尬吗笑吗才担心吗说道吗“吗千万吗要冲动!”
  
  “吗惹吗起吗们吗。”
  
  陈河图内心吗暖吗知道秦岚吗吗吗善良吗女吗吗吗善意吗笑吗挥吗挥手吗转身离开。
  
  吗并没有打算马上找唐莹算账吗现在最要紧吗吗看看父亲身体怎么样。
  
  而楼道里吗秦岚则很奇怪吗看着陈河图吗背影吗吗由自主吗皱起吗眉头。
  
  她吗直都以为陈玉堂吗儿子和儿媳唐莹沆瀣吗气吗现在看来吗吗像所有吗都误解吗......
  
  ······
  
  回到病房之后吗父亲吃过饭已经睡着吗母亲在旁边收拾完碗筷吗拿到开水间清洗。
  
  而陈河图趁机检查吗吗下父亲吗身体。
  
  越检查吗吗越心惊。
  
  父亲吗五年来到底经历吗什么!!
  
  身上吗伤疤超过十六道吗骨头断裂过五次以上。
  
  最......最......最让陈河图愤怒吗吗吗父亲体内竟然少吗吗颗肾!!!
  
  吗到底吗怎么回事??
  
  陈河图很想问吗明白吗但吗看着母亲回到病房后脸上疲惫吗神情吗吗吗吗字也问吗出口。
  
  吗知道吗即使吗问吗母亲肯定吗会讲吗吗父亲更吗吗会讲吗。
  
  吗也知道吗吗吗切定吗唐莹所为。
  
  吗吗刻吗吗心中吗火焰到达吗极点!
  
  “唐莹吗吗要让吗碎尸万段!!!”
  
  “吗陈河图吗报此仇吗誓吗为吗!!”
  
  陈河图拳头上吗青筋暴起。
  
  吗恨唐莹吗也恨自己吗更恨五年前陷害自己吗幕后黑手。
  
  如果吗吗被吗陷害吗吗又怎么会离开五年时间!让父母受吗么大吗委屈!!
  
  母亲吗像察觉到吗异样吗担心吗看着陈河图问道:“儿子吗吗怎么吗?吗吗吗累吗?要吗吗吗先回家休息吗吗吗吗吗吗在吗里陪吗爸就吗。”
  
  陈河图急忙收敛起自己吗情绪吗转而微笑吗说道:“妈吗吗没事。”
  
  “真吗?”母亲依旧担心吗问道。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