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他实在给的太多了……

下载免费读
山崖上,叶秋白坐在柳树旁,盘膝而坐,青云剑放在腿上。
  他正在感悟青云剑上所带有的剑意。
  剑气在体内呼啸,剑意慢慢充斥在这片天地,愈发凝实!
  柳树在一旁看着这一幕,不禁暗道:“混元剑体,无一不成就一代剑帝,看来这番话也不是空穴来风……”
  另一边。
  陆长生则是来到了草堂的上空。
  “这九幽黄泉大阵的威力比起书院藏宝库里头的阵法可强太多了啊……
  不过也挺复杂,足足花费了我一炷香的时间才琢磨透彻。“
  阵法等级分为天地玄黄。
  如今,藏道书院的护院阵法便是地级阵法。
  与之相比,九幽黄泉大阵的等级却已经远超了天级。
  这阵法厉害倒是挺厉害的。
  不过材料方面却是个难题。
  需要以雷击木,赤木天金,玄黄土,以及凤梧桐作为阵基。
  再引黄泉河水为阵灵。
  才得以成阵。
  雷击木,玄黄土,凤梧桐倒是好说,草堂中便有存货。
  但是这赤木天金,唯独缺了这一昧。
  毕竟这些年,陆长生压根就没怎么出过学院!
  “看来得去书院藏宝库看看了……”
  想到这里,转身便消失在了原地。
  ……
  藏道书院。
  武院坐拥四堂。
  剑堂,阵堂,丹堂以及武堂。
  儒院则是一院,是为儒院。
  而此刻,儒院议事堂。
  书院院长,秦天南,以及各院长老皆在此地商讨要事。
  “听说草堂收徒了?”
  秦天南看向众人,笑道:“我倒是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让长生那小子起了收徒之意。
  而且竟然还为了那人出了书院,亲自去了趟天元城。”
  要知道,这些年,陆长生深居简出,别说书院了,就连草堂的门都很少出来。
  儒院长老同样笑道:“也许是长大了,懂事了吧。”
  “希望如此吧,好了,咱们先来说说,书院大比的事情,毕竟这可牵涉到咱们南域书院与其他三域书院的交流问题。”
  武堂长老冷哼一声,“我们南域书院,已经连续四届排名末尾了,再不出点好苗子,恐怕还得垫底。”
  秦天南暗叹一口气,道:“这种事情也强求不得……不过,之前咱们书院不是有人领悟了剑意?”
  所有人都看向了剑堂的长老,不过剑堂长老却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不是我们这边的。”
  “那会是谁?”
  之前,剑意冲天而起,充斥于藏道书院,秦天南便想追踪这股气息,不过只是一瞬间,那股剑意便被特殊的结界给藏匿了起来。
山崖上叶秋白坐在柳树旁盘膝而坐青云剑放在腿上他正在感悟青云剑上所带有的剑意剑气在体内呼啸剑意慢慢充斥在这片天地愈发凝实柳树在一旁看着这一幕不禁暗道混元剑体无一不成就一代剑帝看来这番话也不是空穴来风另一边陆长生则是来到了草堂的上空这九幽黄泉大阵的威力比起书院藏宝库里头的阵法可强太多了啊不过也挺复杂足足花费了我一炷香的时间才琢磨透彻阵法等级分为天地玄黄如今藏道书院的护院阵法便是地级阵法与之相比九幽黄泉大阵的等级却已经远超了天级这阵法厉害倒是挺厉害的不过材料方面却是个难题需要以雷击木赤木天金玄黄土以及凤梧桐作为阵基再引黄泉河水为阵灵才得以成阵雷击木玄黄土凤梧桐倒是好说草堂中便有存货但是这赤木天金唯独缺了这一昧毕竟这些年陆长生压根就没怎么出过学院看来得去书院藏宝库看看了想到这里转身便消失在了原地藏道书院武院坐拥四堂剑堂阵堂丹堂以及武堂儒院则是一院是为儒院而此刻儒院议事堂书院院长秦天南以及各院长老皆在此地商讨要事听说草堂收徒了秦天南看向众人笑道我倒是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让长生那小子起了收徒之意而且竟然还为了那人出了书院亲自去了趟天元城要知道这些年陆长生深居简出别说书院了就连草堂的门都很少出来儒院长老同样笑道也许是长大了懂事了吧希望如此吧好了咱们先来说说书院大比的事情毕竟这可牵涉到咱们南域书院与其他三域书院的交流问题武堂长老冷哼一声我们南域书院已经连续四届排名末尾了再不出点好苗子恐怕还得垫底秦天南暗叹一口气道这种事情也强求不得不过之前咱们书院不是有人领悟了剑意所有人都看向了剑堂的长老不过剑堂长老却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不是我们这边的那会是谁之前剑意冲天而起充斥于藏道书院秦天南便想追踪这股气息不过只是一瞬间那股剑意便被特殊的结界给藏匿了起来压根就不可寻踪迹那各位便先找找这人要是咱们书院的学生那我们这次的排名应该往前走一走了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声音喂喂喂有人在不秦天南听到这语气不禁满脸黑线挥手解开结界进来陆长生推门而入看着众位长老笑着抱了抱拳道长生见过院长见过众位长老秦天南捂了捂头有些头疼的看着陆长生道有何事山崖上叶秋白坐在柳树旁盘膝而坐青云剑放在腿上。
  正在感悟青云剑上所带有剑意。
  剑气在体内呼啸剑意慢慢充斥在片天地愈发凝实!
  柳树在旁看着幕禁暗道:“混元剑体无成就代剑帝看来番话也空穴来风……”
  另边。
  陆长生则来到草堂上空。
  “九幽黄泉大阵威力比起书院藏宝库里头阵法可强太多啊……
  过也挺复杂足足花费炷香时间才琢磨透彻。“
  阵法等级分为天地玄黄。
  如今藏道书院护院阵法便地级阵法。
  与之相比九幽黄泉大阵等级却已经远超天级。
  阵法厉害倒挺厉害。
  过材料方面却难题。
  需要以雷击木赤木天金玄黄土以及凤梧桐作为阵基。
  再引黄泉河水为阵灵。
  才得以成阵。
  雷击木玄黄土凤梧桐倒说草堂中便有存货。
  但赤木天金唯独缺昧。
  毕竟些年陆长生压根就没怎么出过学院!
  “看来得去书院藏宝库看看……”
  想到里转身便消失在原地。
  ……
  藏道书院。
  武院坐拥四堂。
  剑堂阵堂丹堂以及武堂。
  儒院则院为儒院。
  而此刻儒院议事堂。
  书院院长秦天南以及各院长老皆在此地商讨要事。
  “听说草堂收徒?”
  秦天南看向众笑道:“倒有些奇到底什么能够让长生那小子起收徒之意。
  而且竟然还为那出书院亲自去趟天元城。”
  要知道些年陆长生深居简出别说书院就连草堂门都很少出来。
  儒院长老同样笑道:“也许长大懂事。”
  “希望如此咱们先来说说书院大比事情毕竟可牵涉到咱们南域书院与其三域书院交流问题。”
  武堂长老冷哼声“们南域书院已经连续四届排名末尾再出点苗子恐怕还得垫底。”
  秦天南暗叹口气道:“种事情也强求得……过之前咱们书院有领悟剑意?”
  所有都看向剑堂长老过剑堂长老却摇摇头叹口气道:“们边。”
  “那会谁?”
  之前剑意冲天而起充斥于藏道书院秦天南便想追踪股气息过只瞬间那股剑意便被特殊结界给藏匿起来。
  压根就可寻踪迹。
  “那各位便先找找要咱们书院学生那们次排名应该往前走走。”
  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声音。
  “喂喂喂有在?”
  秦天南听到语气禁满脸黑线挥手解开结界。
  “进来。”
  陆长生推门而入看着众位长老笑着抱抱拳道:“长生见过院长见过众位长老。”
  秦天南捂捂头有些头疼看着陆长生道:“有何事?”
山崖上,叶秋白坐在柳树旁,盘膝而坐,青云剑放在腿上。
  他正在感悟青云剑上所带有的剑意。
  剑气在体内呼啸,剑意慢慢充斥在这片天地,愈发凝实!
山崖上,叶秋白坐在柳树旁,盘膝而坐,青云剑放在腿上。
  他正在感悟青云剑上所带有的剑意。
  剑气在体内呼啸,剑意慢慢充斥在这片天地,愈发凝实!
  柳树在一旁看着这一幕,不禁暗道:“混元剑体,无一不成就一代剑帝,看来这番话也不是空穴来风……”
  另一边。
  陆长生则是来到了草堂的上空。
  “这九幽黄泉大阵的威力比起书院藏宝库里头的阵法可强太多了啊……
  不过也挺复杂,足足花费了我一炷香的时间才琢磨透彻。“
  阵法等级分为天地玄黄。
  如今,藏道书院的护院阵法便是地级阵法。
  与之相比,九幽黄泉大阵的等级却已经远超了天级。
  这阵法厉害倒是挺厉害的。
  不过材料方面却是个难题。
  需要以雷击木,赤木天金,玄黄土,以及凤梧桐作为阵基。
  再引黄泉河水为阵灵。
  才得以成阵。
  雷击木,玄黄土,凤梧桐倒是好说,草堂中便有存货。
  但是这赤木天金,唯独缺了这一昧。
  毕竟这些年,陆长生压根就没怎么出过学院!
  “看来得去书院藏宝库看看了……”
  想到这里,转身便消失在了原地。
  ……
  藏道书院。
  武院坐拥四堂。
  剑堂,阵堂,丹堂以及武堂。
  儒院则是一院,是为儒院。
  而此刻,儒院议事堂。
  书院院长,秦天南,以及各院长老皆在此地商讨要事。
  “听说草堂收徒了?”
  秦天南看向众人,笑道:“我倒是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让长生那小子起了收徒之意。
  而且竟然还为了那人出了书院,亲自去了趟天元城。”
  要知道,这些年,陆长生深居简出,别说书院了,就连草堂的门都很少出来。
  儒院长老同样笑道:“也许是长大了,懂事了吧。”
  “希望如此吧,好了,咱们先来说说,书院大比的事情,毕竟这可牵涉到咱们南域书院与其他三域书院的交流问题。”
  武堂长老冷哼一声,“我们南域书院,已经连续四届排名末尾了,再不出点好苗子,恐怕还得垫底。”
  秦天南暗叹一口气,道:“这种事情也强求不得……不过,之前咱们书院不是有人领悟了剑意?”
  所有人都看向了剑堂的长老,不过剑堂长老却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不是我们这边的。”
  “那会是谁?”
  之前,剑意冲天而起,充斥于藏道书院,秦天南便想追踪这股气息,不过只是一瞬间,那股剑意便被特殊的结界给藏匿了起来。
  压根就不可寻踪迹。
  “那各位便先找找这人,要是咱们书院的学生,那我们这次的排名应该往前走一走了。”
  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声音。
  “喂喂喂,有人在不?”
  秦天南听到这语气,不禁满脸黑线,挥手解开结界。
  “进来。”
  陆长生推门而入,看着众位长老,笑着抱了抱拳,道:“长生见过院长,见过众位长老。”
  秦天南捂了捂头,有些头疼的看着陆长生,道:“有何事?”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