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你是夏北?!

下载免费读
十秒钟过去了。
  
  果然,智者落地,还剩下了十分之一的血量,旋即就释放了一个攻击密阵——火之奥秘。
  
  红色的阵法漩涡,将蓝队的武者和刺客爆开,同时,一个个火球如同流星雨般砸了下来,覆盖整片区域。
  
  而与此同时,回援的裴仙,已经进入了攻击范围。抬手就是一个范围巨大的群杀法术【星之舞曲】,丢了过来。
  
  一时间,就只见这片空间被狂暴的法术所笼罩。
  
  两个重叠法术,再加上还没消散的光之奥秘法阵的加成,攻击力惊人。
  
  尽管蓝队武者和死神试图强攻,但在这样的法术轰炸下,根本就攻不进去。仅仅一瞬间,他们的血量就狂掉了五分之一。
  
  而趁此机会,奥秘智者已经脱离了险境,跟靠拢过来的队伍汇合。
  
  汇合之后,局势顿时就出现了逆转。
  
  因为武者和死神绕后,蓝队等同于被切成了两段。
  
  替补的实力原本就不如主力,没杀掉奥秘智者,自己还被破坏了阵型,顿时陷入了困境。
  
  这时候,屏幕前的夏北已经自动开启了解说模式。
  
  “蓝队武者应该赶紧跟自己队伍汇合,只留死神盯着残血的智者进行骚扰。”
  
  “红队机械霸主这个点站得不错,不过还应该往前一点,他如果顶上去,蓝队正面就崩了。可惜了。”
  
  “红队横渡武者往左切啊,对方法师要闪!唉,浪费机会了不是?”
  
  “蓝队的星兽猎人不错,这个狗放得是时候,救了法师一命。不过,他应该及时转移盯住奥秘智者的。看,智者的风阵开出来了。暗影刺客要发威了。”
  
  “青帝被盯上了,千万别往后退,退就死。要往前走,让猎人掩护……唉,他死定了。”
  
  “狂暴死神站位太死,输出太贪心了,机械霸主的炮火覆盖要来了。看吧,看吧……”
  
  夏北站在这里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引起这些长大队员的注意,因此,他拿出了全部的呃本事。
  
  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屏幕,脑子飞快地转动,嘴里说个不停。
  
  他的解说一开始让大家都有些不适应。
  
  要知道,平常在这观摩大厅里,都是他们这些【高手】给其他人讲解。什么时候听过别人指导自己?
  
  不过,仔细听听,大家却越琢磨越有味道。
  
  要知道,一般的天行解说,哪怕是顶尖高手转行的,都只会针对已经完成的回合进行点评。
  
  选手哪里做的好,哪里又犯错了,这招怎么精妙,那招又怎么失误。虽然这样的解说也需要极其丰富的专业知识和经验,但多少有些事后诸葛的意思。
十秒钟过去了果然智者落地还剩下了十分之一的血量旋即就释放了一个攻击密阵火之奥秘红色的阵法漩涡将蓝队的武者和刺客爆开同时一个个火球如同流星雨般砸了下来覆盖整片区域而与此同时回援的裴仙已经进入了攻击范围抬手就是一个范围巨大的群杀法术星之舞曲丢了过来一时间就只见这片空间被狂暴的法术所笼罩两个重叠法术再加上还没消散的光之奥秘法阵的加成攻击力惊人尽管蓝队武者和死神试图强攻但在这样的法术轰炸下根本就攻不进去仅仅一瞬间他们的血量就狂掉了五分之一而趁此机会奥秘智者已经脱离了险境跟靠拢过来的队伍汇合汇合之后局势顿时就出现了逆转因为武者和死神绕后蓝队等同于被切成了两段替补的实力原本就不如主力没杀掉奥秘智者自己还被破坏了阵型顿时陷入了困境这时候屏幕前的夏北已经自动开启了解说模式蓝队武者应该赶紧跟自己队伍汇合只留死神盯着残血的智者进行骚扰红队机械霸主这个点站得不错不过还应该往前一点他如果顶上去蓝队正面就崩了可惜了红队横渡武者往左切啊对方法师要闪唉浪费机会了不是蓝队的星兽猎人不错这个狗放得是时候救了法师一命不过他应该及时转移盯住奥秘智者的看智者的风阵开出来了暗影刺客要发威了青帝被盯上了千万别往后退退就死要往前走让猎人掩护唉他死定了狂暴死神站位太死输出太贪心了机械霸主的炮火覆盖要来了看吧看吧夏北站在这里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引起这些长大队员的注意因此他拿出了全部的呃本事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屏幕脑子飞快地转动嘴里说个不停他的解说一开始让大家都有些不适应要知道平常在这观摩大厅里都是他们这些高手给其他人讲解什么时候听过别人指导自己不过仔细听听大家却越琢磨越有味道要知道一般的天行解说哪怕是顶尖高手转行的都只会针对已经完成的回合进行点评选手哪里做的好哪里又犯错了这招怎么精妙那招又怎么失误虽然这样的解说也需要极其丰富的专业知识和经验但多少有些事后诸葛的意思可眼前这家伙几乎句句都说在前面更关键的是随后战局的发展无不印证了他所说的正确性在他的解说下一场原本让人眼花缭乱的战斗就如同被解剖了一般脉络清晰地呈现在大家眼前没半点不清楚的地方很快比赛结束了红队虽然在交战初期有些狼狈但最终依然取得了胜利大厅里变得热闹起来天行迷们热烈地议论着大赞红队的反击如何犀利战术如何精妙配合如何默契可战队专区里却是鸦雀无声何煦有些发懵他拿着电子笔记本原本是要记录训练中出现的问题可自从夏北开口之后他连一个字都没写回过神来何煦看夏北的目光立刻不一样了没想到兄弟是个行家啊何煦伸出手热情道认识一下我是何煦校队的助理教练你叫什么哪个系的以前怎么没见过战队的其他人也围了上来连替补都没能进入的自然都是战队的三线成员以他们的身份平常在这大厅里还能小骄傲一下可真遇见一位能把比赛解剖成这样的行家大家就没半点矜持了夏北跟何煦握了握手道夏北我不是你们学校的我说怎么没见过你呢听说不是长大的人何煦有些失望他还准备以后和这人多接触一下呢十秒钟过去。
  
  果然智者落地还剩下十分之血量旋即就释放攻击密阵——火之奥秘。
  
  红色阵法漩涡将蓝队武者和刺客爆开同时火球如同流星雨般砸下来覆盖整片区域。
  
  而与此同时回援裴仙已经进入攻击范围。抬手就范围巨大群杀法术【星之舞曲】丢过来。
  
  时间就只见片空间被狂暴法术所笼罩。
  
  两重叠法术再加上还没消散光之奥秘法阵加成攻击力惊。
  
  尽管蓝队武者和死神试图强攻但在样法术轰炸下根本就攻进去。仅仅瞬间们血量就狂掉五分之。
  
  而趁此机会奥秘智者已经脱离险境跟靠拢过来队伍汇合。
  
  汇合之后局势顿时就出现逆转。
  
  因为武者和死神绕后蓝队等同于被切成两段。
  
  替补实力原本就如主力没杀掉奥秘智者自己还被破坏阵型顿时陷入困境。
  
  时候屏幕前夏北已经自动开启解说模式。
  
  “蓝队武者应该赶紧跟自己队伍汇合只留死神盯着残血智者进行骚扰。”
  
  “红队机械霸主点站得错过还应该往前点如果顶上去蓝队正面就崩。可惜。”
  
  “红队横渡武者往左切啊对方法师要闪!唉浪费机会?”
  
  “蓝队星兽猎错狗放得时候救法师命。过应该及时转移盯住奥秘智者。看智者风阵开出来。暗影刺客要发威。”
  
  “青帝被盯上千万别往后退退就死。要往前走让猎掩护……唉死定。”
  
  “狂暴死神站位太死输出太贪心机械霸主炮火覆盖要来。看看……”
  
  夏北站在里目很明确就要引起些长大队员注意因此拿出全部呃本事。
  
  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屏幕脑子飞快地转动嘴里说停。
  
  解说开始让大家都有些适应。
  
  要知道平常在观摩大厅里都们些【高手】给其讲解。什么时候听过别指导自己?
  
  过仔细听听大家却越琢磨越有味道。
  
  要知道般天行解说哪怕顶尖高手转行都只会针对已经完成回合进行点评。
  
  选手哪里做哪里又犯错招怎么精妙那招又怎么失误。虽然样解说也需要极其丰富专业知识和经验但多少有些事后诸葛意思。
  
  可眼前家伙几乎句句都说在前面。
  
  更关键随后战局发展无印证所说正确性。
  
  在解说下场原本让眼花缭乱战斗就如同被解剖般脉络清晰地呈现在大家眼前。没半点清楚地方。
  
  很快比赛结束。
  
  红队虽然在交战初期有些狼狈但最终依然取得胜利。
  
  大厅里变得热闹起来。天行迷们热烈地议论着大赞红队反击如何犀利战术如何精妙配合如何默契。
  
  可战队专区里却鸦雀无声。
  
  何煦有些发懵。
  
  拿着电子笔记本原本要记录训练中出现问题。可自从夏北开口之后连字都没写。
  
  回过神来何煦看夏北目光立刻样。
  
  “没想到兄弟行家啊”何煦伸出手热情道“认识下何煦校队助理教练。叫什么哪系?以前怎么没见过?”
  
  战队其也围上来。
  
  连替补都没能进入自然都战队三线成员。
  
  以们身份平常在大厅里还能小骄傲下可真遇见位能把比赛解剖成样行家大家就没半点矜持。
  
  夏北跟何煦握握手道:“夏北……们学校。”
  
  “说怎么没见过呢。”听说长大何煦有些失望还准备以后和多接触下呢。
十秒钟过去了。
  
  果然,智者落地,还剩下了十分之一的血量,旋即就释放了一个攻击密阵——火之奥秘。
  
  红色的阵法漩涡,将蓝队的武者和刺客爆开,同时,一个个火球如同流星雨般砸了下来,覆盖整片区域。
  
  而与此同时,回援的裴仙,已经进入了攻击范围。抬手就是一个范围巨大的群杀法术【星之舞曲】,丢了过来。
  
  一时间,就只见这片空间被狂暴的法术所笼罩。
  
  两个重叠法术,再加上还没消散的光之奥秘法阵的加成,攻击力惊人。
  
  尽管蓝队武者和死神试图强攻,但在这样的法术轰炸下,根本就攻不进去。仅仅一瞬间,他们的血量就狂掉了五分之一。
  
  而趁此机会,奥秘智者已经脱离了险境,跟靠拢过来的队伍汇合。
  
  汇合之后,局势顿时就出现了逆转。
  
  因为武者和死神绕后,蓝队等同于被切成了两段。
  
  替补的实力原本就不如主力,没杀掉奥秘智者,自己还被破坏了阵型,顿时陷入了困境。
  
  这时候,屏幕前的夏北已经自动开启了解说模式。
  
  “蓝队武者应该赶紧跟自己队伍汇合,只留死神盯着残血的智者进行骚扰。”
  
  “红队机械霸主这个点站得不错,不过还应该往前一点,他如果顶上去,蓝队正面就崩了。可惜了。”
  
  “红队横渡武者往左切啊,对方法师要闪!唉,浪费机会了不是?”
  
  “蓝队的星兽猎人不错,这个狗放得是时候,救了法师一命。不过,他应该及时转移盯住奥秘智者的。看,智者的风阵开出来了。暗影刺客要发威了。”
  
  “青帝被盯上了,千万别往后退,退就死。要往前走,让猎人掩护……唉,他死定了。”
  
  “狂暴死神站位太死,输出太贪心了,机械霸主的炮火覆盖要来了。看吧,看吧……”
  
  夏北站在这里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引起这些长大队员的注意,因此,他拿出了全部的呃本事。
  
  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屏幕,脑子飞快地转动,嘴里说个不停。
  
  他的解说一开始让大家都有些不适应。
  
  要知道,平常在这观摩大厅里,都是他们这些【高手】给其他人讲解。什么时候听过别人指导自己?
  
  不过,仔细听听,大家却越琢磨越有味道。
  
  要知道,一般的天行解说,哪怕是顶尖高手转行的,都只会针对已经完成的回合进行点评。
  
  选手哪里做的好,哪里又犯错了,这招怎么精妙,那招又怎么失误。虽然这样的解说也需要极其丰富的专业知识和经验,但多少有些事后诸葛的意思。
  
  可眼前这家伙,几乎句句都说在前面。
  
  更关键的是,随后战局的发展,无不印证了他所说的正确性。
  
  在他的解说下,一场原本让人眼花缭乱的战斗,就如同被解剖了一般,脉络清晰地呈现在大家眼前。没半点不清楚的地方。
  
  很快,比赛结束了。
  
  红队虽然在交战初期有些狼狈,但最终依然取得了胜利。
  
  大厅里变得热闹起来。天行迷们热烈地议论着,大赞红队的反击如何犀利,战术如何精妙,配合如何默契。
  
  可战队专区里却是鸦雀无声。
  
  何煦有些发懵。
  
  他拿着电子笔记本,原本是要记录训练中出现的问题。可自从夏北开口之后,他连一个字都没写。
  
  回过神来,何煦看夏北的目光立刻不一样了。
  
  “没想到,兄弟是个行家啊,”何煦伸出手,热情道,“认识一下,我是何煦,校队的助理教练。你叫什么,哪个系的?以前怎么没见过?”
  
  战队的其他人也围了上来。
十秒钟过去了。
  
  果然,智者落地,还剩下了十分之一的血量,旋即就释放了一个攻击密阵——火之奥秘。
  
  红色的阵法漩涡,将蓝队的武者和刺客爆开,同时,一个个火球如同流星雨般砸了下来,覆盖整片区域。
  
  而与此同时,回援的裴仙,已经进入了攻击范围。抬手就是一个范围巨大的群杀法术【星之舞曲】,丢了过来。
  
  一时间,就只见这片空间被狂暴的法术所笼罩。
  
  两个重叠法术,再加上还没消散的光之奥秘法阵的加成,攻击力惊人。
  
  尽管蓝队武者和死神试图强攻,但在这样的法术轰炸下,根本就攻不进去。仅仅一瞬间,他们的血量就狂掉了五分之一。
  
  而趁此机会,奥秘智者已经脱离了险境,跟靠拢过来的队伍汇合。
  
  汇合之后,局势顿时就出现了逆转。
  
  因为武者和死神绕后,蓝队等同于被切成了两段。
  
  替补的实力原本就不如主力,没杀掉奥秘智者,自己还被破坏了阵型,顿时陷入了困境。
  
  这时候,屏幕前的夏北已经自动开启了解说模式。
  
  “蓝队武者应该赶紧跟自己队伍汇合,只留死神盯着残血的智者进行骚扰。”
  
  “红队机械霸主这个点站得不错,不过还应该往前一点,他如果顶上去,蓝队正面就崩了。可惜了。”
  
  “红队横渡武者往左切啊,对方法师要闪!唉,浪费机会了不是?”
  
  “蓝队的星兽猎人不错,这个狗放得是时候,救了法师一命。不过,他应该及时转移盯住奥秘智者的。看,智者的风阵开出来了。暗影刺客要发威了。”
  
  “青帝被盯上了,千万别往后退,退就死。要往前走,让猎人掩护……唉,他死定了。”
  
  “狂暴死神站位太死,输出太贪心了,机械霸主的炮火覆盖要来了。看吧,看吧……”
  
  夏北站在这里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引起这些长大队员的注意,因此,他拿出了全部的呃本事。
  
  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屏幕,脑子飞快地转动,嘴里说个不停。
  
  他的解说一开始让大家都有些不适应。
  
  要知道,平常在这观摩大厅里,都是他们这些【高手】给其他人讲解。什么时候听过别人指导自己?
  
  不过,仔细听听,大家却越琢磨越有味道。
  
  要知道,一般的天行解说,哪怕是顶尖高手转行的,都只会针对已经完成的回合进行点评。
  
  选手哪里做的好,哪里又犯错了,这招怎么精妙,那招又怎么失误。虽然这样的解说也需要极其丰富的专业知识和经验,但多少有些事后诸葛的意思。
  
  可眼前这家伙,几乎句句都说在前面。
  
  更关键的是,随后战局的发展,无不印证了他所说的正确性。
  
  在他的解说下,一场原本让人眼花缭乱的战斗,就如同被解剖了一般,脉络清晰地呈现在大家眼前。没半点不清楚的地方。
  
  很快,比赛结束了。
  
  红队虽然在交战初期有些狼狈,但最终依然取得了胜利。
  
  大厅里变得热闹起来。天行迷们热烈地议论着,大赞红队的反击如何犀利,战术如何精妙,配合如何默契。
  
  可战队专区里却是鸦雀无声。
  
  何煦有些发懵。
  
  他拿着电子笔记本,原本是要记录训练中出现的问题。可自从夏北开口之后,他连一个字都没写。
  
  回过神来,何煦看夏北的目光立刻不一样了。
  
  “没想到,兄弟是个行家啊,”何煦伸出手,热情道,“认识一下,我是何煦,校队的助理教练。你叫什么,哪个系的?以前怎么没见过?”
  
  战队的其他人也围了上来。
  
  连替补都没能进入的,自然都是战队的三线成员。
  
  以他们的身份,平常在这大厅里还能小骄傲一下,可真遇见一位能把比赛解剖成这样的行家,大家就没半点矜持了。
  
  夏北跟何煦握了握手,道:“夏北……我不是你们学校的。”
  
  “我说怎么没见过你呢。”听说不是长大的人,何煦有些失望,他还准备以后和这人多接触一下呢。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