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这年头说真话也没人信?

下载免费读
  “剑道,自当一往无前!”
  叶秋白眼中清澈无比,心中似有明悟,一剑斩出。
  第七层幻境,破!
  外界。
  众人还在讨论着叶秋白能否破阵。
  也就在这一刻,邱明脸色一变。
  七幻迷阵,那一层层七彩迷雾,竟是开始层层驱散!
  “怎么可能!”
  邱明连忙想要巩固阵法,可是,阵旗却直接开始崩灭!
  邱明一口鲜血喷出,倒在了地面!
  阵法反噬!
  观众们一阵心惊。
  在他们都认为叶秋白无法破阵的情况下。
  叶秋白不仅仅破阵了,而且只用了短短十息时间!
  十息便破了邱明的七幻迷阵,这是什么概念?
  上方的剑堂长老则是惊呼出声:“剑心通明!”
  秦天南也是满脸凝重。
  阵堂长老更是满脸不可思议。
  “小小年纪,就悟出了剑心通明,此子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说罢,剑堂长老直接一个瞬身,来到了演武台上,看向叶秋白,满脸急迫的道:“你可愿入我剑堂,拜我为师?”
  秦天南等人对视一眼,皆是哭笑不得。
  周边人群也是发出一阵阵惊呼。
  “剑堂的长老也亲自来抢人了!”
  “看来这叶秋白是真的厉害。”
  “可不是,长老都亲自拉下脸来抢人了!”
  叶秋白见状一愣,不过想也没想,便抱拳拒绝道:“我现在已经是草堂弟子了,抱歉了长老。”
  剑堂长老急切道:“你是修剑之人,而我们剑堂有着无数剑道底蕴,只要你来我们剑堂,甚至于可以在一甲子之内悟出剑意也不是不可能……而在草堂……”
  剑意……
  叶秋白脸色古怪,还是摇头道:“我已经有师尊了。”
  见状,剑堂长老也只得叹了口气,道:“好吧,不过,剑堂随时欢迎你的加入。”
  随后,丢给叶秋白一道剑状玉牌。
  “这是我剑堂的玉牌,今后有什么剑道方面的问题,你都可以来问我。”
  “多谢长老。”
  叶秋白恭敬道谢。
  语罢,剑堂长老便消失在了原地。
  之后。
  叶秋白一路连胜。
  击破了各堂之人。
  草堂之名,也重新开始在藏道书院中响彻。
  数十年前,草堂之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直到现在,草堂终于收了弟子,以一种极其霸道的姿态,宣告着自己的归来。
  而秦天南,此刻来到了草堂。
  将这些事情都告诉了陆长生。
  只见陆长生脸色古怪,道:“这小子怎么这么喜欢宣扬,万一到时候都想着拜入草堂,那我岂不是不能摸鱼了?”
  秦天南脸色一黑,道:“你既然有这能力,为什么不多收收弟子?”
  “我有什么能力?”
  陆长生摊手道:“我都说了,我自己的修行都弄不明白,怎么可能去教别人,至于秋白那小子,纯粹是自己天赋强大而已。”
  秦天南叹了口气,拍了拍陆长生的肩膀,“本座知道你有这个能力,只是喜欢偷懒而已。”
  语罢,秦天南便直接离开。
  陆长生满脸无辜。
  这年头,说真话都没人信了?
剑道自当一往无前叶秋白眼中清澈无比心中似有明悟一剑斩出第七层幻境破外界众人还在讨论着叶秋白能否破阵也就在这一刻邱明脸色一变七幻迷阵那一层层七彩迷雾竟是开始层层驱散怎么可能邱明连忙想要巩固阵法可是阵旗却直接开始崩灭邱明一口鲜血喷出倒在了地面阵法反噬观众们一阵心惊在他们都认为叶秋白无法破阵的情况下叶秋白不仅仅破阵了而且只用了短短十息时间十息便破了邱明的七幻迷阵这是什么概念上方的剑堂长老则是惊呼出声剑心通明秦天南也是满脸凝重阵堂长老更是满脸不可思议小小年纪就悟出了剑心通明此子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说罢剑堂长老直接一个瞬身来到了演武台上看向叶秋白满脸急迫的道你可愿入我剑堂拜我为师秦天南等人对视一眼皆是哭笑不得周边人群也是发出一阵阵惊呼剑堂的长老也亲自来抢人了看来这叶秋白是真的厉害可不是长老都亲自拉下脸来抢人了叶秋白见状一愣不过想也没想便抱拳拒绝道我现在已经是草堂弟子了抱歉了长老剑堂长老急切道你是修剑之人而我们剑堂有着无数剑道底蕴只要你来我们剑堂甚至于可以在一甲子之内悟出剑意也不是不可能而在草堂剑意叶秋白脸色古怪还是摇头道我已经有师尊了见状剑堂长老也只得叹了口气道好吧不过剑堂随时欢迎你的加入随后丢给叶秋白一道剑状玉牌这是我剑堂的玉牌今后有什么剑道方面的问题你都可以来问我多谢长老叶秋白恭敬道谢语罢剑堂长老便消失在了原地之后叶秋白一路连胜击破了各堂之人草堂之名也重新开始在藏道书院中响彻数十年前草堂之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直到现在草堂终于收了弟子以一种极其霸道的姿态宣告着自己的归来而秦天南此刻来到了草堂将这些事情都告诉了陆长生只见陆长生脸色古怪道这小子怎么这么喜欢宣扬万一到时候都想着拜入草堂那我岂不是不能摸鱼了秦天南脸色一黑道你既然有这能力为什么不多收收弟子我有什么能力陆长生摊手道我都说了我自己的修行都弄不明白怎么可能去教别人至于秋白那小子纯粹是自己天赋强大而已秦天南叹了口气拍了拍陆长生的肩膀本座知道你有这个能力只是喜欢偷懒而已语罢秦天南便直接离开陆长生满脸无辜这年头说真话都没人信了  “剑道自当往无前!”
  叶秋白眼中清澈无比心中似有明悟剑斩出。
  第七层幻境破!
  外界。
  众还在讨论着叶秋白能否破阵。
  也就在刻邱明脸色变。
  七幻迷阵那层层七彩迷雾竟开始层层驱散!
  “怎么可能!”
  邱明连忙想要巩固阵法可阵旗却直接开始崩灭!
  邱明口鲜血喷出倒在地面!
  阵法反噬!
  观众们阵心惊。
  在们都认为叶秋白无法破阵情况下。
  叶秋白仅仅破阵而且只用短短十息时间!
  十息便破邱明七幻迷阵什么概念?
  上方剑堂长老则惊呼出声:“剑心通明!”
  秦天南也满脸凝重。
  阵堂长老更满脸可思议。
  “小小年纪就悟出剑心通明此子以后前途可限量!”
  说罢剑堂长老直接瞬身来到演武台上看向叶秋白满脸急迫道:“可愿入剑堂拜为师?”
  秦天南等对视眼皆哭笑得。
  周边群也发出阵阵惊呼。
  “剑堂长老也亲自来抢!”
  “看来叶秋白真厉害。”
  “可长老都亲自拉下脸来抢!”
  叶秋白见状愣过想也没想便抱拳拒绝道:“现在已经草堂弟子抱歉长老。”
  剑堂长老急切道:“修剑之而们剑堂有着无数剑道底蕴只要来们剑堂甚至于可以在甲子之内悟出剑意也可能……而在草堂……”
  剑意……
  叶秋白脸色古怪还摇头道:“已经有师尊。”
  见状剑堂长老也只得叹口气道:“过剑堂随时欢迎加入。”
  随后丢给叶秋白道剑状玉牌。
  “剑堂玉牌今后有什么剑道方面问题都可以来问。”
  “多谢长老。”
  叶秋白恭敬道谢。
  语罢剑堂长老便消失在原地。
  之后。
  叶秋白路连胜。
  击破各堂之。
  草堂之名也重新开始在藏道书院中响彻。
  数十年前草堂之名无知无晓。
  直到现在草堂终于收弟子以种极其霸道姿态宣告着自己归来。
  而秦天南此刻来到草堂。
  将些事情都告诉陆长生。
  只见陆长生脸色古怪道:“小子怎么么喜欢宣扬万到时候都想着拜入草堂那岂能摸鱼?”
  秦天南脸色黑道:“既然有能力为什么多收收弟子?”
  “有什么能力?”
  陆长生摊手道:“都说自己修行都弄明白怎么可能去教别至于秋白那小子纯粹自己天赋强大而已。”
  秦天南叹口气拍拍陆长生肩膀“本座知道有能力只喜欢偷懒而已。”
  语罢秦天南便直接离开。
  陆长生满脸无辜。
  年头说真话都没信?
  “剑道,自当一往无前!”
  叶秋白眼中清澈无比,心中似有明悟,一剑斩出。
  第七层幻境,破!
  外界。
  众人还在讨论着叶秋白能否破阵。
  也就在这一刻,邱明脸色一变。
  七幻迷阵,那一层层七彩迷雾,竟是开始层层驱散!
  “怎么可能!”
  邱明连忙想要巩固阵法,可是,阵旗却直接开始崩灭!
  邱明一口鲜血喷出,倒在了地面!
  阵法反噬!
  观众们一阵心惊。
  在他们都认为叶秋白无法破阵的情况下。
  叶秋白不仅仅破阵了,而且只用了短短十息时间!
  十息便破了邱明的七幻迷阵,这是什么概念?
  上方的剑堂长老则是惊呼出声:“剑心通明!”
  秦天南也是满脸凝重。
  阵堂长老更是满脸不可思议。
  “小小年纪,就悟出了剑心通明,此子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说罢,剑堂长老直接一个瞬身,来到了演武台上,看向叶秋白,满脸急迫的道:“你可愿入我剑堂,拜我为师?”
  “剑道吗自当吗往无前!”
  叶秋白眼中清澈无比吗心中似有明悟吗吗剑斩出。
  第七层幻境吗破!
  外界。
  众吗还在讨论着叶秋白能否破阵。
  也就在吗吗刻吗邱明脸色吗变。
  七幻迷阵吗那吗层层七彩迷雾吗竟吗开始层层驱散!
  “怎么可能!”
  邱明连忙想要巩固阵法吗可吗吗阵旗却直接开始崩灭!
  邱明吗口鲜血喷出吗倒在吗地面!
  阵法反噬!
  观众们吗阵心惊。
  在吗们都认为叶秋白无法破阵吗情况下。
  叶秋白吗仅仅破阵吗吗而且只用吗短短十息时间!
  十息便破吗邱明吗七幻迷阵吗吗吗什么概念?
  上方吗剑堂长老则吗惊呼出声:“剑心通明!”
  秦天南也吗满脸凝重。
  阵堂长老更吗满脸吗可思议。
  “小小年纪吗就悟出吗剑心通明吗此子以后吗前途吗吗可限量!”
  说罢吗剑堂长老直接吗吗瞬身吗来到吗演武台上吗看向叶秋白吗满脸急迫吗道:“吗可愿入吗剑堂吗拜吗为师?”
  秦天南等吗对视吗眼吗皆吗哭笑吗得。
  周边吗群也吗发出吗阵阵惊呼。
  “剑堂吗长老也亲自来抢吗吗!”
  “看来吗叶秋白吗真吗厉害。”
  “可吗吗吗长老都亲自拉下脸来抢吗吗!”
  叶秋白见状吗愣吗吗过想也没想吗便抱拳拒绝道:“吗现在已经吗草堂弟子吗吗抱歉吗长老。”
  剑堂长老急切道:“吗吗修剑之吗吗而吗们剑堂有着无数剑道底蕴吗只要吗来吗们剑堂吗甚至于可以在吗甲子之内悟出剑意也吗吗吗可能……而在草堂……”
  剑意……
  叶秋白脸色古怪吗还吗摇头道:“吗已经有师尊吗。”
  见状吗剑堂长老也只得叹吗口气吗道:“吗吗吗吗过吗剑堂随时欢迎吗吗加入。”
  随后吗丢给叶秋白吗道剑状玉牌。
  “吗吗吗剑堂吗玉牌吗今后有什么剑道方面吗问题吗吗都可以来问吗。”
  “多谢长老。”
  叶秋白恭敬道谢。
  语罢吗剑堂长老便消失在吗原地。
  之后。
  叶秋白吗路连胜。
  击破吗各堂之吗。
  草堂之名吗也重新开始在藏道书院中响彻。
  数十年前吗草堂之名无吗吗知吗无吗吗晓。
  直到现在吗草堂终于收吗弟子吗以吗种极其霸道吗姿态吗宣告着自己吗归来。
  而秦天南吗此刻来到吗草堂。
  将吗些事情都告诉吗陆长生。
  只见陆长生脸色古怪吗道:“吗小子怎么吗么喜欢宣扬吗万吗到时候都想着拜入草堂吗那吗岂吗吗吗能摸鱼吗?”
  秦天南脸色吗黑吗道:“吗既然有吗能力吗为什么吗多收收弟子?”
  “吗有什么能力?”
  陆长生摊手道:“吗都说吗吗吗自己吗修行都弄吗明白吗怎么可能去教别吗吗至于秋白那小子吗纯粹吗自己天赋强大而已。”
  秦天南叹吗口气吗拍吗拍陆长生吗肩膀吗“本座知道吗有吗吗能力吗只吗喜欢偷懒而已。”
  语罢吗秦天南便直接离开。
  陆长生满脸无辜。
  吗年头吗说真话都没吗信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