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暗中针对

下载免费读
秦塔带着一副墨镜,坐在了王枭身边。
  
  “大哥,你还知道自己啥身份不?能不能别这么光明正大,你死不要紧,再拖累我!”
  
  “哈哈哈!”
  
  秦塔越来越喜欢王枭的性格,照着他脑袋就是一巴掌。
  
  “老子想怎样就怎样,谁能奈我何?”
  
  “是,我要是到了你这地步,也是想怎样就怎样,要么机会不多了。”
  
  王枭话里有话。
  
  秦塔也没生气。
  
  “哈哈哈”地又笑了起来“小兔崽子!”
  
  他递给王枭一个信封。
  
  “我不要!”
  
  “为什么?”
  
  “堂堂大老爷们,有手有脚,自己能赚,拿你钱算什么事。”
  
  “那你去找丰笑笑,也不用跑这务工来啊。”
  
  “我连你这不拿白不拿的都不拿,更不可能拿他的了!我还欠他一块手表,一辆车呢!”
  
  “就你找的这工作,一辈子也还不起他的钱。再说了,那胖子估计都忘了。”
  
  “亲兄弟,明算账。要就是要,借就是借。他忘了,不计较。我不能忘!”
  
  “谁家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就算是大风刮,还得弯腰捡呢。”
  
  “我这还没算医药费什么的呢,虽说哥们弟兄相处,不能太见外,但也不能一点都不见外。人家再有钱,那是人家的。总耗着人家算什么事?难不成以后我们一家人的吃喝拉撒都要靠伸手和他要吗?”
  
  “没想到你人不大,还挺明白事。”
  
  秦塔叼起一支烟。
  
  “那就想想别的出路吧,这工作,你是不好找了。”
  
  王枭点了点头。
  
  “貌似是有人还在暗中针对我。”
  
  “自信点,把貌似去掉。”
  
  秦塔直截了当。
  
  “你和鲨鱼的事情,在光泽区,人尽皆知。鲨鱼那批人虽然不在了,但是还有不少曾经的下属在。不定谁还偷偷打着你们的主意。如果你是一家老板,会雇佣这样一个身份复杂,危机四伏的人吗?搞不好都得把自己连累进去。”
  
  “事情远不止如此。”
  
  王枭也很聪明。
  
  “应该也有魏志坤的因素在。”
  
  “那是必然的,整个光辉城都知道狗九是魏志坤的左右手,你宰了狗九就等于打了魏志坤的脸,谁还敢靠近你?就算当下不知道,录用你了,事后迟早会知道,还得解雇你。”
  
  王枭直接躺在了地上。
  
  “真他娘的是不给人活路啊!”
  
  “嘿,要有好戏看了。”
  
  “塔叔,你要再这么挖苦我,搞不准哪天我喝点酒,就把你捅出去了。一百万还了钱还能富裕点!”
  
  “我没说你!”
  
  王枭有些好奇,赶忙起身。
  
  斜前方,一对儿情侣争吵着进入超市。
  
  “塔叔你这么八卦的吗?你们变异人难道不吵架吗?”
  
  秦塔满满的鄙视
  
  “再往远看点,那个黑衣戴墨镜的,是个杀手,奔着那对儿情侣去的。”
  
  话音刚落。
  
  王枭“蹭~”的一声蹿了出去。
  
  秦塔伸手想拦,半道就停下了,自言自语道。
  
  “这才一天的功夫,悟性这么好的吗?…….”
  
  ——————
  
秦塔带着一副墨镜坐在了王枭身边大哥你还知道自己啥身份不能不能别这么光明正大你死不要紧再拖累我哈哈哈秦塔越来越喜欢王枭的性格照着他脑袋就是一巴掌老子想怎样就怎样谁能奈我何是我要是到了你这地步也是想怎样就怎样要么机会不多了王枭话里有话秦塔也没生气哈哈哈地又笑了起来小兔崽子他递给王枭一个信封我不要为什么堂堂大老爷们有手有脚自己能赚拿你钱算什么事那你去找丰笑笑也不用跑这务工来啊我连你这不拿白不拿的都不拿更不可能拿他的了我还欠他一块手表一辆车呢就你找的这工作一辈子也还不起他的钱再说了那胖子估计都忘了亲兄弟明算账要就是要借就是借他忘了不计较我不能忘谁家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就算是大风刮还得弯腰捡呢我这还没算医药费什么的呢虽说哥们弟兄相处不能太见外但也不能一点都不见外人家再有钱那是人家的总耗着人家算什么事难不成以后我们一家人的吃喝拉撒都要靠伸手和他要吗没想到你人不大还挺明白事秦塔叼起一支烟那就想想别的出路吧这工作你是不好找了王枭点了点头貌似是有人还在暗中针对我自信点把貌似去掉秦塔直截了当你和鲨鱼的事情在光泽区人尽皆知鲨鱼那批人虽然不在了但是还有不少曾经的下属在不定谁还偷偷打着你们的主意如果你是一家老板会雇佣这样一个身份复杂危机四伏的人吗搞不好都得把自己连累进去事情远不止如此王枭也很聪明应该也有魏志坤的因素在那是必然的整个光辉城都知道狗九是魏志坤的左右手你宰了狗九就等于打了魏志坤的脸谁还敢靠近你就算当下不知道录用你了事后迟早会知道还得解雇你王枭直接躺在了地上真他娘的是不给人活路啊嘿要有好戏看了塔叔你要再这么挖苦我搞不准哪天我喝点酒就把你捅出去了一百万还了钱还能富裕点我没说你王枭有些好奇赶忙起身斜前方一对儿情侣争吵着进入超市塔叔你这么八卦的吗你们变异人难道不吵架吗秦塔满满的鄙视再往远看点那个黑衣戴墨镜的是个杀手奔着那对儿情侣去的话音刚落王枭蹭的一声蹿了出去秦塔伸手想拦半道就停下了自言自语道这才一天的功夫悟性这么好的吗超市内肖宇浩非常愤怒吴冬晴你给老子听好了别觉得自己家有点势力就能高人一等跟我阿浩过就得守我阿浩的规矩觉得过不了那就分手听见了吗老子还不伺候你了吴冬晴十分勇猛直接掏出匕首你胆敢把刚刚那话再重复一遍老娘就给你捅成蜂窝煤老娘这里没有分手只有丧偶肖宇浩大眼珠子一瞪你他妈吓唬谁呢吴冬晴笑了这些年你啥时候见我吓唬过人你说次试试啊肖宇浩明显有些语噎转身就跑刚刚绕过两排货架一道身影出现挥舞匕首刺向肖宇浩脖颈作为土生土长的光泽区人肖宇浩这些年也是身经百战抬手速度极快匕首在其手背豁开一道口子瞬间刺向心脏来不及顾及其他另一只手生生攥住匕首杀手经验丰富抬腿猛踢肖宇浩小腹肖宇浩重重倒地直接岔气儿彻底失去了抵抗力匕首再次刺向肖宇浩要害肖宇浩已经绝望关键时刻一把椅子从天而降咣的一声砸到了杀手后背秦塔带着副墨镜坐在王枭身边。
  
  “大哥还知道自己啥身份?能能别么光明正大死要紧再拖累!”
  
  “哈哈哈!”
  
  秦塔越来越喜欢王枭性格照着脑袋就巴掌。
  
  “老子想怎样就怎样谁能奈何?”
  
  “要到地步也想怎样就怎样要么机会多。”
  
  王枭话里有话。
  
  秦塔也没生气。
  
  “哈哈哈”地又笑起来“小兔崽子!”
  
  递给王枭信封。
  
  “要!”
  
  “为什么?”
  
  “堂堂大老爷们有手有脚自己能赚拿钱算什么事。”
  
  “那去找丰笑笑也用跑务工来啊。”
  
  “连拿白拿都拿更可能拿!还欠块手表辆车呢!”
  
  “就找工作辈子也还起钱。再说那胖子估计都忘。”
  
  “亲兄弟明算账。要就要借就借。忘计较。能忘!”
  
  “谁家钱也大风刮来就算大风刮还得弯腰捡呢。”
  
  “还没算医药费什么呢虽说哥们弟兄相处能太见外但也能点都见外。家再有钱那家。总耗着家算什么事?难成以后们家吃喝拉撒都要靠伸手和要?”
  
  “没想到大还挺明白事。”
  
  秦塔叼起支烟。
  
  “那就想想别出路工作找。”
  
  王枭点点头。
  
  “貌似有还在暗中针对。”
  
  “自信点把貌似去掉。”
  
  秦塔直截当。
  
  “和鲨鱼事情在光泽区尽皆知。鲨鱼那批虽然在但还有少曾经下属在。定谁还偷偷打着们主意。如果家老板会雇佣样身份复杂危机四伏?搞都得把自己连累进去。”
  
  “事情远止如此。”
  
  王枭也很聪明。
  
  “应该也有魏志坤因素在。”
  
  “那必然整光辉城都知道狗九魏志坤左右手宰狗九就等于打魏志坤脸谁还敢靠近?就算当下知道录用事后迟早会知道还得解雇。”
  
  王枭直接躺在地上。
  
  “真娘给活路啊!”
  
  “嘿要有戏看。”
  
  “塔叔要再么挖苦搞准哪天喝点酒就把捅出去。百万还钱还能富裕点!”
  
  “没说!”
  
  王枭有些奇赶忙起身。
  
  斜前方对儿情侣争吵着进入超市。
  
  “塔叔么八卦?们变异难道吵架?”
  
  秦塔满满鄙视
  
  “再往远看点那黑衣戴墨镜杀手奔着那对儿情侣去。”
  
  话音刚落。
  
  王枭“蹭~”声蹿出去。
  
  秦塔伸手想拦半道就停下自言自语道。
  
  “才天功夫悟性么?…….”
  
  ——————
  
  超市内肖宇浩非常愤怒。
  
  “吴冬晴给老子听别觉得自己家有点势力就能高等。跟阿浩过就得守阿浩规矩。觉得过那就分手!听见?老子还伺候!”
  
  吴冬晴十分勇猛直接掏出匕首。
  
  “胆敢把刚刚那话再重复遍老娘就给捅成蜂窝煤!老娘里没有分手只有丧偶!”
  
  肖宇浩大眼珠子瞪。
  
  “妈吓唬谁呢?”
  
  吴冬晴笑。
  
  “些年啥时候见吓唬过?说次试试啊!”
  
  肖宇浩明显有些语噎转身就跑。
  
  刚刚绕过两排货架。
  
  道身影出现挥舞匕首刺向肖宇浩脖颈。
  
  作为土生土长光泽区肖宇浩些年也身经百战。
  
  抬手速度极快。
  
  匕首在其手背豁开道口子瞬间刺向心脏。
  
  来及顾及其。
  
  另只手生生攥住匕首。
  
  杀手经验丰富抬腿猛踢肖宇浩小腹。
  
  肖宇浩重重倒地直接岔气儿彻底失去抵抗力。
  
  匕首再次刺向肖宇浩要害。
  
  肖宇浩已经绝望。
  
  关键时刻把椅子从天而降“咣~”声砸到杀手后背。
秦塔带着一副墨镜,坐在了王枭身边。
  
  “大哥,你还知道自己啥身份不?能不能别这么光明正大,你死不要紧,再拖累我!”
  
  “哈哈哈!”
  
  秦塔越来越喜欢王枭的性格,照着他脑袋就是一巴掌。
  
  “老子想怎样就怎样,谁能奈我何?”
  
  “是,我要是到了你这地步,也是想怎样就怎样,要么机会不多了。”
  
  王枭话里有话。
  
  秦塔也没生气。
  
  “哈哈哈”地又笑了起来“小兔崽子!”
  
  他递给王枭一个信封。
  
  “我不要!”
  
  “为什么?”
  
  “堂堂大老爷们,有手有脚,自己能赚,拿你钱算什么事。”
  
  “那你去找丰笑笑,也不用跑这务工来啊。”
  
  “我连你这不拿白不拿的都不拿,更不可能拿他的了!我还欠他一块手表,一辆车呢!”
  
  “就你找的这工作,一辈子也还不起他的钱。再说了,那胖子估计都忘了。”
  
  “亲兄弟,明算账。要就是要,借就是借。他忘了,不计较。我不能忘!”
  
  “谁家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就算是大风刮,还得弯腰捡呢。”
  
  “我这还没算医药费什么的呢,虽说哥们弟兄相处,不能太见外,但也不能一点都不见外。人家再有钱,那是人家的。总耗着人家算什么事?难不成以后我们一家人的吃喝拉撒都要靠伸手和他要吗?”
  
  “没想到你人不大,还挺明白事。”
  
  秦塔叼起一支烟。
  
  “那就想想别的出路吧,这工作,你是不好找了。”
  
  王枭点了点头。
  
  “貌似是有人还在暗中针对我。”
  
  “自信点,把貌似去掉。”
  
  秦塔直截了当。
  
  “你和鲨鱼的事情,在光泽区,人尽皆知。鲨鱼那批人虽然不在了,但是还有不少曾经的下属在。不定谁还偷偷打着你们的主意。如果你是一家老板,会雇佣这样一个身份复杂,危机四伏的人吗?搞不好都得把自己连累进去。”
  
  “事情远不止如此。”
  
  王枭也很聪明。
  
  “应该也有魏志坤的因素在。”
  
  “那是必然的,整个光辉城都知道狗九是魏志坤的左右手,你宰了狗九就等于打了魏志坤的脸,谁还敢靠近你?就算当下不知道,录用你了,事后迟早会知道,还得解雇你。”
  
  王枭直接躺在了地上。
  
  “真他娘的是不给人活路啊!”
  
  “嘿,要有好戏看了。”
  
  “塔叔,你要再这么挖苦我,搞不准哪天我喝点酒,就把你捅出去了。一百万还了钱还能富裕点!”
  
  “我没说你!”
  
  王枭有些好奇,赶忙起身。
  
秦塔带着一副墨镜,坐在了王枭身边。
  
  “大哥,你还知道自己啥身份不?能不能别这么光明正大,你死不要紧,再拖累我!”
  
  “哈哈哈!”
  
  秦塔越来越喜欢王枭的性格,照着他脑袋就是一巴掌。
  
  “老子想怎样就怎样,谁能奈我何?”
  
  “是,我要是到了你这地步,也是想怎样就怎样,要么机会不多了。”
  
  王枭话里有话。
  
  秦塔也没生气。
  
  “哈哈哈”地又笑了起来“小兔崽子!”
  
  他递给王枭一个信封。
  
  “我不要!”
  
  “为什么?”
  
  “堂堂大老爷们,有手有脚,自己能赚,拿你钱算什么事。”
  
  “那你去找丰笑笑,也不用跑这务工来啊。”
  
  “我连你这不拿白不拿的都不拿,更不可能拿他的了!我还欠他一块手表,一辆车呢!”
  
  “就你找的这工作,一辈子也还不起他的钱。再说了,那胖子估计都忘了。”
  
  “亲兄弟,明算账。要就是要,借就是借。他忘了,不计较。我不能忘!”
  
  “谁家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就算是大风刮,还得弯腰捡呢。”
  
  “我这还没算医药费什么的呢,虽说哥们弟兄相处,不能太见外,但也不能一点都不见外。人家再有钱,那是人家的。总耗着人家算什么事?难不成以后我们一家人的吃喝拉撒都要靠伸手和他要吗?”
  
  “没想到你人不大,还挺明白事。”
  
  秦塔叼起一支烟。
  
  “那就想想别的出路吧,这工作,你是不好找了。”
  
  王枭点了点头。
  
  “貌似是有人还在暗中针对我。”
  
  “自信点,把貌似去掉。”
  
  秦塔直截了当。
  
  “你和鲨鱼的事情,在光泽区,人尽皆知。鲨鱼那批人虽然不在了,但是还有不少曾经的下属在。不定谁还偷偷打着你们的主意。如果你是一家老板,会雇佣这样一个身份复杂,危机四伏的人吗?搞不好都得把自己连累进去。”
  
  “事情远不止如此。”
  
  王枭也很聪明。
  
  “应该也有魏志坤的因素在。”
  
  “那是必然的,整个光辉城都知道狗九是魏志坤的左右手,你宰了狗九就等于打了魏志坤的脸,谁还敢靠近你?就算当下不知道,录用你了,事后迟早会知道,还得解雇你。”
  
  王枭直接躺在了地上。
  
  “真他娘的是不给人活路啊!”
  
  “嘿,要有好戏看了。”
  
  “塔叔,你要再这么挖苦我,搞不准哪天我喝点酒,就把你捅出去了。一百万还了钱还能富裕点!”
  
  “我没说你!”
  
  王枭有些好奇,赶忙起身。
  
  斜前方,一对儿情侣争吵着进入超市。
  
  “塔叔你这么八卦的吗?你们变异人难道不吵架吗?”
  
  秦塔满满的鄙视
  
  “再往远看点,那个黑衣戴墨镜的,是个杀手,奔着那对儿情侣去的。”
  
  话音刚落。
  
  王枭“蹭~”的一声蹿了出去。
  
  秦塔伸手想拦,半道就停下了,自言自语道。
  
  “这才一天的功夫,悟性这么好的吗?…….”
  
  ——————
  
  超市内,肖宇浩非常愤怒。
  
  “吴冬晴,你给老子听好了,别觉得自己家有点势力,就能高人一等。跟我阿浩过,就得守我阿浩的规矩。觉得过不了,那就分手!听见了吗?老子还不伺候你了!”
  
  吴冬晴十分勇猛,直接掏出匕首。
  
  “你胆敢把刚刚那话再重复一遍,老娘就给你捅成蜂窝煤!老娘这里没有分手,只有丧偶!”
  
  肖宇浩大眼珠子一瞪。
  
  “你他妈吓唬谁呢?”
  
  吴冬晴笑了。
  
  “这些年,你啥时候见我吓唬过人?你说次试试啊!”
  
  肖宇浩明显有些语噎,转身就跑。
  
  刚刚绕过两排货架。
  
  一道身影出现,挥舞匕首刺向肖宇浩脖颈。
  
  作为土生土长的光泽区人,肖宇浩这些年也是身经百战。
  
  抬手速度极快。
  
  匕首在其手背豁开一道口子,瞬间刺向心脏。
  
  来不及顾及其他。
  
  另一只手生生攥住匕首。
  
  杀手经验丰富,抬腿猛踢肖宇浩小腹。
  
  肖宇浩重重倒地,直接岔气儿,彻底失去了抵抗力。
  
  匕首再次刺向肖宇浩要害。
  
  肖宇浩已经绝望。
  
  关键时刻,一把椅子从天而降,“咣~”的一声砸到了杀手后背。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