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鲨鱼电玩城

下载免费读
小黑是真的着急了,和二棒槌两人拉住了母亲,冲出房间。
  
  坐在出租车上,母亲嘴角挂着笑容。
  
  “你俩别太慌张,没事的,没准是我多心了。”
  
  眼瞅着母亲嘴角以及鼻孔的鲜血流出。
  
  “开快点,救人!!!”
  
  小黑声嘶力竭,瞬间陷入疯狂…….
  
  ——————
  
  光泽区小商品批发市场。
  
  小河正和老板砍价。
  
  两个人高马大的身影一左一右,手持匕首。
  
  “兄弟,走一趟吧…….”
  
  鲨鱼游乐城是光泽区最大的电玩城。
  
  上下一共五层。
  
  最顶层是办公区。
  
  依次往下,棋牌室,赌博机,游戏娱乐层,台球厅。
  
  赌场在地下室。
  
  鲨鱼是光泽区最著名的“三个不能惹”之一。
  
  鲨鱼的办公室内。
  
  左右两侧聚集着十余个描龙画凤的马仔。
  
  鲨鱼体型瘦弱,个子很低。
  
  满脸横肉,三角眼显得格外阴狠。
  
  “小河,认识我吗?”
  
  “鼎鼎大名的鲨鱼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废话了,狗九这个人你知道吧?坤爷的左右手。”
  
  “我知道,鲨鱼哥。”
  
  “那你觉得按照你们几个的能力,能和我斗,还是能和狗九拼?”
  
  “都不能,根本没在一个层面。”
  
  “我喜欢和明白人交流,那我们谈个交易吧。”
  
  “请鲨鱼哥说。”
  
  “你老实点,配合我,我把你和大河从这个事情里面摘出来,保你们平安无事。日后还会给你们一份工作,让你们跟着我干。”
  
  “谢谢鲨鱼哥。那您,需要我做什么呢?”
  
  “你家的人呢,都去哪儿了?”
  
  “鲨鱼哥,我真不知道,我们是分头行动,出来买东西的。”
  
  鲨鱼拿出匕首,直接扎在办公桌上。
  
  “那好,你给王枭打电话,问问他在哪儿。”
  
  小河环视四周,拿起电话。
  
  鲨鱼阴狠地笑了,言语中充满威胁。
  
  “小河,很多时候,生死一念之间,机会来之不易,一定要把握好。”
  
  “放心吧,鲨鱼哥,我知道该做什么。”
  
  电话接通,王枭非常哀伤。
  
  “小河!怎么了。”
  
  “枭哥!”
  
  小河眼神闪烁,坦然一笑。
  
  “估计以后没有机会和兄弟们再喝酒了,早知道,今天中午多喝点了。也不能和哥几个一起摆摊,干正事了。早点认识枭哥多好。”
  
  “你们不要再回光泽区。狗九把鲨鱼买通了。鲨鱼这畜生手上人命无数,比狗九还凶。”
  
  “枭哥,我就C了他们马了,欺负人是真没够。帮小河给兄弟们带个好。我先走一步,来世再见。”
  
  言罢,小河抬起手机,冲着正前方的鲨鱼就甩了出去。
  
  “鲨鱼。我草泥马!想碰我兄弟,先过我小河这一关!”
  
  小河纵身一跃,扑向鲨鱼。
  
  整个办公室内瞬间陷入混乱……..
  
小黑是真的着急了和二棒槌两人拉住了母亲冲出房间坐在出租车上母亲嘴角挂着笑容你俩别太慌张没事的没准是我多心了眼瞅着母亲嘴角以及鼻孔的鲜血流出开快点救人小黑声嘶力竭瞬间陷入疯狂光泽区小商品批发市场小河正和老板砍价两个人高马大的身影一左一右手持匕首兄弟走一趟吧鲨鱼游乐城是光泽区最大的电玩城上下一共五层最顶层是办公区依次往下棋牌室赌博机游戏娱乐层台球厅赌场在地下室鲨鱼是光泽区最著名的三个不能惹之一鲨鱼的办公室内左右两侧聚集着十余个描龙画凤的马仔鲨鱼体型瘦弱个子很低满脸横肉三角眼显得格外阴狠小河认识我吗鼎鼎大名的鲨鱼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废话了狗九这个人你知道吧坤爷的左右手我知道鲨鱼哥那你觉得按照你们几个的能力能和我斗还是能和狗九拼都不能根本没在一个层面我喜欢和明白人交流那我们谈个交易吧请鲨鱼哥说你老实点配合我我把你和大河从这个事情里面摘出来保你们平安无事日后还会给你们一份工作让你们跟着我干谢谢鲨鱼哥那您需要我做什么呢你家的人呢都去哪儿了鲨鱼哥我真不知道我们是分头行动出来买东西的鲨鱼拿出匕首直接扎在办公桌上那好你给王枭打电话问问他在哪儿小河环视四周拿起电话鲨鱼阴狠地笑了言语中充满威胁小河很多时候生死一念之间机会来之不易一定要把握好放心吧鲨鱼哥我知道该做什么电话接通王枭非常哀伤小河怎么了枭哥小河眼神闪烁坦然一笑估计以后没有机会和兄弟们再喝酒了早知道今天中午多喝点了也不能和哥几个一起摆摊干正事了早点认识枭哥多好你们不要再回光泽区狗九把鲨鱼买通了鲨鱼这畜生手上人命无数比狗九还凶枭哥我就了他们马了欺负人是真没够帮小河给兄弟们带个好我先走一步来世再见言罢小河抬起手机冲着正前方的鲨鱼就甩了出去鲨鱼我草泥马想碰我兄弟先过我小河这一关小河纵身一跃扑向鲨鱼整个办公室内瞬间陷入混乱光辉人民医院急救室门口大夫站在王枭面前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小雅哭得已经不能说话王枭眼神空洞搂着小雅脑海里都是小河最后那番话看着老李头的尸体被推出他整个人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状态都让开救人大夫救人熟悉的声音黑山蛇和二棒槌推着一张病床狂奔眼瞅着已经陷入昏迷吐得满身鲜血的母亲进入手术室小黑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抬手照着自己脸上啪啪啪的接连几巴掌无比自责枭哥都是我不好我没照顾好妈狗九那个畜生在小河之前给妈的药里面掺了毒药妈妈刚刚刚吃了二棒槌鼻涕一把泪一把像个孩子哭得极其伤心妈那么善良到底哪里惹到他们了非要把人往死逼手术室门口乱作一团王枭几乎靠着自己最后的意识咬破了舌尖他很快冷静鲨鱼把小河抓了光泽区不能回了小黑急了二棒槌也崩了我们和他们拼了王枭拉住小黑气势十足不容置疑你们两个叫上大河去福源超市等我一切等我安排别添乱知道吗小黑与王枭对视了几秒擦干眼泪又看向手术室妈这里有我呢别乱好吗我等妈的结果出来再走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手术室大门打开大夫摘下口罩实在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小黑满身杀气抬手抓住弹簧刀王枭迅速按住小黑手腕一指侧面也要发疯的二棒槌二棒槌这种时候也就王枭能震慑住他俩了两人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流去超市等我小黑啊的大吼一声转身拼命奔跑二棒槌紧随其后一边跑一边擦着眼泪伤心欲绝王枭亲吻了母亲的额头他根本哭不出来手机响起小黑的声音传出枭哥快跑狗九和鲨鱼的人都来医院了再不跑就跑不掉了王枭连收尸都顾不上拉住小雅奔向医院后门夕阳西下光辉城一幢废弃的建筑工地内一辆豪华停下丰笑笑跳下车子环视四周枭哥王枭领着李晓雅从侧面走出笑笑这里小黑真着急和二棒槌两拉住母亲冲出房间。
  
  坐在出租车上母亲嘴角挂着笑容。
  
  “俩别太慌张没事没准多心。”
  
  眼瞅着母亲嘴角以及鼻孔鲜血流出。
  
  “开快点救!!!”
  
  小黑声嘶力竭瞬间陷入疯狂…….
  
  ——————
  
  光泽区小商品批发市场。
  
  小河正和老板砍价。
  
  两高马大身影左右手持匕首。
  
  “兄弟走趟…….”
  
  鲨鱼游乐城光泽区最大电玩城。
  
  上下共五层。
  
  最顶层办公区。
  
  依次往下棋牌室赌博机游戏娱乐层台球厅。
  
  赌场在地下室。
  
  鲨鱼光泽区最著名“三能惹”之。
  
  鲨鱼办公室内。
  
  左右两侧聚集着十余描龙画凤马仔。
  
  鲨鱼体型瘦弱子很低。
  
  满脸横肉三角眼显得格外阴狠。
  
  “小河认识?”
  
  “鼎鼎大名鲨鱼哥无知无晓。”
  
  “既然样也就废话狗九知道?坤爷左右手。”
  
  “知道鲨鱼哥。”
  
  “那觉得按照们几能力能和斗还能和狗九拼?”
  
  “都能根本没在层面。”
  
  “喜欢和明白交流那们谈交易。”
  
  “请鲨鱼哥说。”
  
  “老实点配合把和大河从事情里面摘出来保们平安无事。日后还会给们份工作让们跟着干。”
  
  “谢谢鲨鱼哥。那您需要做什么呢?”
  
  “家呢都去哪儿?”
  
  “鲨鱼哥真知道们分头行动出来买东西。”
  
  鲨鱼拿出匕首直接扎在办公桌上。
  
  “那给王枭打电话问问在哪儿。”
  
  小河环视四周拿起电话。
  
  鲨鱼阴狠地笑言语中充满威胁。
  
  “小河很多时候生死念之间机会来之易定要把握。”
  
  “放心鲨鱼哥知道该做什么。”
  
  电话接通王枭非常哀伤。
  
  “小河!怎么。”
  
  “枭哥!”
  
  小河眼神闪烁坦然笑。
  
  “估计以后没有机会和兄弟们再喝酒早知道今天中午多喝点。也能和哥几起摆摊干正事。早点认识枭哥多。”
  
  “们要再回光泽区。狗九把鲨鱼买通。鲨鱼畜生手上命无数比狗九还凶。”
  
  “枭哥就C们马欺负真没够。帮小河给兄弟们带。先走步来世再见。”
  
  言罢小河抬起手机冲着正前方鲨鱼就甩出去。
  
  “鲨鱼。草泥马!想碰兄弟先过小河关!”
  
  小河纵身跃扑向鲨鱼。
  
  整办公室内瞬间陷入混乱……..
  
  ——————
  
  光辉民医院。
  
  急救室门口。
  
  大夫站在王枭面前。
  
  “对起们已经尽力。”
  
  小雅哭得已经能说话王枭眼神空洞。搂着小雅。
  
  脑海里都小河最后那番话。
  
  看着老李头尸体被推出整陷入种莫名状态。
  
  “都让开救!大夫!救!!”
  
  熟悉声音。
  
  黑山蛇和二棒槌推着张病床狂奔。
  
  眼瞅着已经陷入昏迷吐得满身鲜血母亲进入手术室。
  
  小黑“噗通”声跪倒在地抬手照着自己脸上“啪啪啪”接连几巴掌无比自责。
  
  “枭哥都没照顾妈狗九那畜生在小河之前给妈药里面掺毒药!妈妈刚刚刚吃。”
  
  二棒槌鼻涕把泪把像孩子哭得极其伤心。
  
  “妈那么善良到底哪里惹到们。非要把往死逼。”
  
  手术室门口乱作团。
  
  王枭几乎靠着自己最后意识咬破舌尖。
  
  很快冷静。
  
  “鲨鱼把小河抓。光泽区能回。”
  
  小黑急。
  
  二棒槌也崩。
  
  “们和们拼!!”
  
  王枭拉住小黑。气势十足。容置疑。
  
  “们两叫上大河去福源超市等。切等安排。别添乱知道?”
  
  小黑与王枭对视几秒擦干眼泪。又看向手术室。
  
  “妈里有呢。别乱?”
  
  “等妈结果出来再走。”
  
  时间分秒过去。
  
  手术室大门打开。
  
  大夫摘下口罩。
  
  “实在抱歉们已经尽力。”
  
  小黑满身杀气抬手抓住弹簧刀。
  
  王枭迅速按住小黑手腕指侧面也要发疯二棒槌。
  
  “二棒槌!”
  
  种时候也就王枭能震慑住俩。
  
  两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去超市等。”
  
  小黑“啊!!!”大吼声转身拼命奔跑。
  
  二棒槌紧随其后边跑边擦着眼泪伤心欲绝。
  
  王枭亲吻母亲额头。
  
  根本哭出来。
  
  手机响起。
  
  小黑声音传出。
  
  “枭哥快跑狗九和鲨鱼都来医院再跑就跑掉!”
  
  王枭连收尸都顾上。
  
  拉住小雅奔向医院后门……
  
  ——————
  
  夕阳西下。
  
  光辉城幢废弃建筑工地内。
  
  辆豪华SUV停下。
  
  丰笑笑跳下车子环视四周。
  
  “枭哥。”
  
  王枭领着李晓雅从侧面走出。
  
  “笑笑里。”
小黑是真的着急了,和二棒槌两人拉住了母亲,冲出房间。
  
  坐在出租车上,母亲嘴角挂着笑容。
  
  “你俩别太慌张,没事的,没准是我多心了。”
  
  眼瞅着母亲嘴角以及鼻孔的鲜血流出。
  
  “开快点,救人!!!”
  
  小黑声嘶力竭,瞬间陷入疯狂…….
  
  ——————
  
  光泽区小商品批发市场。
  
  小河正和老板砍价。
  
  两个人高马大的身影一左一右,手持匕首。
  
  “兄弟,走一趟吧…….”
  
  鲨鱼游乐城是光泽区最大的电玩城。
  
  上下一共五层。
  
  最顶层是办公区。
  
  依次往下,棋牌室,赌博机,游戏娱乐层,台球厅。
  
  赌场在地下室。
  
  鲨鱼是光泽区最著名的“三个不能惹”之一。
  
  鲨鱼的办公室内。
  
  左右两侧聚集着十余个描龙画凤的马仔。
  
  鲨鱼体型瘦弱,个子很低。
  
  满脸横肉,三角眼显得格外阴狠。
  
  “小河,认识我吗?”
  
  “鼎鼎大名的鲨鱼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废话了,狗九这个人你知道吧?坤爷的左右手。”
  
  “我知道,鲨鱼哥。”
  
  “那你觉得按照你们几个的能力,能和我斗,还是能和狗九拼?”
  
  “都不能,根本没在一个层面。”
  
  “我喜欢和明白人交流,那我们谈个交易吧。”
  
  “请鲨鱼哥说。”
  
  “你老实点,配合我,我把你和大河从这个事情里面摘出来,保你们平安无事。日后还会给你们一份工作,让你们跟着我干。”
  
  “谢谢鲨鱼哥。那您,需要我做什么呢?”
  
  “你家的人呢,都去哪儿了?”
  
  “鲨鱼哥,我真不知道,我们是分头行动,出来买东西的。”
  
  鲨鱼拿出匕首,直接扎在办公桌上。
  
  “那好,你给王枭打电话,问问他在哪儿。”
  
  小河环视四周,拿起电话。
  
  鲨鱼阴狠地笑了,言语中充满威胁。
  
  “小河,很多时候,生死一念之间,机会来之不易,一定要把握好。”
  
  “放心吧,鲨鱼哥,我知道该做什么。”
  
  电话接通,王枭非常哀伤。
  
  “小河!怎么了。”
  
  “枭哥!”
  
  小河眼神闪烁,坦然一笑。
  
  “估计以后没有机会和兄弟们再喝酒了,早知道,今天中午多喝点了。也不能和哥几个一起摆摊,干正事了。早点认识枭哥多好。”
  
  “你们不要再回光泽区。狗九把鲨鱼买通了。鲨鱼这畜生手上人命无数,比狗九还凶。”
  
  “枭哥,我就C了他们马了,欺负人是真没够。帮小河给兄弟们带个好。我先走一步,来世再见。”
  
  言罢,小河抬起手机,冲着正前方的鲨鱼就甩了出去。
  
  “鲨鱼。我草泥马!想碰我兄弟,先过我小河这一关!”
  
  小河纵身一跃,扑向鲨鱼。
  
  整个办公室内瞬间陷入混乱……..
  
  ——————
  
  光辉人民医院。
  
  急救室门口。
  
  大夫站在王枭面前。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小雅哭得已经不能说话,王枭眼神空洞。搂着小雅。
  
  脑海里都是小河最后那番话。
  
  看着老李头的尸体被推出,他整个人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状态。
  
  “都让开,救人!大夫!救人!!”
  
  熟悉的声音。
  
  黑山蛇和二棒槌推着一张病床狂奔。
  
  眼瞅着已经陷入昏迷,吐得满身鲜血的母亲进入手术室。
  
  小黑“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抬手照着自己脸上“啪,啪,啪”的接连几巴掌,无比自责。
  
  “枭哥,都是我不好,我没照顾好妈,狗九那个畜生,在小河之前,给妈的药里面掺了毒药!妈,妈刚,刚刚,吃了。”
  
  二棒槌鼻涕一把泪一把,像个孩子,哭得极其伤心。
  
  “妈那么善良,到底哪里惹到他们了。非要把人往死逼。”
  
  手术室门口,乱作一团。
  
  王枭几乎靠着自己最后的意识,咬破了舌尖。
小黑是真的着急了,和二棒槌两人拉住了母亲,冲出房间。
  
  坐在出租车上,母亲嘴角挂着笑容。
  
  “你俩别太慌张,没事的,没准是我多心了。”
  
  眼瞅着母亲嘴角以及鼻孔的鲜血流出。
  
  “开快点,救人!!!”
  
  小黑声嘶力竭,瞬间陷入疯狂…….
  
  ——————
  
  光泽区小商品批发市场。
  
  小河正和老板砍价。
  
  两个人高马大的身影一左一右,手持匕首。
  
  “兄弟,走一趟吧…….”
  
  鲨鱼游乐城是光泽区最大的电玩城。
  
  上下一共五层。
  
  最顶层是办公区。
  
  依次往下,棋牌室,赌博机,游戏娱乐层,台球厅。
  
  赌场在地下室。
  
  鲨鱼是光泽区最著名的“三个不能惹”之一。
  
  鲨鱼的办公室内。
  
  左右两侧聚集着十余个描龙画凤的马仔。
  
  鲨鱼体型瘦弱,个子很低。
  
  满脸横肉,三角眼显得格外阴狠。
  
  “小河,认识我吗?”
  
  “鼎鼎大名的鲨鱼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废话了,狗九这个人你知道吧?坤爷的左右手。”
  
  “我知道,鲨鱼哥。”
  
  “那你觉得按照你们几个的能力,能和我斗,还是能和狗九拼?”
  
  “都不能,根本没在一个层面。”
  
  “我喜欢和明白人交流,那我们谈个交易吧。”
  
  “请鲨鱼哥说。”
  
  “你老实点,配合我,我把你和大河从这个事情里面摘出来,保你们平安无事。日后还会给你们一份工作,让你们跟着我干。”
  
  “谢谢鲨鱼哥。那您,需要我做什么呢?”
  
  “你家的人呢,都去哪儿了?”
  
  “鲨鱼哥,我真不知道,我们是分头行动,出来买东西的。”
  
  鲨鱼拿出匕首,直接扎在办公桌上。
  
  “那好,你给王枭打电话,问问他在哪儿。”
  
  小河环视四周,拿起电话。
  
  鲨鱼阴狠地笑了,言语中充满威胁。
  
  “小河,很多时候,生死一念之间,机会来之不易,一定要把握好。”
  
  “放心吧,鲨鱼哥,我知道该做什么。”
  
  电话接通,王枭非常哀伤。
  
  “小河!怎么了。”
  
  “枭哥!”
  
  小河眼神闪烁,坦然一笑。
  
  “估计以后没有机会和兄弟们再喝酒了,早知道,今天中午多喝点了。也不能和哥几个一起摆摊,干正事了。早点认识枭哥多好。”
  
  “你们不要再回光泽区。狗九把鲨鱼买通了。鲨鱼这畜生手上人命无数,比狗九还凶。”
  
  “枭哥,我就C了他们马了,欺负人是真没够。帮小河给兄弟们带个好。我先走一步,来世再见。”
  
  言罢,小河抬起手机,冲着正前方的鲨鱼就甩了出去。
  
  “鲨鱼。我草泥马!想碰我兄弟,先过我小河这一关!”
  
  小河纵身一跃,扑向鲨鱼。
  
  整个办公室内瞬间陷入混乱……..
  
  ——————
  
  光辉人民医院。
  
  急救室门口。
  
  大夫站在王枭面前。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小雅哭得已经不能说话,王枭眼神空洞。搂着小雅。
  
  脑海里都是小河最后那番话。
  
  看着老李头的尸体被推出,他整个人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状态。
  
  “都让开,救人!大夫!救人!!”
  
  熟悉的声音。
  
  黑山蛇和二棒槌推着一张病床狂奔。
  
  眼瞅着已经陷入昏迷,吐得满身鲜血的母亲进入手术室。
  
  小黑“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抬手照着自己脸上“啪,啪,啪”的接连几巴掌,无比自责。
  
  “枭哥,都是我不好,我没照顾好妈,狗九那个畜生,在小河之前,给妈的药里面掺了毒药!妈,妈刚,刚刚,吃了。”
  
  二棒槌鼻涕一把泪一把,像个孩子,哭得极其伤心。
  
  “妈那么善良,到底哪里惹到他们了。非要把人往死逼。”
  
  手术室门口,乱作一团。
  
  王枭几乎靠着自己最后的意识,咬破了舌尖。
  
  他很快冷静。
  
  “鲨鱼把小河抓了。光泽区不能回了。”
  
  小黑急了。
  
  二棒槌也崩了。
  
  “我们和他们拼了!!”
  
  王枭拉住小黑。气势十足。不容置疑。
  
  “你们两个叫上大河去福源超市等我。一切等我安排。别添乱,知道吗?”
  
  小黑与王枭对视了几秒,擦干眼泪。又看向手术室。
  
  “妈这里有我呢。别乱,好吗?”
  
  “我等妈的结果出来再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手术室大门打开。
  
  大夫摘下口罩。
  
  “实在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小黑满身杀气,抬手抓住弹簧刀。
  
  王枭迅速按住小黑手腕,一指侧面也要发疯的二棒槌。
  
  “二棒槌!”
  
  这种时候,也就王枭能震慑住他俩了。
  
  两人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去超市等我。”
  
  小黑“啊!!!”的大吼一声,转身拼命奔跑。
  
  二棒槌紧随其后,一边跑,一边擦着眼泪,伤心欲绝。
  
  王枭亲吻了母亲的额头。
  
  他根本哭不出来。
  
  手机响起。
  
  小黑的声音传出。
  
  “枭哥,快跑,狗九和鲨鱼的人都来医院了,再不跑就跑不掉了!”
  
  王枭连收尸都顾不上。
  
  拉住小雅,奔向医院后门……
  
  ——————
  
  夕阳西下。
  
  光辉城一幢废弃的建筑工地内。
  
  一辆豪华SUV停下。
  
  丰笑笑跳下车子,环视四周。
  
  “枭哥。”
  
  王枭领着李晓雅从侧面走出。
  
  “笑笑,这里。”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