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谁羞辱谁?

下载免费读
夏北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
  四周狂风暴雨一般的拳脚,打在身上,就像是砸在鼓面上的重锤,每一下都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似乎随时都会彻底散架。
  可夏北不愿意这么倒下去。
  一分钟也好,一秒钟也罢,只要能撑下去,他就绝不会用那种软弱的方式宣告这帮混蛋的胜利。
  夏北很倔强。
  这种倔强,被他的温和外表所隐藏着,却深入骨髓。
  砰,夏北狠狠一拳打到了自己面前的对手,身体也随着对手的倒地而向前踉跄了一下。
  就在这时,一声闷响,一个光头用一记重踹狠狠命中他的侧腰。
  夏北斜着踉跄几步,用手撑着地才没有倒下。他捂着伤处。剧烈地疼痛和无尽的愤怒,让他的脸色苍白如纸。
  “挺住,千万不能倒下去……”夏北心里警告着自己,几乎是在站稳脚跟的一瞬间,他就猛然向出脚的那人反扑过去。
  围攻夏北的这帮人,都不是瀚大的学生。
  他们是几个街区之外的体院的人,个个好勇斗狠,这光头刘波在其中尤为有名。
  瀚大许多人都认识他,没人愿意和这样的一个人打架。他们曾好几次看见这家伙把人打得头破血流,出手狠辣无比。
  可夏北还是扑了上去。
  他的凶悍,甚至让刘波迟疑了一下,眼神显得有些慌乱。
  刘波身经百战,却从来没见过打架这么不要命的——这家伙简直比混迹街头和地下世界的亡命之徒更可怕。
  他退了一步,试图先躲开夏北的反扑。而他的同伴也纷纷围拢想要阻止夏北的脚步。
  可是,阻挡不了。
  在疯狂挣脱的夏北面前,阻拦者们就像被高速列车冲开的灌木丛。
  一个抓住夏北衣服的家伙,被扯得一个趔趄,差点摔个狗啃泥。而旁边两个试图正面阻挡的,更是被撞得偏偏倒倒。
  眨眼间,夏北就已经冲到了刘波的面前,一拳挥了过去。
  砰!
  刘波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在夏北一拳挥来的同时,他也一脚蹬了出去。
  闷响声中,两人同时受创。然而,夏北的反应更快也更凶狠。几乎是在身形一顿的下一瞬,就再度扑了上去,如同一只狂暴的猛虎般把刘波扑倒在地。
  这一刻,许多人的眼神都变了。
  就连一直冷漠地注视这一切的孙季柯,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
  视野中,夏北疯狂地拳头落在刘波头上。
  在刘波的同伙扑上来那一刻,他双手抓着刘波的脑袋,脸上竟是还带着一丝笑意:“……这么多人看我们打架,我俩表演个热闹的。”
  话音一落,打发了凶性的夏北脖子微微后仰,下一秒,已然狠狠一个头锤撞在了刘波的鼻子上。
  砰的一声巨响,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
  刘波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捂着鲜血淋漓的鼻子在地上疯狂翻滚。
  夏北将他甩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脑门上满是血。
  尽管所有人都能看出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可偏偏,心底的寒意,让刘波的同伙们停下了脚步。
  人们屏住呼吸。仿佛时间都在这一刻凝固了一般。
  夏北把目光投向孙季柯。
  “你把我从图书馆叫出来,就是为了来这一出?”夏北抹着脸上的血,脚步移动了一下,稳定摇摇欲坠的身体,“为什么?因为薛倾?”
  孙季柯皱了皱眉头。
  从小到大,这种事情他做过无数次了。这个夏北,是第一个还能站着问他问题的人。
  “原因很简单……”孙季柯半眯着眼睛,“我看你不顺眼。”
  孙季柯的语气理所当然。
  对普通人来说,这根本不是理由。可对他这样的人来说,这却是很正常的事情。
  身为富家权贵子弟,孙季柯从小学到的东西,要现实得多。
  他的家庭并不会教他成为一个残忍暴戾的人。但同样也不会阻止他欺负欺负几个小人物。如果连欺负人都不会,那未来还有什么出息?
  因此,招惹到没招惹到都不重要,看不顺眼这个理由就够了。
  夏北嘿了一声,点头道:“很没道理,也很嚣张的理由……”他继续擦着额头滴落的血,问道:“那么,你想过怎么收场吗?”
  “收场?”孙季柯笑了起来。
  如果说夏北反抗时的悍烈还让他刮目相看的话,那这个问题就有些傻气了。
夏北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四周狂风暴雨一般的拳脚打在身上就像是砸在鼓面上的重锤每一下都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似乎随时都会彻底散架可夏北不愿意这么倒下去一分钟也好一秒钟也罢只要能撑下去他就绝不会用那种软弱的方式宣告这帮混蛋的胜利夏北很倔强这种倔强被他的温和外表所隐藏着却深入骨髓砰夏北狠狠一拳打到了自己面前的对手身体也随着对手的倒地而向前踉跄了一下就在这时一声闷响一个光头用一记重踹狠狠命中他的侧腰夏北斜着踉跄几步用手撑着地才没有倒下他捂着伤处剧烈地疼痛和无尽的愤怒让他的脸色苍白如纸挺住千万不能倒下去夏北心里警告着自己几乎是在站稳脚跟的一瞬间他就猛然向出脚的那人反扑过去围攻夏北的这帮人都不是瀚大的学生他们是几个街区之外的体院的人个个好勇斗狠这光头刘波在其中尤为有名瀚大许多人都认识他没人愿意和这样的一个人打架他们曾好几次看见这家伙把人打得头破血流出手狠辣无比可夏北还是扑了上去他的凶悍甚至让刘波迟疑了一下眼神显得有些慌乱刘波身经百战却从来没见过打架这么不要命的这家伙简直比混迹街头和地下世界的亡命之徒更可怕他退了一步试图先躲开夏北的反扑而他的同伴也纷纷围拢想要阻止夏北的脚步可是阻挡不了在疯狂挣脱的夏北面前阻拦者们就像被高速列车冲开的灌木丛一个抓住夏北衣服的家伙被扯得一个趔趄差点摔个狗啃泥而旁边两个试图正面阻挡的更是被撞得偏偏倒倒眨眼间夏北就已经冲到了刘波的面前一拳挥了过去砰刘波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在夏北一拳挥来的同时他也一脚蹬了出去闷响声中两人同时受创然而夏北的反应更快也更凶狠几乎是在身形一顿的下一瞬就再度扑了上去如同一只狂暴的猛虎般把刘波扑倒在地这一刻许多人的眼神都变了就连一直冷漠地注视这一切的孙季柯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视野中夏北疯狂地拳头落在刘波头上在刘波的同伙扑上来那一刻他双手抓着刘波的脑袋脸上竟是还带着一丝笑意这么多人看我们打架我俩表演个热闹的话音一落打发了凶性的夏北脖子微微后仰下一秒已然狠狠一个头锤撞在了刘波的鼻子上砰的一声巨响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刘波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捂着鲜血淋漓的鼻子在地上疯狂翻滚夏北将他甩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脑门上满是血尽管所有人都能看出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可偏偏心底的寒意让刘波的同伙们停下了脚步人们屏住呼吸仿佛时间都在这一刻凝固了一般夏北把目光投向孙季柯你把我从图书馆叫出来就是为了来这一出夏北抹着脸上的血脚步移动了一下稳定摇摇欲坠的身体为什么因为薛倾孙季柯皱了皱眉头从小到大这种事情他做过无数次了这个夏北是第一个还能站着问他问题的人原因很简单孙季柯半眯着眼睛我看你不顺眼孙季柯的语气理所当然对普通人来说这根本不是理由可对他这样的人来说这却是很正常的事情身为富家权贵子弟孙季柯从小学到的东西要现实得多他的家庭并不会教他成为一个残忍暴戾的人但同样也不会阻止他欺负欺负几个小人物如果连欺负人都不会那未来还有什么出息因此招惹到没招惹到都不重要看不顺眼这个理由就够了夏北嘿了一声点头道很没道理也很嚣张的理由他继续擦着额头滴落的血问道那么你想过怎么收场吗收场孙季柯笑了起来如果说夏北反抗时的悍烈还让他刮目相看的话那这个问题就有些傻气了夏北知道自己坚持多久。
  四周狂风暴雨般拳脚打在身上就像砸在鼓面上重锤每下都让身体由自主地颤抖似乎随时都会彻底散架。
  可夏北愿意么倒下去。
  分钟也秒钟也罢只要能撑下去就绝会用那种软弱方式宣告帮混蛋胜利。
  夏北很倔强。
  种倔强被温和外表所隐藏着却深入骨髓。
  砰夏北狠狠拳打到自己面前对手身体也随着对手倒地而向前踉跄下。
  就在时声闷响光头用记重踹狠狠命中侧腰。
  夏北斜着踉跄几步用手撑着地才没有倒下。捂着伤处。剧烈地疼痛和无尽愤怒让脸色苍白如纸。
  “挺住千万能倒下去……”夏北心里警告着自己几乎在站稳脚跟瞬间就猛然向出脚那反扑过去。
  围攻夏北帮都瀚大学生。
  们几街区之外体院勇斗狠光头刘波在其中尤为有名。
  瀚大许多都认识没愿意和样打架。们曾几次看见家伙把打得头破血流出手狠辣无比。
  可夏北还扑上去。
  凶悍甚至让刘波迟疑下眼神显得有些慌乱。
  刘波身经百战却从来没见过打架么要命——家伙简直比混迹街头和地下世界亡命之徒更可怕。
  退步试图先躲开夏北反扑。而同伴也纷纷围拢想要阻止夏北脚步。
  可阻挡。
  在疯狂挣脱夏北面前阻拦者们就像被高速列车冲开灌木丛。
  抓住夏北衣服家伙被扯得趔趄差点摔狗啃泥。而旁边两试图正面阻挡更被撞得偏偏倒倒。
  眨眼间夏北就已经冲到刘波面前拳挥过去。
  砰!
  刘波自然会坐以待毙。在夏北拳挥来同时也脚蹬出去。
  闷响声中两同时受创。然而夏北反应更快也更凶狠。几乎在身形顿下瞬就再度扑上去如同只狂暴猛虎般把刘波扑倒在地。
  刻许多眼神都变。
  就连直冷漠地注视切孙季柯脸色也变得有些自然。
  视野中夏北疯狂地拳头落在刘波头上。
  在刘波同伙扑上来那刻双手抓着刘波脑袋脸上竟还带着丝笑意:“……么多看们打架俩表演热闹。”
  话音落打发凶性夏北脖子微微后仰下秒已然狠狠头锤撞在刘波鼻子上。
  砰声巨响许多都情自禁地打寒战。
  刘波爆发出声凄厉惨叫捂着鲜血淋漓鼻子在地上疯狂翻滚。
  夏北将甩开摇摇晃晃站起来脑门上满血。
  尽管所有都能看出已经强弩之末可偏偏心底寒意让刘波同伙们停下脚步。
  们屏住呼吸。仿佛时间都在刻凝固般。
  夏北把目光投向孙季柯。
  “把从图书馆叫出来就为来出?”夏北抹着脸上血脚步移动下稳定摇摇欲坠身体“为什么?因为薛倾?”
  孙季柯皱皱眉头。
  从小到大种事情做过无数次。夏北第还能站着问问题。
  “原因很简单……”孙季柯半眯着眼睛“看顺眼。”
  孙季柯语气理所当然。
  对普通来说根本理由。可对样来说却很正常事情。
  身为富家权贵子弟孙季柯从小学到东西要现实得多。
  家庭并会教成为残忍暴戾。但同样也会阻止欺负欺负几小物。如果连欺负都会那未来还有什么出息?
  因此招惹到没招惹到都重要看顺眼理由就够。
  夏北嘿声点头道:“很没道理也很嚣张理由……”继续擦着额头滴落血问道:“那么想过怎么收场?”
  “收场?”孙季柯笑起来。
  如果说夏北反抗时悍烈还让刮目相看话那问题就有些傻气。
夏北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
  四周狂风暴雨一般的拳脚,打在身上,就像是砸在鼓面上的重锤,每一下都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似乎随时都会彻底散架。
  可夏北不愿意这么倒下去。
  一分钟也好,一秒钟也罢,只要能撑下去,他就绝不会用那种软弱的方式宣告这帮混蛋的胜利。
  夏北很倔强。
  这种倔强,被他的温和外表所隐藏着,却深入骨髓。
  砰,夏北狠狠一拳打到了自己面前的对手,身体也随着对手的倒地而向前踉跄了一下。
  就在这时,一声闷响,一个光头用一记重踹狠狠命中他的侧腰。
  夏北斜着踉跄几步,用手撑着地才没有倒下。他捂着伤处。剧烈地疼痛和无尽的愤怒,让他的脸色苍白如纸。
  “挺住,千万不能倒下去……”夏北心里警告着自己,几乎是在站稳脚跟的一瞬间,他就猛然向出脚的那人反扑过去。
  围攻夏北的这帮人,都不是瀚大的学生。
  他们是几个街区之外的体院的人,个个好勇斗狠,这光头刘波在其中尤为有名。
  瀚大许多人都认识他,没人愿意和这样的一个人打架。他们曾好几次看见这家伙把人打得头破血流,出手狠辣无比。
  可夏北还是扑了上去。
  他的凶悍,甚至让刘波迟疑了一下,眼神显得有些慌乱。
  刘波身经百战,却从来没见过打架这么不要命的——这家伙简直比混迹街头和地下世界的亡命之徒更可怕。
  他退了一步,试图先躲开夏北的反扑。而他的同伴也纷纷围拢想要阻止夏北的脚步。
  可是,阻挡不了。
  在疯狂挣脱的夏北面前,阻拦者们就像被高速列车冲开的灌木丛。
  一个抓住夏北衣服的家伙,被扯得一个趔趄,差点摔个狗啃泥。而旁边两个试图正面阻挡的,更是被撞得偏偏倒倒。
  眨眼间,夏北就已经冲到了刘波的面前,一拳挥了过去。
  砰!
  刘波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在夏北一拳挥来的同时,他也一脚蹬了出去。
  闷响声中,两人同时受创。然而,夏北的反应更快也更凶狠。几乎是在身形一顿的下一瞬,就再度扑了上去,如同一只狂暴的猛虎般把刘波扑倒在地。
  这一刻,许多人的眼神都变了。
  就连一直冷漠地注视这一切的孙季柯,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
  视野中,夏北疯狂地拳头落在刘波头上。
  在刘波的同伙扑上来那一刻,他双手抓着刘波的脑袋,脸上竟是还带着一丝笑意:“……这么多人看我们打架,我俩表演个热闹的。”
  话音一落,打发了凶性的夏北脖子微微后仰,下一秒,已然狠狠一个头锤撞在了刘波的鼻子上。
  砰的一声巨响,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
  刘波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捂着鲜血淋漓的鼻子在地上疯狂翻滚。
  夏北将他甩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脑门上满是血。
  尽管所有人都能看出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可偏偏,心底的寒意,让刘波的同伙们停下了脚步。
  人们屏住呼吸。仿佛时间都在这一刻凝固了一般。
  夏北把目光投向孙季柯。
  “你把我从图书馆叫出来,就是为了来这一出?”夏北抹着脸上的血,脚步移动了一下,稳定摇摇欲坠的身体,“为什么?因为薛倾?”
  孙季柯皱了皱眉头。
  从小到大,这种事情他做过无数次了。这个夏北,是第一个还能站着问他问题的人。
  “原因很简单……”孙季柯半眯着眼睛,“我看你不顺眼。”
  孙季柯的语气理所当然。
  对普通人来说,这根本不是理由。可对他这样的人来说,这却是很正常的事情。
  身为富家权贵子弟,孙季柯从小学到的东西,要现实得多。
  他的家庭并不会教他成为一个残忍暴戾的人。但同样也不会阻止他欺负欺负几个小人物。如果连欺负人都不会,那未来还有什么出息?
  因此,招惹到没招惹到都不重要,看不顺眼这个理由就够了。
  夏北嘿了一声,点头道:“很没道理,也很嚣张的理由……”他继续擦着额头滴落的血,问道:“那么,你想过怎么收场吗?”
  “收场?”孙季柯笑了起来。
  如果说夏北反抗时的悍烈还让他刮目相看的话,那这个问题就有些傻气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