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不翼而飞

下载免费读
小黑,大河,二棒槌三个人手持武器涌入房间。
  
  王枭语调阴狠。
  
  “就是你发的悬赏,想要我们几个的命,是吧?现在我们给你送命来了,你有本事拿吗?”
  
  金钩做梦也没想到,这几个小子还敢找上门,居然还能不声不响地冲进办公室。
  
  这也是老亡命徒。他冷笑一声。
  
  “小兔崽子,就是老子我发的悬赏。就是老子要取你们几个狗命!”
  
  金钩突然之间抬手一脱枪管,另一只手从桌下掏出手枪就要搏命。
  
  关键时刻,王枭从不手软。
  
  “嘣!”的一声枪响,鲜血飞溅。
  
  办公室剩余的骨干皆开始搏命。
  
  小黑大河,径直扣动扳机。
  
  二棒槌挥舞着狼牙棒“咣,咣!”得往上招呼。
  
  一阵枪响叫吼。
  
  办公室内满地尸体,鲜血四处迸溅。
  
  “走!”
  
  几个人迅速撤离。
  
  楼内早已空无一人!
  
  货车飞速行驶。
  
  王枭坐在后车厢,枪口对准了大厅内燃烧着火焰的煤气罐。
  
  “嘣,嘣!”
  
  连续几枪。
  
  “BOOM~BOOM~轰~~”
  
  猛烈的爆炸声音传出……
  
  ——————
  
  福源超市。
  
  兄弟几人坐在房间。
  
  经过刚刚那一番折腾,小黑彻底完全透支。
  
  靠在床边,叼着烟,连点烟的力气都没有了。
  
  大河顺势给他点着。
  
  “枭哥,接下来怎么办。”
  
  王枭满身戾气。
  
  “麻子,钢叉。再把这两个收拾了。发悬赏的人就都不在了。至于其他,谁敢冒头!就干掉谁!魏志坤那边,我们只能听天由命!总之,绝不束手就擒!”
  
  “你们先休息,调整状态,我去星海茶楼盯梢。一旦发现他们两个的踪影,及时通知你们…….”
  
  王枭带好帽子口罩,驾驶着小货车,离开超市。
  
  刚快到十字路口。
  
  对面行驶而来了四辆车子,打眼一瞅车牌,王枭就慌了,皆是星海茶楼的车子。
  
  就眼瞅着打头的那辆车子,奔着福源超市过去了。
  
  立刻拨通电话,大河的声音传出。
  
  “枭哥!怎么了!”
  
  “快跑,狗九的人来了!大河,我知道这话我不该说,但是再不说,就没机会了,谢哥几个豁出性命帮我王枭报父母爷爷之仇。连累大家如此地步。此生无以为报。下辈子,做牛做马,一定报答!”
  
  “枭哥,下辈子我们也还得做兄弟!”
  
  王枭眼圈红了。
  
  “快跑!”
  
  挂断电话,王枭没有任何犹豫,扯下帽子口罩,踩死油门。
  
  “嗡~”的就是一声,车辆冲向了狗九车队的最后一辆车子。
  
  “咣!”
  
  双方车辆撞到一起。
  
  对面车上下来了三四个凶神恶煞的小混混。
  
  “你怎么开车的!”
  
  王枭故意摇开车窗,看着都是熟悉的面孔。
  
  “王枭!”
  
  一个小混混当众叫吼!
  
  王枭故作惊慌失措,加速前冲。
  
  四辆车子当即调转方向,穷追不舍。
  
  王枭驾驶的毕竟是小货车,油门踩到底,真正的速度也有限。
  
  根本无法甩开追赶车辆。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
  
  眼瞅着就要被截停,王枭猛打方向,蹿进侧面一条人烟稀少的胡同。
  
  顺着胡同急速冲行,想要冲到对面的马路。
  
  突然之间,一位骑着电车带着小孩的中年妇女从半路穿过。
  
  王枭根本来不及反应,他踩死刹车,猛打方向。
  
  “兹啦~”的刹车声响,货车“咣!”前头冲向墙体,连带着车身接连几下猛烈撞击,整辆货车翻倒在地,发动机冒起白烟。
  
  王枭顿时之间天旋地转,眼前一片血红。
小黑大河二棒槌三个人手持武器涌入房间王枭语调阴狠就是你发的悬赏想要我们几个的命是吧现在我们给你送命来了你有本事拿吗金钩做梦也没想到这几个小子还敢找上门居然还能不声不响地冲进办公室这也是老亡命徒他冷笑一声小兔崽子就是老子我发的悬赏就是老子要取你们几个狗命金钩突然之间抬手一脱枪管另一只手从桌下掏出手枪就要搏命关键时刻王枭从不手软嘣的一声枪响鲜血飞溅办公室剩余的骨干皆开始搏命小黑大河径直扣动扳机二棒槌挥舞着狼牙棒咣咣得往上招呼一阵枪响叫吼办公室内满地尸体鲜血四处迸溅走几个人迅速撤离楼内早已空无一人货车飞速行驶王枭坐在后车厢枪口对准了大厅内燃烧着火焰的煤气罐嘣嘣连续几枪轰猛烈的爆炸声音传出福源超市兄弟几人坐在房间经过刚刚那一番折腾小黑彻底完全透支靠在床边叼着烟连点烟的力气都没有了大河顺势给他点着枭哥接下来怎么办王枭满身戾气麻子钢叉再把这两个收拾了发悬赏的人就都不在了至于其他谁敢冒头就干掉谁魏志坤那边我们只能听天由命总之绝不束手就擒你们先休息调整状态我去星海茶楼盯梢一旦发现他们两个的踪影及时通知你们王枭带好帽子口罩驾驶着小货车离开超市刚快到十字路口对面行驶而来了四辆车子打眼一瞅车牌王枭就慌了皆是星海茶楼的车子就眼瞅着打头的那辆车子奔着福源超市过去了立刻拨通电话大河的声音传出枭哥怎么了快跑狗九的人来了大河我知道这话我不该说但是再不说就没机会了谢哥几个豁出性命帮我王枭报父母爷爷之仇连累大家如此地步此生无以为报下辈子做牛做马一定报答枭哥下辈子我们也还得做兄弟王枭眼圈红了快跑挂断电话王枭没有任何犹豫扯下帽子口罩踩死油门嗡的就是一声车辆冲向了狗九车队的最后一辆车子咣双方车辆撞到一起对面车上下来了三四个凶神恶煞的小混混你怎么开车的王枭故意摇开车窗看着都是熟悉的面孔王枭一个小混混当众叫吼王枭故作惊慌失措加速前冲四辆车子当即调转方向穷追不舍王枭驾驶的毕竟是小货车油门踩到底真正的速度也有限根本无法甩开追赶车辆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瞅着就要被截停王枭猛打方向蹿进侧面一条人烟稀少的胡同顺着胡同急速冲行想要冲到对面的马路突然之间一位骑着电车带着小孩的中年妇女从半路穿过王枭根本来不及反应他踩死刹车猛打方向兹啦的刹车声响货车咣前头冲向墙体连带着车身接连几下猛烈撞击整辆货车翻倒在地发动机冒起白烟王枭顿时之间天旋地转眼前一片血红他极其吃力地从车内爬出刚露头钢叉挥舞着一把铁棍直接抡到王枭脑袋嗡紧随其后又是两下王枭彻底蒙圈被人从车内暴力拖出周边人群朝着王枭就开始招呼王枭满脸满身鲜血彻底丧失了抵抗力钢叉点着烟拿起电话麻子我抓到王枭这小子了安排几个生面孔去找金钩领钱金钩已经被那几个小崽子干掉了鲨鱼那边乱成一锅粥啥都领不到了这几个小子太凶别留活口否则下一次就是你我了小黑大河二棒槌三手持武器涌入房间。
  
  王枭语调阴狠。
  
  “就发悬赏想要们几命?现在们给送命来有本事拿?”
  
  金钩做梦也没想到几小子还敢找上门居然还能声响地冲进办公室。
  
  也老亡命徒。冷笑声。
  
  “小兔崽子就老子发悬赏。就老子要取们几狗命!”
  
  金钩突然之间抬手脱枪管另只手从桌下掏出手枪就要搏命。
  
  关键时刻王枭从手软。
  
  “嘣!”声枪响鲜血飞溅。
  
  办公室剩余骨干皆开始搏命。
  
  小黑大河径直扣动扳机。
  
  二棒槌挥舞着狼牙棒“咣咣!”得往上招呼。
  
  阵枪响叫吼。
  
  办公室内满地尸体鲜血四处迸溅。
  
  “走!”
  
  几迅速撤离。
  
  楼内早已空无!
  
  货车飞速行驶。
  
  王枭坐在后车厢枪口对准大厅内燃烧着火焰煤气罐。
  
  “嘣嘣!”
  
  连续几枪。
  
  “BOOM~BOOM~轰~~”
  
  猛烈爆炸声音传出……
  
  ——————
  
  福源超市。
  
  兄弟几坐在房间。
  
  经过刚刚那番折腾小黑彻底完全透支。
  
  靠在床边叼着烟连点烟力气都没有。
  
  大河顺势给点着。
  
  “枭哥接下来怎么办。”
  
  王枭满身戾气。
  
  “麻子钢叉。再把两收拾。发悬赏就都在。至于其谁敢冒头!就干掉谁!魏志坤那边们只能听天由命!总之绝束手就擒!”
  
  “们先休息调整状态去星海茶楼盯梢。旦发现们两踪影及时通知们…….”
  
  王枭带帽子口罩驾驶着小货车离开超市。
  
  刚快到十字路口。
  
  对面行驶而来四辆车子打眼瞅车牌王枭就慌皆星海茶楼车子。
  
  就眼瞅着打头那辆车子奔着福源超市过去。
  
  立刻拨通电话大河声音传出。
  
  “枭哥!怎么!”
  
  “快跑狗九来!大河知道话该说但再说就没机会谢哥几豁出性命帮王枭报父母爷爷之仇。连累大家如此地步。此生无以为报。下辈子做牛做马定报答!”
  
  “枭哥下辈子们也还得做兄弟!”
  
  王枭眼圈红。
  
  “快跑!”
  
  挂断电话王枭没有任何犹豫扯下帽子口罩踩死油门。
  
  “嗡~”就声车辆冲向狗九车队最后辆车子。
  
  “咣!”
  
  双方车辆撞到起。
  
  对面车上下来三四凶神恶煞小混混。
  
  “怎么开车!”
  
  王枭故意摇开车窗看着都熟悉面孔。
  
  “王枭!”
  
  小混混当众叫吼!
  
  王枭故作惊慌失措加速前冲。
  
  四辆车子当即调转方向穷追舍。
  
  王枭驾驶毕竟小货车油门踩到底真正速度也有限。
  
  根本无法甩开追赶车辆。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
  
  眼瞅着就要被截停王枭猛打方向蹿进侧面条烟稀少胡同。
  
  顺着胡同急速冲行想要冲到对面马路。
  
  突然之间位骑着电车带着小孩中年妇女从半路穿过。
  
  王枭根本来及反应踩死刹车猛打方向。
  
  “兹啦~”刹车声响货车“咣!”前头冲向墙体连带着车身接连几下猛烈撞击整辆货车翻倒在地发动机冒起白烟。
  
  王枭顿时之间天旋地转眼前片血红。
  
  极其吃力地从车内爬出。
  
  刚露头。
  
  钢叉挥舞着把铁棍直接抡到王枭脑袋。
  
  “嗡~”
  
  紧随其后又两下。
  
  王枭彻底蒙圈被从车内暴力拖出。
  
  周边群朝着王枭就开始招呼。
  
  王枭满脸满身鲜血彻底丧失抵抗力。
  
  钢叉点着烟拿起电话。
  
  “麻子抓到王枭小子!安排几生面孔去找金钩领钱!”
  
  “金钩已经被那几小崽子干掉鲨鱼那边乱成锅粥啥都领到。几小子太凶!别留活口!否则下次就!”
小黑,大河,二棒槌三个人手持武器涌入房间。
  
  王枭语调阴狠。
  
  “就是你发的悬赏,想要我们几个的命,是吧?现在我们给你送命来了,你有本事拿吗?”
  
  金钩做梦也没想到,这几个小子还敢找上门,居然还能不声不响地冲进办公室。
  
  这也是老亡命徒。他冷笑一声。
  
  “小兔崽子,就是老子我发的悬赏。就是老子要取你们几个狗命!”
  
  金钩突然之间抬手一脱枪管,另一只手从桌下掏出手枪就要搏命。
  
  关键时刻,王枭从不手软。
  
  “嘣!”的一声枪响,鲜血飞溅。
  
  办公室剩余的骨干皆开始搏命。
  
  小黑大河,径直扣动扳机。
  
  二棒槌挥舞着狼牙棒“咣,咣!”得往上招呼。
  
  一阵枪响叫吼。
  
  办公室内满地尸体,鲜血四处迸溅。
  
  “走!”
  
  几个人迅速撤离。
  
  楼内早已空无一人!
  
  货车飞速行驶。
  
  王枭坐在后车厢,枪口对准了大厅内燃烧着火焰的煤气罐。
  
  “嘣,嘣!”
  
  连续几枪。
  
  “BOOM~BOOM~轰~~”
  
  猛烈的爆炸声音传出……
  
  ——————
  
  福源超市。
  
  兄弟几人坐在房间。
  
  经过刚刚那一番折腾,小黑彻底完全透支。
  
  靠在床边,叼着烟,连点烟的力气都没有了。
  
  大河顺势给他点着。
  
  “枭哥,接下来怎么办。”
  
  王枭满身戾气。
  
  “麻子,钢叉。再把这两个收拾了。发悬赏的人就都不在了。至于其他,谁敢冒头!就干掉谁!魏志坤那边,我们只能听天由命!总之,绝不束手就擒!”
  
  “你们先休息,调整状态,我去星海茶楼盯梢。一旦发现他们两个的踪影,及时通知你们…….”
  
  王枭带好帽子口罩,驾驶着小货车,离开超市。
  
  刚快到十字路口。
  
  对面行驶而来了四辆车子,打眼一瞅车牌,王枭就慌了,皆是星海茶楼的车子。
  
  就眼瞅着打头的那辆车子,奔着福源超市过去了。
  
  立刻拨通电话,大河的声音传出。
  
  “枭哥!怎么了!”
  
  “快跑,狗九的人来了!大河,我知道这话我不该说,但是再不说,就没机会了,谢哥几个豁出性命帮我王枭报父母爷爷之仇。连累大家如此地步。此生无以为报。下辈子,做牛做马,一定报答!”
  
  “枭哥,下辈子我们也还得做兄弟!”
  
  王枭眼圈红了。
  
  “快跑!”
  
  挂断电话,王枭没有任何犹豫,扯下帽子口罩,踩死油门。
  
  “嗡~”的就是一声,车辆冲向了狗九车队的最后一辆车子。
  
  “咣!”
  
  双方车辆撞到一起。
  
  对面车上下来了三四个凶神恶煞的小混混。
  
  “你怎么开车的!”
  
  王枭故意摇开车窗,看着都是熟悉的面孔。
  
  “王枭!”
  
  一个小混混当众叫吼!
  
  王枭故作惊慌失措,加速前冲。
  
  四辆车子当即调转方向,穷追不舍。
  
  王枭驾驶的毕竟是小货车,油门踩到底,真正的速度也有限。
  
  根本无法甩开追赶车辆。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
  
  眼瞅着就要被截停,王枭猛打方向,蹿进侧面一条人烟稀少的胡同。
  
  顺着胡同急速冲行,想要冲到对面的马路。
  
  突然之间,一位骑着电车带着小孩的中年妇女从半路穿过。
  
  王枭根本来不及反应,他踩死刹车,猛打方向。
  
  “兹啦~”的刹车声响,货车“咣!”前头冲向墙体,连带着车身接连几下猛烈撞击,整辆货车翻倒在地,发动机冒起白烟。
  
  王枭顿时之间天旋地转,眼前一片血红。
  
  他极其吃力地从车内爬出。
  
  刚露头。
  
  钢叉挥舞着一把铁棍,直接抡到王枭脑袋。
  
  “嗡~”
  
  紧随其后又是两下。
  
  王枭彻底蒙圈,被人从车内暴力拖出。
  
  周边人群朝着王枭就开始招呼。
  
  王枭满脸满身鲜血,彻底丧失了抵抗力。
  
  钢叉点着烟,拿起电话。
  
  “麻子,我抓到王枭这小子了!安排几个生面孔去找金钩领钱!”
  
  “金钩已经被那几个小崽子干掉了,鲨鱼那边乱成一锅粥,啥都领不到了。这几个小子太凶!别留活口!否则下一次就是你我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