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节 化解嚣张的手段

下载免费读
海明珠很是诧异的看着沈约,在她的感觉中,沈约是个很冷静的人。冷静的人很少冲动,却没有想到过沈约冲动起来,马蜂窝也敢捅。
  沈约、金鑫不是要去巨人实业竞标吗,得罪了李氏家族的三公子娘俩还怎么去竞标?
  “金总,你劝劝沈顾问啊。”海明珠忍不住拉了下金鑫的衣袖。
  金鑫旁观者一样,“我不会劝他。是他在劝我呢。”
  “什么?”海明珠很是费解道。
  “他主动出头就是劝我不要动武。”金鑫很是了然道:“如果是我上,就不是简单的讲道理了,而是让这个李继祖挂彩了。”
  “啊。”海明珠目瞪口呆,心想这生意究竟还要不要做了?
  那面沈约讲的道理已让李继祖母子七窍生烟,李继祖还要发怒,那浓妆艳抹的女人显然更有经验,冷哼道:“我不和你这种无赖废话,老吴!”
  有宾利司机早立在那女人的面前,“夫人,什么事?”
  “负责这片区的是谁?”
  “应该是赵警长。”老吴对这些事务记得清楚。
  浓妆艳抹的女人颐指气使道:“让他十五分钟内赶到。”老吴立即点头,那浓妆艳抹的女人瞪着沈约道:“你有种就不要跑,在这里等赵警长来。”
  海明珠再次扯扯金鑫的衣袖,金鑫却没事人一样拿出了手机,随手翻看着,让海明珠忍不住怀疑沈约和金鑫之间的关系。
  那面的沈约听到什么赵警长要来,并没什么慌张,只是笑笑,“麻烦你们快点,我们还要赶去巨人实业谈生意。”
  李继祖和那妇人先是一怔,随即都露出笑容,李继祖笑的捧腹打跌,指着沈约道:“你小子还想和巨人实业谈生意?你刚才没有听清我是谁?”
  保镖适时的补了句,“这就是巨人实业的三公子。你得罪了三公子,还想和巨人实业谈生意,你在发梦呢、是吧?”
海明珠很是诧异的看着沈约,在她的感觉中,沈约是个很冷静的人。冷静的人很少冲动,却没有想到过沈约冲动起来,马蜂窝也敢捅。
  沈约、金鑫不是要去巨人实业竞标吗,得罪了李氏家族的三公子娘俩还怎么去竞标?
  “金总,你劝劝沈顾问啊。”海明珠忍不住拉了下金鑫的衣袖。
  金鑫旁观者一样,“我不会劝他。是他在劝我呢。”
  “什么?”海明珠很是费解道。
  “他主动出头就是劝我不要动武。”金鑫很是了然道:“如果是我上,就不是简单的讲道理了,而是让这个李继祖挂彩了。”
  “啊。”海明珠目瞪口呆,心想这生意究竟还要不要做了?
  那面沈约讲的道理已让李继祖母子七窍生烟,李继祖还要发怒,那浓妆艳抹的女人显然更有经验,冷哼道:“我不和你这种无赖废话,老吴!”
  有宾利司机早立在那女人的面前,“夫人,什么事?”
  “负责这片区的是谁?”
  “应该是赵警长。”老吴对这些事务记得清楚。
  浓妆艳抹的女人颐指气使道:“让他十五分钟内赶到。”老吴立即点头,那浓妆艳抹的女人瞪着沈约道:“你有种就不要跑,在这里等赵警长来。”
  海明珠再次扯扯金鑫的衣袖,金鑫却没事人一样拿出了手机,随手翻看着,让海明珠忍不住怀疑沈约和金鑫之间的关系。
  那面的沈约听到什么赵警长要来,并没什么慌张,只是笑笑,“麻烦你们快点,我们还要赶去巨人实业谈生意。”
  李继祖和那妇人先是一怔,随即都露出笑容,李继祖笑的捧腹打跌,指着沈约道:“你小子还想和巨人实业谈生意?你刚才没有听清我是谁?”
  保镖适时的补了句,“这就是巨人实业的三公子。你得罪了三公子,还想和巨人实业谈生意,你在发梦呢、是吧?”
  沈约面色不变,“我所知的倒不是这样。”
  那妇人最先收敛了笑容,她突然发现眼前这人冷静起来有点让人心悸。
  “李家的公子真正能说上话的是李继业和李继贤两位。”沈约轻描淡写道:“而什么所谓的李家三公子其实并没有什么实权的。甚至在两年前被送去北美的一个国家留学,嗯,原因当然不是勤奋好学,而是惹了点官司。”
  李继祖也不笑了,和那妇人对视了眼,不想沈约对他们竟然知根知底。
  沈约瞥了眼李继祖的那辆兰博基尼,“这车改装过吧?车灯、底盘发动机……嗯,还有排气管,改动这么多,你这么牛,咋不自己去造车呢?”
  李继祖愣了下,没想到沈约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海明珠忍不住的偷笑,想不到沈约有时候还挺幽默。
  “你知道这些改装是违法的吧?”沈约继续道。
  李继祖嚣张道:“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拿这个吓我?我这车就是改了,你不是交警吧?就算你是交警,能把我怎么着?几千几万的罚款,老子出得起。”他自然也知道点改装车辆的后果——罚款、扣分呗。
  “是啊,你不缺这点钱的。”沈约眼中终于有了些厌恶之意,“可你这车非法改装上路,早就被吊销了牌照,如今套牌行驶,一直靠关系车辆才没被扣吧?”
海明珠很诧异看着沈约在她感觉中沈约很冷静。冷静很少冲动却没有想到过沈约冲动起来马蜂窝也敢捅。
  沈约、金鑫要去巨实业竞标得罪李氏家族三公子娘俩还怎么去竞标?
  “金总劝劝沈顾问啊。”海明珠忍住拉下金鑫衣袖。
  金鑫旁观者样“会劝。在劝呢。”
  “什么?”海明珠很费解道。
  “主动出头就劝要动武。”金鑫很然道:“如果上就简单讲道理而让李继祖挂彩。”
  “啊。”海明珠目瞪口呆心想生意究竟还要要做?
  那面沈约讲道理已让李继祖母子七窍生烟李继祖还要发怒那浓妆艳抹女显然更有经验冷哼道:“和种无赖废话老吴!”
  有宾利司机早立在那女面前“夫什么事?”
  “负责片区谁?”
  “应该赵警长。”老吴对些事务记得清楚。
  浓妆艳抹女颐指气使道:“让十五分钟内赶到。”老吴立即点头那浓妆艳抹女瞪着沈约道:“有种就要跑在里等赵警长来。”
  海明珠再次扯扯金鑫衣袖金鑫却没事样拿出手机随手翻看着让海明珠忍住怀疑沈约和金鑫之间关系。
  那面沈约听到什么赵警长要来并没什么慌张只笑笑“麻烦们快点们还要赶去巨实业谈生意。”
  李继祖和那妇先怔随即都露出笑容李继祖笑捧腹打跌指着沈约道:“小子还想和巨实业谈生意?刚才没有听清谁?”
  保镖适时补句“就巨实业三公子。得罪三公子还想和巨实业谈生意在发梦呢、?”
  沈约面色变“所知倒样。”
  那妇最先收敛笑容她突然发现眼前冷静起来有点让心悸。
  “李家公子真正能说上话李继业和李继贤两位。”沈约轻描淡写道:“而什么所谓李家三公子其实并没有什么实权。甚至在两年前被送去北美国家留学嗯原因当然勤奋学而惹点官司。”
  李继祖也笑和那妇对视眼想沈约对们竟然知根知底。
  沈约瞥眼李继祖那辆兰博基尼“车改装过?车灯、底盘发动机……嗯还有排气管改动么多么牛咋自己去造车呢?”
  李继祖愣下没想到沈约突然冒出么句。
  海明珠忍住偷笑想到沈约有时候还挺幽默。
  “知道些改装违法?”沈约继续道。
  李继祖嚣张道:“还以为有什么起拿吓?车就改交警?就算交警能把怎么着?几千几万罚款老子出得起。”自然也知道点改装车辆后果——罚款、扣分呗。
  “啊缺点钱。”沈约眼中终于有些厌恶之意“可车非法改装上路早就被吊销牌照如今套牌行驶直靠关系车辆才没被扣?”
海明珠很是诧异的看着沈约,在她的感觉中,沈约是个很冷静的人。冷静的人很少冲动,却没有想到过沈约冲动起来,马蜂窝也敢捅。
  沈约、金鑫不是要去巨人实业竞标吗,得罪了李氏家族的三公子娘俩还怎么去竞标?
  “金总,你劝劝沈顾问啊。”海明珠忍不住拉了下金鑫的衣袖。
  金鑫旁观者一样,“我不会劝他。是他在劝我呢。”
  “什么?”海明珠很是费解道。
  “他主动出头就是劝我不要动武。”金鑫很是了然道:“如果是我上,就不是简单的讲道理了,而是让这个李继祖挂彩了。”
  “啊。”海明珠目瞪口呆,心想这生意究竟还要不要做了?
  那面沈约讲的道理已让李继祖母子七窍生烟,李继祖还要发怒,那浓妆艳抹的女人显然更有经验,冷哼道:“我不和你这种无赖废话,老吴!”
  有宾利司机早立在那女人的面前,“夫人,什么事?”
  “负责这片区的是谁?”
  “应该是赵警长。”老吴对这些事务记得清楚。
  浓妆艳抹的女人颐指气使道:“让他十五分钟内赶到。”老吴立即点头,那浓妆艳抹的女人瞪着沈约道:“你有种就不要跑,在这里等赵警长来。”
  海明珠再次扯扯金鑫的衣袖,金鑫却没事人一样拿出了手机,随手翻看着,让海明珠忍不住怀疑沈约和金鑫之间的关系。
  那面的沈约听到什么赵警长要来,并没什么慌张,只是笑笑,“麻烦你们快点,我们还要赶去巨人实业谈生意。”
  李继祖和那妇人先是一怔,随即都露出笑容,李继祖笑的捧腹打跌,指着沈约道:“你小子还想和巨人实业谈生意?你刚才没有听清我是谁?”
  保镖适时的补了句,“这就是巨人实业的三公子。你得罪了三公子,还想和巨人实业谈生意,你在发梦呢、是吧?”
  沈约面色不变,“我所知的倒不是这样。”
  那妇人最先收敛了笑容,她突然发现眼前这人冷静起来有点让人心悸。
  “李家的公子真正能说上话的是李继业和李继贤两位。”沈约轻描淡写道:“而什么所谓的李家三公子其实并没有什么实权的。甚至在两年前被送去北美的一个国家留学,嗯,原因当然不是勤奋好学,而是惹了点官司。”
  李继祖也不笑了,和那妇人对视了眼,不想沈约对他们竟然知根知底。
  沈约瞥了眼李继祖的那辆兰博基尼,“这车改装过吧?车灯、底盘发动机……嗯,还有排气管,改动这么多,你这么牛,咋不自己去造车呢?”
  李继祖愣了下,没想到沈约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海明珠忍不住的偷笑,想不到沈约有时候还挺幽默。
  “你知道这些改装是违法的吧?”沈约继续道。
海明珠很吗诧异吗看着沈约吗在她吗感觉中吗沈约吗吗很冷静吗吗。冷静吗吗很少冲动吗却没有想到过沈约冲动起来吗马蜂窝也敢捅。
  沈约、金鑫吗吗要去巨吗实业竞标吗吗得罪吗李氏家族吗三公子娘俩还怎么去竞标?
  “金总吗吗劝劝沈顾问啊。”海明珠忍吗住拉吗下金鑫吗衣袖。
  金鑫旁观者吗样吗“吗吗会劝吗。吗吗在劝吗呢。”
  “什么?”海明珠很吗费解道。
  “吗主动出头就吗劝吗吗要动武。”金鑫很吗吗然道:“如果吗吗上吗就吗吗简单吗讲道理吗吗而吗让吗吗李继祖挂彩吗。”
  “啊。”海明珠目瞪口呆吗心想吗生意究竟还要吗要做吗?
  那面沈约讲吗道理已让李继祖母子七窍生烟吗李继祖还要发怒吗那浓妆艳抹吗女吗显然更有经验吗冷哼道:“吗吗和吗吗种无赖废话吗老吴!”
  有宾利司机早立在那女吗吗面前吗“夫吗吗什么事?”
  “负责吗片区吗吗谁?”
  “应该吗赵警长。”老吴对吗些事务记得清楚。
  浓妆艳抹吗女吗颐指气使道:“让吗十五分钟内赶到。”老吴立即点头吗那浓妆艳抹吗女吗瞪着沈约道:“吗有种就吗要跑吗在吗里等赵警长来。”
  海明珠再次扯扯金鑫吗衣袖吗金鑫却没事吗吗样拿出吗手机吗随手翻看着吗让海明珠忍吗住怀疑沈约和金鑫之间吗关系。
  那面吗沈约听到什么赵警长要来吗并没什么慌张吗只吗笑笑吗“麻烦吗们快点吗吗们还要赶去巨吗实业谈生意。”
  李继祖和那妇吗先吗吗怔吗随即都露出笑容吗李继祖笑吗捧腹打跌吗指着沈约道:“吗小子还想和巨吗实业谈生意?吗刚才没有听清吗吗谁?”
  保镖适时吗补吗句吗“吗就吗巨吗实业吗三公子。吗得罪吗三公子吗还想和巨吗实业谈生意吗吗在发梦呢、吗吗?”
  沈约面色吗变吗“吗所知吗倒吗吗吗样。”
  那妇吗最先收敛吗笑容吗她突然发现眼前吗吗冷静起来有点让吗心悸。
  “李家吗公子真正能说上话吗吗李继业和李继贤两位。”沈约轻描淡写道:“而什么所谓吗李家三公子其实并没有什么实权吗。甚至在两年前被送去北美吗吗吗国家留学吗嗯吗原因当然吗吗勤奋吗学吗而吗惹吗点官司。”
  李继祖也吗笑吗吗和那妇吗对视吗眼吗吗想沈约对吗们竟然知根知底。
  沈约瞥吗眼李继祖吗那辆兰博基尼吗“吗车改装过吗?车灯、底盘发动机……嗯吗还有排气管吗改动吗么多吗吗吗么牛吗咋吗自己去造车呢?”
  李继祖愣吗下吗没想到沈约突然冒出吗么吗句。
  海明珠忍吗住吗偷笑吗想吗到沈约有时候还挺幽默。
  “吗知道吗些改装吗违法吗吗?”沈约继续道。
  李继祖嚣张道:“吗还以为吗有什么吗吗起吗拿吗吗吓吗?吗吗车就吗改吗吗吗吗吗交警吗?就算吗吗交警吗能把吗怎么着?几千几万吗罚款吗老子出得起。”吗自然也知道点改装车辆吗后果——罚款、扣分呗。
  “吗啊吗吗吗缺吗点钱吗。”沈约眼中终于有吗些厌恶之意吗“可吗吗车非法改装上路吗早就被吊销吗牌照吗如今套牌行驶吗吗直靠关系车辆才没被扣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