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下载免费读
第7章
  
  “......”
  
  陈河图怔了一下。
  
  让他堂堂战神,南荒统帅,做贴身助理???
  
  这......
  
  这未免大材小用了吧?
  
  要是让死在南荒的敌军知道,他们闻风丧胆的南荒统帅,现在成为了别人的贴身助理,他们的笑容一定会很古怪吧??
  
  想到此处,陈河图不由暗笑了起来。
  
  不过,他并没有一口回绝,而是饶有兴致的说道:“我会帮你解毒的,但你说的另一个事,我再考虑考虑吧!”
  
  倒不是他觉得这个工作不好,而是他刚回来,还有很多事需要自己去做,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时间。
  
  姜妤也知道这种事不好勉强,而且以陈河图的医术,他即使刚回到云河市,生存也是没问题的。
  
  想到此处,她的情绪有些低沉,不过她还是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之后说道,“如果你考虑清楚了,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或者来云梦集团找我。”
  
  “好!”陈河图点头,记下了姜妤的联系方式,同时把自己的联系方式也告诉了姜妤。
  
  姜妤记下后,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
  
  摇了摇头,她启动了汽车。
  
  陈河图看着突然失去兴致的姜妤嘱咐道:“对了,你一定要小心的饮食,不要再服食慢性毒药了,否则的话,即使我医术高超,也无力回天。”
  
  姜妤热切的挤着大眼睛,看着陈河图说道:“你要真的担心我,就答应我,做我的贴身助理。”
  
  陈河图,“......”
  
  见陈河图沉默,姜妤“哼”了一声,伸出修长白皙的美腿,眼神摄人心魄。
  
  “怎么,我不够漂亮?还是我给的钱,不够多?”
  
  这是在勾引自己啊!!
  
  陈河图心里暗道:“好白!”
  
  急忙挪走了目光了。
  
  很快,姜妤又收起来动作,俏皮得意的说道:“看什么看,光看没用,你又吃不到。略略......”
  
  陈河图:“......”
  
  调戏完陈河图,姜妤启动汽车后,一溜烟的离去。
  
  从她开车的速度上,就能感受到她情绪的不稳定。
  
  她把音乐开到了最大声,忍不住的嘀咕道:“可恶!你竟然拒绝我!!不过,本小姐也看出来,你心痒痒的!本小姐盯上的,跑不掉,陈河图,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这个城市的王,你当定了。”
第7章
  
  “......”
  
  陈河图怔了一下。
  
  让他堂堂战神,南荒统帅,做贴身助理???
  
  这......
  
  这未免大材小用了吧?
  
  要是让死在南荒的敌军知道,他们闻风丧胆的南荒统帅,现在成为了别人的贴身助理,他们的笑容一定会很古怪吧??
  
  想到此处,陈河图不由暗笑了起来。
  
  不过,他并没有一口回绝,而是饶有兴致的说道:“我会帮你解毒的,但你说的另一个事,我再考虑考虑吧!”
  
  倒不是他觉得这个工作不好,而是他刚回来,还有很多事需要自己去做,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时间。
  
  姜妤也知道这种事不好勉强,而且以陈河图的医术,他即使刚回到云河市,生存也是没问题的。
  
  想到此处,她的情绪有些低沉,不过她还是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之后说道,“如果你考虑清楚了,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或者来云梦集团找我。”
  
  “好!”陈河图点头,记下了姜妤的联系方式,同时把自己的联系方式也告诉了姜妤。
  
  姜妤记下后,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
  
  摇了摇头,她启动了汽车。
  
  陈河图看着突然失去兴致的姜妤嘱咐道:“对了,你一定要小心的饮食,不要再服食慢性毒药了,否则的话,即使我医术高超,也无力回天。”
  
  姜妤热切的挤着大眼睛,看着陈河图说道:“你要真的担心我,就答应我,做我的贴身助理。”
  
  陈河图,“......”
  
  见陈河图沉默,姜妤“哼”了一声,伸出修长白皙的美腿,眼神摄人心魄。
  
  “怎么,我不够漂亮?还是我给的钱,不够多?”
  
  这是在勾引自己啊!!
  
  陈河图心里暗道:“好白!”
  
  急忙挪走了目光了。
  
  很快,姜妤又收起来动作,俏皮得意的说道:“看什么看,光看没用,你又吃不到。略略......”
  
  陈河图:“......”
  
  调戏完陈河图,姜妤启动汽车后,一溜烟的离去。
  
  从她开车的速度上,就能感受到她情绪的不稳定。
  
  她把音乐开到了最大声,忍不住的嘀咕道:“可恶!你竟然拒绝我!!不过,本小姐也看出来,你心痒痒的!本小姐盯上的,跑不掉,陈河图,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这个城市的王,你当定了。”
  
  嘀咕着嘀咕着,她又想到在急救室的那一幕,俏脸一红,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然后才专心开车。
  
  另一边,在姜妤离开之后,陈河图推开了破旧的木门。
  
  回到了家中。
  
  看着断壁残垣,他心中忍不住的内疚。
  
  “爸妈,儿子不孝,让你们受了五年的苦。”
  
  “不过,请你们放心,从现在开始,儿子再也不让你们受苦了。”
  
  沉默了一会儿,他走进了棉砖瓦搭建的厨房,给父母做了一些夜宵。
  
  便拎着饭盒又来到了医院。
  
  父母在病房里聊着天,看见儿子拎着夜宵过来,他们二老眼中泛着泪花。
  
  “五年未见,儿子长大了,知道心疼人了。”
  
  吃着儿子亲手做的夜宵,二老心中感慨万千。
  
第7章
  
  “......”
  
  陈河图怔下。
  
  让堂堂战神南荒统帅做贴身助理???
  
  ......
  
  未免大材小用?
  
  要让死在南荒敌军知道们闻风丧胆南荒统帅现在成为别贴身助理们笑容定会很古怪??
  
  想到此处陈河图由暗笑起来。
  
  过并没有口回绝而饶有兴致说道:“会帮解毒但说另事再考虑考虑!”
  
  倒觉得工作而刚回来还有很多事需要自己去做也知道自己有没有时间。
  
  姜妤也知道种事勉强而且以陈河图医术即使刚回到云河市生存也没问题。
  
  想到此处她情绪有些低沉过她还留下自己联系方式之后说道“如果考虑清楚可以随时给打电话或者来云梦集团找。”
  
  “!”陈河图点头记下姜妤联系方式同时把自己联系方式也告诉姜妤。
  
  姜妤记下后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
  
  摇摇头她启动汽车。
  
  陈河图看着突然失去兴致姜妤嘱咐道:“对定要小心饮食要再服食慢性毒药否则话即使医术高超也无力回天。”
  
  姜妤热切挤着大眼睛看着陈河图说道:“要真担心就答应做贴身助理。”
  
  陈河图“......”
  
  见陈河图沉默姜妤“哼”声伸出修长白皙美腿眼神摄心魄。
  
  “怎么够漂亮?还给钱够多?”
  
  在勾引自己啊!!
  
  陈河图心里暗道:“白!”
  
  急忙挪走目光。
  
  很快姜妤又收起来动作俏皮得意说道:“看什么看光看没用又吃到。略略......”
  
  陈河图:“......”
  
  调戏完陈河图姜妤启动汽车后溜烟离去。
  
  从她开车速度上就能感受到她情绪稳定。
  
  她把音乐开到最大声忍住嘀咕道:“可恶!竟然拒绝!!过本小姐也看出来心痒痒!本小姐盯上跑掉陈河图愿意也愿意也!城市王当定。”
  
  嘀咕着嘀咕着她又想到在急救室那幕俏脸红狠狠拍下自己脑袋然后才专心开车。
  
  另边在姜妤离开之后陈河图推开破旧木门。
  
  回到家中。
  
  看着断壁残垣心中忍住内疚。
  
  “爸妈儿子孝让们受五年苦。”
  
  “过请们放心从现在开始儿子再也让们受苦。”
  
  沉默会儿走进棉砖瓦搭建厨房给父母做些夜宵。
  
  便拎着饭盒又来到医院。
  
  父母在病房里聊着天看见儿子拎着夜宵过来们二老眼中泛着泪花。
  
  “五年未见儿子长大知道心疼。”
  
  吃着儿子亲手做夜宵二老心中感慨万千。
  
第7章
  
  “......”
  
  陈河图怔了一下。
  
  让他堂堂战神,南荒统帅,做贴身助理???
  
  这......
  
  这未免大材小用了吧?
  
  要是让死在南荒的敌军知道,他们闻风丧胆的南荒统帅,现在成为了别人的贴身助理,他们的笑容一定会很古怪吧??
  
  想到此处,陈河图不由暗笑了起来。
  
  不过,他并没有一口回绝,而是饶有兴致的说道:“我会帮你解毒的,但你说的另一个事,我再考虑考虑吧!”
  
  倒不是他觉得这个工作不好,而是他刚回来,还有很多事需要自己去做,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时间。
  
  姜妤也知道这种事不好勉强,而且以陈河图的医术,他即使刚回到云河市,生存也是没问题的。
  
  想到此处,她的情绪有些低沉,不过她还是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之后说道,“如果你考虑清楚了,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或者来云梦集团找我。”
  
  “好!”陈河图点头,记下了姜妤的联系方式,同时把自己的联系方式也告诉了姜妤。
  
  姜妤记下后,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
  
  摇了摇头,她启动了汽车。
  
  陈河图看着突然失去兴致的姜妤嘱咐道:“对了,你一定要小心的饮食,不要再服食慢性毒药了,否则的话,即使我医术高超,也无力回天。”
  
  姜妤热切的挤着大眼睛,看着陈河图说道:“你要真的担心我,就答应我,做我的贴身助理。”
  
  陈河图,“......”
  
  见陈河图沉默,姜妤“哼”了一声,伸出修长白皙的美腿,眼神摄人心魄。
  
  “怎么,我不够漂亮?还是我给的钱,不够多?”
  
  这是在勾引自己啊!!
  
  陈河图心里暗道:“好白!”
  
  急忙挪走了目光了。
  
  很快,姜妤又收起来动作,俏皮得意的说道:“看什么看,光看没用,你又吃不到。略略......”
  
  陈河图:“......”
  
  调戏完陈河图,姜妤启动汽车后,一溜烟的离去。
  
  从她开车的速度上,就能感受到她情绪的不稳定。
  
  她把音乐开到了最大声,忍不住的嘀咕道:“可恶!你竟然拒绝我!!不过,本小姐也看出来,你心痒痒的!本小姐盯上的,跑不掉,陈河图,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这个城市的王,你当定了。”
  
  嘀咕着嘀咕着,她又想到在急救室的那一幕,俏脸一红,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然后才专心开车。
  
  另一边,在姜妤离开之后,陈河图推开了破旧的木门。
  
  回到了家中。
  
  看着断壁残垣,他心中忍不住的内疚。
  
  “爸妈,儿子不孝,让你们受了五年的苦。”
  
  “不过,请你们放心,从现在开始,儿子再也不让你们受苦了。”
  
  沉默了一会儿,他走进了棉砖瓦搭建的厨房,给父母做了一些夜宵。
  
  便拎着饭盒又来到了医院。
  
  父母在病房里聊着天,看见儿子拎着夜宵过来,他们二老眼中泛着泪花。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