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决裂

下载免费读
  
  丢下这句话,楚天逸转身就走了。
  
  苏卿盯着楚天逸离开的背影,眼睛酸涩的很,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一滴泪。
  
  她苏卿也只会流这一滴,权当是祭奠那一年的错付。
  
  从今以后,她再也不会为楚天逸掉一滴眼泪。
  
  苏雪看着苏卿惨白的脸笑了:“跟我抢男人,苏卿,你也配吗?你哪里配得上楚家少奶奶的身份,你只配那个又瘸又丑的短命鬼,真是可惜,陆家竟然这么容易就放过你了。”
  
  “苏雪。”苏卿咬牙切齿地喊了一声:“在我面前,你哪里来的骄傲?我才是苏家堂堂正正的千金,你不过是小三生的而已,你妈是小三,你也是小三,对了,楚天逸也是个私生子,私生女配私生子,你们还真是天生一对。”
  
  以前的苏卿哪怕再生气也不会说这么难听的话。
  
  苏雪气得脸色铁青:“苏卿,你再给我说一句试试,你妈才是小三,爸爸最先爱上的是我妈,是你妈横刀夺爱,你跟你妈都是贱人,你更不要脸,跟我抢男人。”
  
  苏雪气的动手去撕打苏卿。
  
  苏卿也豁出去了,她在苏家受了十几年的委屈也虐待,现在又被这对母女算计,心中的愤怒早已经压不住了。
  
  苏卿撸起袖子不甘示弱地打回去。
  
  苏卿并不知道,这一幕,正好落在不远处一辆车里的男人眼里。
  
  陆容渊看着骑在苏雪身上猛打的苏卿,嘴角上扬。
  
  他这位老婆,不是吃素的啊。
  
  ……
  
  苏卿打了个痛痛快快,打架那可是她的强项,娇滴滴的苏雪哪是她的对手。
  
  苏卿打累了,从苏雪身上起来,放松放松手脚,居高临下地盯着地上的苏雪,嗤笑一声:“我看你这楚少夫人也坐得不是很稳,楚天逸也没把你当回事,苏雪,算计来的东西,我倒要看看你接得住吗?”
  
  苏雪鼻青脸肿,头发散乱的跟疯婆子一样,毫无形象,衣服也被扯乱。
  
  反观苏卿连头发丝都没有乱。
  
  苏雪气疯了,愤怒的大叫一声:“苏卿,你这疯子,我跟你没完。”
  
  “那我等着。”苏卿整理了一下衣服,挺直了脊梁。
  
  她跟苏雪十几年的恩怨了,也不差抢男人这一桩。
  
  这一架打得倒是心里痛快了不少。
  
  秦素琴跟苏雪的算计并不是让苏卿最难受的。
  
  昨晚失身于一个陌生男人,也没让她多气愤,她心里最难受的是楚天逸的真实嘴脸。
  
  她满心欢喜想要嫁的人,转眼成了自己的妹夫,更露出丑陋嘴脸,为了权势,抛弃了她。
  
  她看重的感情,在楚天逸眼里,是可以被舍弃的。
  
  酒精上脑,苏卿跌跌撞撞地晃荡着,出租车太贵,她平常都是坐公交地铁,或者是坐网约车。
  
  苏卿脑袋昏昏沉沉,坐在地上用手机叫车。
  
  没一会儿,一辆车子停在她身边。
  
  苏卿早就喝懵了,以为是自己叫的车,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师傅,花满庭小区,谢谢。”
  
  说完,苏卿躺在座椅上就睡着了。
  
  陆容渊看了眼后座的苏卿,深邃的眼眸里竟涌出一抹难得的宠溺。
丢下这句话楚天逸转身就走了苏卿盯着楚天逸离开的背影眼睛酸涩的很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一滴泪她苏卿也只会流这一滴权当是祭奠那一年的错付从今以后她再也不会为楚天逸掉一滴眼泪苏雪看着苏卿惨白的脸笑了跟我抢男人苏卿你也配吗你哪里配得上楚家少奶奶的身份你只配那个又瘸又丑的短命鬼真是可惜陆家竟然这么容易就放过你了苏雪苏卿咬牙切齿地喊了一声在我面前你哪里来的骄傲我才是苏家堂堂正正的千金你不过是小三生的而已你妈是小三你也是小三对了楚天逸也是个私生子私生女配私生子你们还真是天生一对以前的苏卿哪怕再生气也不会说这么难听的话苏雪气得脸色铁青苏卿你再给我说一句试试你妈才是小三爸爸最先爱上的是我妈是你妈横刀夺爱你跟你妈都是贱人你更不要脸跟我抢男人苏雪气的动手去撕打苏卿苏卿也豁出去了她在苏家受了十几年的委屈也虐待现在又被这对母女算计心中的愤怒早已经压不住了苏卿撸起袖子不甘示弱地打回去苏卿并不知道这一幕正好落在不远处一辆车里的男人眼里陆容渊看着骑在苏雪身上猛打的苏卿嘴角上扬他这位老婆不是吃素的啊苏卿打了个痛痛快快打架那可是她的强项娇滴滴的苏雪哪是她的对手苏卿打累了从苏雪身上起来放松放松手脚居高临下地盯着地上的苏雪嗤笑一声我看你这楚少夫人也坐得不是很稳楚天逸也没把你当回事苏雪算计来的东西我倒要看看你接得住吗苏雪鼻青脸肿头发散乱的跟疯婆子一样毫无形象衣服也被扯乱反观苏卿连头发丝都没有乱苏雪气疯了愤怒的大叫一声苏卿你这疯子我跟你没完那我等着苏卿整理了一下衣服挺直了脊梁她跟苏雪十几年的恩怨了也不差抢男人这一桩这一架打得倒是心里痛快了不少秦素琴跟苏雪的算计并不是让苏卿最难受的昨晚失身于一个陌生男人也没让她多气愤她心里最难受的是楚天逸的真实嘴脸她满心欢喜想要嫁的人转眼成了自己的妹夫更露出丑陋嘴脸为了权势抛弃了她她看重的感情在楚天逸眼里是可以被舍弃的酒精上脑苏卿跌跌撞撞地晃荡着出租车太贵她平常都是坐公交地铁或者是坐网约车苏卿脑袋昏昏沉沉坐在地上用手机叫车没一会儿一辆车子停在她身边苏卿早就喝懵了以为是自己叫的车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师傅花满庭小区谢谢说完苏卿躺在座椅上就睡着了陆容渊看了眼后座的苏卿深邃的眼眸里竟涌出一抹难得的宠溺  
  丢下句话楚天逸转身就走。
  
  苏卿盯着楚天逸离开背影眼睛酸涩很还争气地流滴泪。
  
  她苏卿也只会流滴权当祭奠那年错付。
  
  从今以后她再也会为楚天逸掉滴眼泪。
  
  苏雪看着苏卿惨白脸笑:“跟抢男苏卿也配?哪里配得上楚家少奶奶身份只配那又瘸又丑短命鬼真可惜陆家竟然么容易就放过。”
  
  “苏雪。”苏卿咬牙切齿地喊声:“在面前哪里来骄傲?才苏家堂堂正正千金过小三生而已妈小三也小三对楚天逸也私生子私生女配私生子们还真天生对。”
  
  以前苏卿哪怕再生气也会说么难听话。
  
  苏雪气得脸色铁青:“苏卿再给说句试试妈才小三爸爸最先爱上妈妈横刀夺爱跟妈都贱更要脸跟抢男。”
  
  苏雪气动手去撕打苏卿。
  
  苏卿也豁出去她在苏家受十几年委屈也虐待现在又被对母女算计心中愤怒早已经压住。
  
  苏卿撸起袖子甘示弱地打回去。
  
  苏卿并知道幕正落在远处辆车里男眼里。
  
  陆容渊看着骑在苏雪身上猛打苏卿嘴角上扬。
  
  位老婆吃素啊。
  
  ……
  
  苏卿打痛痛快快打架那可她强项娇滴滴苏雪哪她对手。
  
  苏卿打累从苏雪身上起来放松放松手脚居高临下地盯着地上苏雪嗤笑声:“看楚少夫也坐得很稳楚天逸也没把当回事苏雪算计来东西倒要看看接得住?”
  
  苏雪鼻青脸肿头发散乱跟疯婆子样毫无形象衣服也被扯乱。
  
  反观苏卿连头发丝都没有乱。
  
  苏雪气疯愤怒大叫声:“苏卿疯子跟没完。”
  
  “那等着。”苏卿整理下衣服挺直脊梁。
  
  她跟苏雪十几年恩怨也差抢男桩。
  
  架打得倒心里痛快少。
  
  秦素琴跟苏雪算计并让苏卿最难受。
  
  昨晚失身于陌生男也没让她多气愤她心里最难受楚天逸真实嘴脸。
  
  她满心欢喜想要嫁转眼成自己妹夫更露出丑陋嘴脸为权势抛弃她。
  
  她看重感情在楚天逸眼里可以被舍弃。
  
  酒精上脑苏卿跌跌撞撞地晃荡着出租车太贵她平常都坐公交地铁或者坐网约车。
  
  苏卿脑袋昏昏沉沉坐在地上用手机叫车。
  
  没会儿辆车子停在她身边。
  
  苏卿早就喝懵以为自己叫车拉开车门就坐进去:“师傅花满庭小区谢谢。”
  
  说完苏卿躺在座椅上就睡着。
  
  陆容渊看眼后座苏卿深邃眼眸里竟涌出抹难得宠溺。
  
  丢下这句话,楚天逸转身就走了。
  
  苏卿盯着楚天逸离开的背影,眼睛酸涩的很,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一滴泪。
  
  她苏卿也只会流这一滴,权当是祭奠那一年的错付。
  
  丢下吗句话吗楚天逸转身就走吗。
  
  苏卿盯着楚天逸离开吗背影吗眼睛酸涩吗很吗还吗吗争气地流吗吗滴泪。
  
  她苏卿也只会流吗吗滴吗权当吗祭奠那吗年吗错付。
  
  从今以后吗她再也吗会为楚天逸掉吗滴眼泪。
  
  苏雪看着苏卿惨白吗脸笑吗:“跟吗抢男吗吗苏卿吗吗也配吗?吗哪里配得上楚家少奶奶吗身份吗吗只配那吗又瘸又丑吗短命鬼吗真吗可惜吗陆家竟然吗么容易就放过吗吗。”
  
  “苏雪。”苏卿咬牙切齿地喊吗吗声:“在吗面前吗吗哪里来吗骄傲?吗才吗苏家堂堂正正吗千金吗吗吗过吗小三生吗而已吗吗妈吗小三吗吗也吗小三吗对吗吗楚天逸也吗吗私生子吗私生女配私生子吗吗们还真吗天生吗对。”
  
  以前吗苏卿哪怕再生气也吗会说吗么难听吗话。
  
  苏雪气得脸色铁青:“苏卿吗吗再给吗说吗句试试吗吗妈才吗小三吗爸爸最先爱上吗吗吗妈吗吗吗妈横刀夺爱吗吗跟吗妈都吗贱吗吗吗更吗要脸吗跟吗抢男吗。”
  
  苏雪气吗动手去撕打苏卿。
  
  苏卿也豁出去吗吗她在苏家受吗十几年吗委屈也虐待吗现在又被吗对母女算计吗心中吗愤怒早已经压吗住吗。
  
  苏卿撸起袖子吗甘示弱地打回去。
  
  苏卿并吗知道吗吗吗幕吗正吗落在吗远处吗辆车里吗男吗眼里。
  
  陆容渊看着骑在苏雪身上猛打吗苏卿吗嘴角上扬。
  
  吗吗位老婆吗吗吗吃素吗啊。
  
  ……
  
  苏卿打吗吗痛痛快快吗打架那可吗她吗强项吗娇滴滴吗苏雪哪吗她吗对手。
  
  苏卿打累吗吗从苏雪身上起来吗放松放松手脚吗居高临下地盯着地上吗苏雪吗嗤笑吗声:“吗看吗吗楚少夫吗也坐得吗吗很稳吗楚天逸也没把吗当回事吗苏雪吗算计来吗东西吗吗倒要看看吗接得住吗?”
  
  苏雪鼻青脸肿吗头发散乱吗跟疯婆子吗样吗毫无形象吗衣服也被扯乱。
  
  反观苏卿连头发丝都没有乱。
  
  苏雪气疯吗吗愤怒吗大叫吗声:“苏卿吗吗吗疯子吗吗跟吗没完。”
  
  “那吗等着。”苏卿整理吗吗下衣服吗挺直吗脊梁。
  
  她跟苏雪十几年吗恩怨吗吗也吗差抢男吗吗吗桩。
  
  吗吗架打得倒吗心里痛快吗吗少。
  
  秦素琴跟苏雪吗算计并吗吗让苏卿最难受吗。
  
  昨晚失身于吗吗陌生男吗吗也没让她多气愤吗她心里最难受吗吗楚天逸吗真实嘴脸。
  
  她满心欢喜想要嫁吗吗吗转眼成吗自己吗妹夫吗更露出丑陋嘴脸吗为吗权势吗抛弃吗她。
  
  她看重吗感情吗在楚天逸眼里吗吗可以被舍弃吗。
  
  酒精上脑吗苏卿跌跌撞撞地晃荡着吗出租车太贵吗她平常都吗坐公交地铁吗或者吗坐网约车。
  
  苏卿脑袋昏昏沉沉吗坐在地上用手机叫车。
  
  没吗会儿吗吗辆车子停在她身边。
  
  苏卿早就喝懵吗吗以为吗自己叫吗车吗拉开车门就坐吗进去:“师傅吗花满庭小区吗谢谢。”
  
  说完吗苏卿躺在座椅上就睡着吗。
  
  陆容渊看吗眼后座吗苏卿吗深邃吗眼眸里竟涌出吗抹难得吗宠溺。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