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万嫣然要来了!

下载免费读
这边出事,黄毛阴沉着脸走了过去,身后跟着两名小弟。
  
  也是仅存的两个小弟!
  
  “小子,敢多管闲事,知不知道我是谁?”
  
  打是肯定打不过,众多小弟被人家三下五除二打趴下,再动手必然吃亏。
  
  只能拿名头吓唬人。
  
  “不知道。”陈不凡玩味道。
  
  “我叫黄头斌。”
  
  “没听说过。”
  
  “你很吊啊,居然打了我的人,老老实实道歉,再拿出一万块钱作为赔偿,否则……”
  
  “啪!”话未说完,陈不凡直接一个大嘴巴子。
  
  “我不吊,你全家都是吊,我不仅打了你小弟,还打了你,有问题?”
  
  黄毛被抽了一巴掌,当即暴怒。
  
  他本想着用名头唬住人,让此人知道进退。
  
  谁知冷不丁给了自己一耳光。
  
  黄毛失去理智,一只拳头朝着陈不凡打去。
  
  澹台皓月平静如水,一直坐在原地,她知道小师弟的本事。
  
  区区一个小渣渣而已,教训起来和打三岁小孩相比差不了多少。
  
  沙包大的拳头快要跟前,陈不凡才有动作。
  
  比对方快了不知多少倍。
  
  黄毛的拳头被稳稳抓住,陈不凡一脸轻松。
  
  “咔嚓!”
  
  “啊!”黄毛大叫,接着肚子一痛倒飞出去。
  
  无巧不巧摔在被之前踢倒烧烤炉子的煤炭上。
  
  “哎呀!”
  
  后背衣服被烫烂,留下火红的伤疤,黄歪歪的头发被烧焦一大块,狼狈不堪。
  
  两名仅存的小弟,被王豆豆偷袭,一人赏了一酒瓶。
  
  这妞凡是打架,从来都是偷袭,以前断子绝孙脚,现在该套路了。
  
  拿东西向脑袋上砸。
  
  其实还是砸人最爽。
  
  陈不凡一个箭步来到跟前,抬脚踩在黄毛脑袋上。
  
  “还赔不赔钱?道不道歉了?”
  
  “不,不了。”黄毛一侧的脸颊紧紧贴在地面,挤压变型。
  
  “打扰我吃饭,你看看怎么算?”陈不凡悠哉悠哉道。
  
  “我道歉。”
  
  “道歉够吗?”
  
  “大哥,我赔钱。”黄毛脑袋瓜子反应很快。
  
  “三万!”陈不凡伸出三根手指。
  
  “好!”黄毛一口答应。
  
  好汉不吃眼前亏。
  
  今天晚上收了不少钱,三万两万不在话下。
  
  碰到硬茬子了,不拿不行啊。
  
  陈不凡慢慢松开脚,黄毛爬了起来,一侧脸上印着一个大大鞋印,格外清晰。
  
  “小刘,拿钱。”
  
  地上一个小混混站起来,在皮包里拿出三沓钱,全是红彤彤的票子。
  
  黄毛接过,递给陈不凡。
  
  “嗯,不错!”陈不凡斜了一眼,“以后不要在这个摊子收钱,听清楚没有?”
  
  “哥,我知道了。”黄毛点头哈腰。
  
  “别以为今天我走了,可以随意欺负他们,不怕告诉你,老板女儿是我校友,有点事传到我耳朵里,到时候我可不饶你。”陈不凡警告道。
  
  “前两天贺三莫名失踪你应该知道吧?继续作下去,有可能下一个失踪的就是你。”
  
  黄毛立马打了个寒颤,一双小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陈不凡。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
  
  “咕咚!”黄毛不自觉淹了一口唾沫,双腿有些哆嗦。
这边出事黄毛阴沉着脸走了过去身后跟着两名小弟也是仅存的两个小弟小子敢多管闲事知不知道我是谁打是肯定打不过众多小弟被人家三下五除二打趴下再动手必然吃亏只能拿名头吓唬人不知道陈不凡玩味道我叫黄头斌没听说过你很吊啊居然打了我的人老老实实道歉再拿出一万块钱作为赔偿否则啪话未说完陈不凡直接一个大嘴巴子我不吊你全家都是吊我不仅打了你小弟还打了你有问题黄毛被抽了一巴掌当即暴怒他本想着用名头唬住人让此人知道进退谁知冷不丁给了自己一耳光黄毛失去理智一只拳头朝着陈不凡打去澹台皓月平静如水一直坐在原地她知道小师弟的本事区区一个小渣渣而已教训起来和打三岁小孩相比差不了多少沙包大的拳头快要跟前陈不凡才有动作比对方快了不知多少倍黄毛的拳头被稳稳抓住陈不凡一脸轻松咔嚓啊黄毛大叫接着肚子一痛倒飞出去无巧不巧摔在被之前踢倒烧烤炉子的煤炭上哎呀后背衣服被烫烂留下火红的伤疤黄歪歪的头发被烧焦一大块狼狈不堪两名仅存的小弟被王豆豆偷袭一人赏了一酒瓶这妞凡是打架从来都是偷袭以前断子绝孙脚现在该套路了拿东西向脑袋上砸其实还是砸人最爽陈不凡一个箭步来到跟前抬脚踩在黄毛脑袋上还赔不赔钱道不道歉了不不了黄毛一侧的脸颊紧紧贴在地面挤压变型打扰我吃饭你看看怎么算陈不凡悠哉悠哉道我道歉道歉够吗大哥我赔钱黄毛脑袋瓜子反应很快三万陈不凡伸出三根手指好黄毛一口答应好汉不吃眼前亏今天晚上收了不少钱三万两万不在话下碰到硬茬子了不拿不行啊陈不凡慢慢松开脚黄毛爬了起来一侧脸上印着一个大大鞋印格外清晰小刘拿钱地上一个小混混站起来在皮包里拿出三沓钱全是红彤彤的票子黄毛接过递给陈不凡嗯不错陈不凡斜了一眼以后不要在这个摊子收钱听清楚没有哥我知道了黄毛点头哈腰别以为今天我走了可以随意欺负他们不怕告诉你老板女儿是我校友有点事传到我耳朵里到时候我可不饶你陈不凡警告道前两天贺三莫名失踪你应该知道吧继续作下去有可能下一个失踪的就是你黄毛立马打了个寒颤一双小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陈不凡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咕咚黄毛不自觉淹了一口唾沫双腿有些哆嗦边出事黄毛阴沉着脸走过去身后跟着两名小弟。
  
  也仅存两小弟!
  
  “小子敢多管闲事知知道谁?”
  
  打肯定打过众多小弟被家三下五除二打趴下再动手必然吃亏。
  
  只能拿名头吓唬。
  
  “知道。”陈凡玩味道。
  
  “叫黄头斌。”
  
  “没听说过。”
  
  “很吊啊居然打老老实实道歉再拿出万块钱作为赔偿否则……”
  
  “啪!”话未说完陈凡直接大嘴巴子。
  
  “吊全家都吊仅打小弟还打有问题?”
  
  黄毛被抽巴掌当即暴怒。
  
  本想着用名头唬住让此知道进退。
  
  谁知冷丁给自己耳光。
  
  黄毛失去理智只拳头朝着陈凡打去。
  
  澹台皓月平静如水直坐在原地她知道小师弟本事。
  
  区区小渣渣而已教训起来和打三岁小孩相比差多少。
  
  沙包大拳头快要跟前陈凡才有动作。
  
  比对方快知多少倍。
  
  黄毛拳头被稳稳抓住陈凡脸轻松。
  
  “咔嚓!”
  
  “啊!”黄毛大叫接着肚子痛倒飞出去。
  
  无巧巧摔在被之前踢倒烧烤炉子煤炭上。
  
  “哎呀!”
  
  后背衣服被烫烂留下火红伤疤黄歪歪头发被烧焦大块狼狈堪。
  
  两名仅存小弟被王豆豆偷袭赏酒瓶。
  
  妞凡打架从来都偷袭以前断子绝孙脚现在该套路。
  
  拿东西向脑袋上砸。
  
  其实还砸最爽。
  
  陈凡箭步来到跟前抬脚踩在黄毛脑袋上。
  
  “还赔赔钱?道道歉?”
  
  “。”黄毛侧脸颊紧紧贴在地面挤压变型。
  
  “打扰吃饭看看怎么算?”陈凡悠哉悠哉道。
  
  “道歉。”
  
  “道歉够?”
  
  “大哥赔钱。”黄毛脑袋瓜子反应很快。
  
  “三万!”陈凡伸出三根手指。
  
  “!”黄毛口答应。
  
  汉吃眼前亏。
  
  今天晚上收少钱三万两万在话下。
  
  碰到硬茬子拿行啊。
  
  陈凡慢慢松开脚黄毛爬起来侧脸上印着大大鞋印格外清晰。
  
  “小刘拿钱。”
  
  地上小混混站起来在皮包里拿出三沓钱全红彤彤票子。
  
  黄毛接过递给陈凡。
  
  “嗯错!”陈凡斜眼“以后要在摊子收钱听清楚没有?”
  
  “哥知道。”黄毛点头哈腰。
  
  “别以为今天走可以随意欺负们怕告诉老板女儿校友有点事传到耳朵里到时候可饶。”陈凡警告道。
  
  “前两天贺三莫名失踪应该知道?继续作下去有可能下失踪就。”
  
  黄毛立马打寒颤双小眼睛可思议看向陈凡。
  
  话什么意思?难道……
  
  “咕咚!”黄毛自觉淹口唾沫双腿有些哆嗦。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