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有趣的小屁孩

下载免费读
一到下班的时间,同事们陆陆续续都走了。
  
  苏卿正想走,蔡静梅走过来:“苏卿,走,晚上一起去吃火锅。”
  
  “好啊。”苏卿也算是个吃货,再加上蔡静梅几次为她说话,也该表示表示:“我请客。”
  
  蔡静梅也不客气:“行!”
  
  两人一起坐电梯下楼。
  
  蔡静梅有车:“苏卿,你先等一下,我去开车。”
  
  “好。”
  
  苏卿刚等了一会儿,一辆熟悉的车子突然在路边停下来。
  
  而里面坐着的正是苏德安。
  
  苏卿有不好的预感。
  
  苏德安笑嘻嘻地下车:“小卿,刚下班吧,走,上车,爸爸带你去吃饭。”
  
  苏卿语气凉凉地讽刺道:“苏总可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俩已经断了父女关系。”
  
  苏德安能来找苏卿,那肯定是做好被挤兑的心理准备。
  
  “小卿。”苏德安依然满脸堆笑:“父女哪有隔夜仇,再怎么着,你身上也留着我的血,是我的女儿,走吧,爸爸带你去吃饭,再买几身衣服,认亲宴穿,我苏德安的女儿可不能穿的寒酸了。”
  
  施点小恩小惠,就想让她感动吗?
  
  苏卿冷笑:“苏总,不用你破费了,李家什么都备好了。”
  
  苏德安见苏卿不买账,叹息一口气,开始打亲情牌:“小卿,你也别怪爸爸,公司是你妈妈的心血,你妈妈去世时,我答应过她,会守护好公司,我不能让公司出事,希望你能理解爸爸的苦心。”
  
  “哦,对了,我差点忘记了,公司是妈妈的,妈妈的遗物里留了一封遗书,指定我为公司继承人,辛苦苏总代为管理,苏总既然都这样说了,那我就把公司接管过来,也不用苏总操心了。”
  
  遗书的事纯属苏卿胡说的,她就是想让苏德安知难而退。
  
  她太了解苏德安了。
  
  果然,一听把公司交出来,苏德安脸色变得很难看:“这怎么行,小卿,你没有管理过公司,爸爸辛苦点也没关系。”
一到下班的时间同事们陆陆续续都走了苏卿正想走蔡静梅走过来苏卿走晚上一起去吃火锅好啊苏卿也算是个吃货再加上蔡静梅几次为她说话也该表示表示我请客蔡静梅也不客气行两人一起坐电梯下楼蔡静梅有车苏卿你先等一下我去开车好苏卿刚等了一会儿一辆熟悉的车子突然在路边停下来而里面坐着的正是苏德安苏卿有不好的预感苏德安笑嘻嘻地下车小卿刚下班吧走上车爸爸带你去吃饭苏卿语气凉凉地讽刺道苏总可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俩已经断了父女关系苏德安能来找苏卿那肯定是做好被挤兑的心理准备小卿苏德安依然满脸堆笑父女哪有隔夜仇再怎么着你身上也留着我的血是我的女儿走吧爸爸带你去吃饭再买几身衣服认亲宴穿我苏德安的女儿可不能穿的寒酸了施点小恩小惠就想让她感动吗苏卿冷笑苏总不用你破费了李家什么都备好了苏德安见苏卿不买账叹息一口气开始打亲情牌小卿你也别怪爸爸公司是你妈妈的心血你妈妈去世时我答应过她会守护好公司我不能让公司出事希望你能理解爸爸的苦心哦对了我差点忘记了公司是妈妈的妈妈的遗物里留了一封遗书指定我为公司继承人辛苦苏总代为管理苏总既然都这样说了那我就把公司接管过来也不用苏总操心了遗书的事纯属苏卿胡说的她就是想让苏德安知难而退她太了解苏德安了果然一听把公司交出来苏德安脸色变得很难看这怎么行小卿你没有管理过公司爸爸辛苦点也没关系呵苏卿讥笑一声见蔡静梅的车子来了丢下一句我这人记仇苏总还是少出现在我面前为好否则激起我这些年的委屈做出点什么过激的事彼此都难堪说完苏卿拉开蔡静梅的车子坐进去蔡静梅问那是谁问路的苏卿说走吧苏德安也不敢把苏卿惹过火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卿离开车子开出一段距离苏卿给陆容渊发了条信息和同事吃饭晚点回来不用来接蔡静梅瞥了眼打趣道哟这还报备呢免得他担心苏卿笑笑收起手机随口问了句小梅问你个事啊就是我有一个朋友她以前生过孩子现在又交了个男朋友现在男朋友不知道她生过孩子的事她现在正纠结要不要坦白让我出主意我也没什么主意你觉得应不应该坦白那肯定不能说啊蔡静梅说这男人啊最介意的就是自己女人肚子里死过人或者生过孩子就算嘴上说不介意心里也有隔阂男人聪明着呢这种女人他们只会玩玩不会娶回去苏卿整颗心猛地一沉手心沁出冷汗蔡静梅也没多想又问苏卿你什么朋友我建议啊还是别说了如果感情不深还是早断为好免得受情伤就一个普通朋友苏卿面上不动声色的笑笑好我回头跟她说说南山别墅陆容渊正在健身室里锻炼听到信息提示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一到下班的时间,同事们陆陆续续都走了。
  
  苏卿正想走,蔡静梅走过来:“苏卿,走,晚上一起去吃火锅。”
  
  “好啊。”苏卿也算是个吃货,再加上蔡静梅几次为她说话,也该表示表示:“我请客。”
  
  蔡静梅也不客气:“行!”
  
  两人一起坐电梯下楼。
  
  蔡静梅有车:“苏卿,你先等一下,我去开车。”
  
  “好。”
  
  苏卿刚等了一会儿,一辆熟悉的车子突然在路边停下来。
  
  而里面坐着的正是苏德安。
  
  苏卿有不好的预感。
  
  苏德安笑嘻嘻地下车:“小卿,刚下班吧,走,上车,爸爸带你去吃饭。”
  
  苏卿语气凉凉地讽刺道:“苏总可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俩已经断了父女关系。”
  
  苏德安能来找苏卿,那肯定是做好被挤兑的心理准备。
  
  “小卿。”苏德安依然满脸堆笑:“父女哪有隔夜仇,再怎么着,你身上也留着我的血,是我的女儿,走吧,爸爸带你去吃饭,再买几身衣服,认亲宴穿,我苏德安的女儿可不能穿的寒酸了。”
  
  施点小恩小惠,就想让她感动吗?
  
  苏卿冷笑:“苏总,不用你破费了,李家什么都备好了。”
  
  苏德安见苏卿不买账,叹息一口气,开始打亲情牌:“小卿,你也别怪爸爸,公司是你妈妈的心血,你妈妈去世时,我答应过她,会守护好公司,我不能让公司出事,希望你能理解爸爸的苦心。”
  
  “哦,对了,我差点忘记了,公司是妈妈的,妈妈的遗物里留了一封遗书,指定我为公司继承人,辛苦苏总代为管理,苏总既然都这样说了,那我就把公司接管过来,也不用苏总操心了。”
  
  遗书的事纯属苏卿胡说的,她就是想让苏德安知难而退。
  
  她太了解苏德安了。
  
  果然,一听把公司交出来,苏德安脸色变得很难看:“这怎么行,小卿,你没有管理过公司,爸爸辛苦点也没关系。”
  
  “呵!”苏卿讥笑一声,见蔡静梅的车子来了,丢下一句:“我这人记仇,苏总还是少出现在我面前为好,否则激起我这些年的委屈,做出点什么过激的事,彼此都难堪。”
  
  说完,苏卿拉开蔡静梅的车子坐进去。
  
  蔡静梅问:“那是谁?”
  
  “问路的。”苏卿说:“走吧。”
  
  苏德安也不敢把苏卿惹过火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卿离开。
  
  车子开出一段距离,苏卿给陆容渊发了条信息:和同事吃饭,晚点回来,不用来接。
  
  蔡静梅瞥了眼,打趣道:“哟,这还报备呢。”
  
  “免得他担心。”苏卿笑笑,收起手机,随口问了句:“小梅,问你个事啊,就是我有一个朋友,她以前生过孩子,现在又交了个男朋友,现在男朋友不知道她生过孩子的事,她现在正纠结要不要坦白,让我出主意,我也没什么主意,你觉得应不应该坦白?”
  
  “那肯定不能说啊。”蔡静梅说:“这男人啊,最介意的就是自己女人肚子里死过人,或者生过孩子,就算嘴上说不介意,心里也有隔阂,男人聪明着呢,这种女人,他们只会玩玩,不会娶回去。”
  
  苏卿整颗心猛地一沉,手心沁出冷汗。
  
  蔡静梅也没多想,又问:“苏卿?你什么朋友?我建议啊,还是别说了,如果感情不深,还是早断为好,免得受情伤。”
  
  “就一个普通朋友。”苏卿面上不动声色的笑笑:“好,我回头跟她说说。”
  
  ……
  
  南山别墅。
  
  陆容渊正在健身室里锻炼,听到信息提示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一到下班的时间,同事们陆陆续续都走了。
  
  苏卿正想走,蔡静梅走过来:“苏卿,走,晚上一起去吃火锅。”
  
  “好啊。”苏卿也算是个吃货,再加上蔡静梅几次为她说话,也该表示表示:“我请客。”
  
  蔡静梅也不客气:“行!”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