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老钱的困境

下载免费读
钱教练有一个很直白的名字——钱益多。
  钱益多今年五十五岁,作为长风大学天行战队的教练,他上任不过才五个多月。
  来长大之前,钱益多是个小职业俱乐部的助理教练,曾经在主教练空缺的时候顶过两天。因此在履历上,也就多了一个职业俱乐部主教练的名头。
  可钱益多自己知道自己的本事。
  年轻时做职业选手,他的实力就很一般。退役之后,能在俱乐部谋一个助理教练的职位,那都是靠着他见风使舵的眼力,跟对了人,才混了口饭吃。
  事实上,就战术和训练水平来说,他根本就不入流。
  在职业俱乐部中,钱益多与其说是教练,倒不如说是一个老好人管家兼保姆。大家都喜欢他,但也没人拿他当回事儿。
  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么混到退休。可没想到,在连续降级之后,俱乐部居然垮了。
钱教练有一个很直白的名字钱益多钱益多今年五十五岁作为长风大学天行战队的教练他上任不过才五个多月来长大之前钱益多是个小职业俱乐部的助理教练曾经在主教练空缺的时候顶过两天因此在履历上也就多了一个职业俱乐部主教练的名头可钱益多自己知道自己的本事年轻时做职业选手他的实力就很一般退役之后能在俱乐部谋一个助理教练的职位那都是靠着他见风使舵的眼力跟对了人才混了口饭吃事实上就战术和训练水平来说他根本就不入流在职业俱乐部中钱益多与其说是教练倒不如说是一个老好人管家兼保姆大家都喜欢他但也没人拿他当回事儿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么混到退休可没想到在连续降级之后俱乐部居然垮了当时在短短不到半个月里俱乐部的经理选手教练连带各部门职员辞职的辞职转会的转会树倒猢狲散就只有他老钱一个人坚贞不渝地留了下来一方面老钱的眼力还有知道俱乐部倒闭是因为成绩太烂大老板不想再玩下去罢了并不是他的资金和生意出了问题而另一方面他老钱也没地方去啊就他这点本事就算想去别的俱乐部哪怕混个最末位的助理教练职位专门打杂恐怕也没有人愿意要老钱这一宝赌对了一个月后身为长大校董会主席的大老板把他招到办公室丢给他一份合同去长风大学当个主教练带一帮业余的学生打打校际比赛你应该没问题吧当然没问题老钱的回答别提多坚决了开什么玩笑自己在职业队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哪怕只是站在旁边看也看熟了执教一帮业余的毛头小子那还不是手拿把掐可如今老钱恨不得给自己这张嘴来两下何止是有问题啊问题简直大了和职业俱乐部比起来大学这种聚集了数万血气方刚毛头小子的地方简直就是一个火山口这帮混小子才不管你是不是职业俱乐部来的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只要成绩不好什么难听的他们都骂得出口偏偏就任以来老钱带队的几场训练赛和友谊赛都是输多赢少甚至就连赢的那几场也是靠队员的个人能力撑起来的钱益多有些苦恼这不是老钱不用心啊实在是没想到现在的大学生业余比赛居然也这么激烈不管是打法战术的研究创新还是比赛的水平和激烈程度一点也不比原来他老钱待的那个三流俱乐部差老钱在职业队里看来的那些东西在这短短五个月里几乎都掏干净了前几天就连在长大董事会里算得上一言九鼎的大老板也打了电话过来钱益多你到底行不行一个大学队你都带不了老钱的汗当时就下来了再三拍胸脯打包票才让这位他抱了一辈子粗腿的大老板消了点气但最后话也没客气你是跟了我三十多年的老人了学校要换教练我把你推出来就是给你争取个机会你的水平我知道可打职业不行业余的你也不行话我可说在前面你别给我丢人要再这么输下去你就自己卷铺盖回家吧此刻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电子战术板和循环播放的比赛录像钱益多的脑子一片空白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现在自己之所以还坐在这里一是因为大老板保着二是因为长大师生都还对自己抱着希望幻想着多给自己一点时间看能不能把队伍调教出来而队里对自己的三板斧也还有些敬畏加上队员都是学生相对比较单纯自己还能忽悠一会儿可继续这么下去正烦躁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进来老钱收拾心情假装很专注地看着录像不时在战术板上画个蛋教练有个人我想您必须得见见何煦走了进来有些兴奋地说道老钱没什么架子对手下的几个助理教练尤其和蔼平常队里的许多工作他都靠这些人呢而何煦又是老钱最喜欢最信任的一个何煦做事认真心细训练和战术方面也有一定的水平平常训练比赛他都会记录下队员犯的错误和各种数据提交给老钱钱教练有很直白名字——钱益多。
  钱益多今年五十五岁作为长风大学天行战队教练上任过才五多月。
  来长大之前钱益多小职业俱乐部助理教练曾经在主教练空缺时候顶过两天。因此在履历上也就多职业俱乐部主教练名头。
  可钱益多自己知道自己本事。
  年轻时做职业选手实力就很般。退役之后能在俱乐部谋助理教练职位那都靠着见风使舵眼力跟对才混口饭吃。
  事实上就战术和训练水平来说根本就入流。
  在职业俱乐部中钱益多与其说教练倒如说老管家兼保姆。大家都喜欢但也没拿当回事儿。
  原本以为自己辈子就么混到退休。可没想到在连续降级之后俱乐部居然垮。
  当时在短短到半月里俱乐部经理选手教练连带各部门职员辞职辞职转会转会树倒猢狲散。
  就只有老钱坚贞渝地留下来。
  方面老钱眼力还有。知道俱乐部倒闭因为成绩太烂大老板想再玩下去罢。并资金和生意出问题。
  而另方面老钱也没地方去啊。
  就点本事就算想去别俱乐部哪怕混最末位助理教练职位专门打杂恐怕也没有愿意要。
  老钱宝赌对。
  月后身为长大校董会主席大老板把招到办公室丢给份合同:“去长风大学当主教练。带帮业余学生打打校际比赛应该没问题?”
  “当然没问题!”老钱回答别提多坚决。
  开什么玩笑自己在职业队里摸爬滚打么多年哪怕只站在旁边看也看熟。
  执教帮业余毛头小子那还手拿把掐?
  可如今老钱恨得给自己张嘴来两下。何止有问题啊问题简直大!
  和职业俱乐部比起来大学种聚集数万血气方刚毛头小子地方简直就火山口。
  帮混小子才管职业俱乐部来“德高望重”老前辈只要成绩什么难听们都骂得出口!
  偏偏就任以来老钱带队几场训练赛和友谊赛都输多赢少甚至就连赢那几场也靠队员能力撑起来。
  钱益多有些苦恼。
  老钱用心啊实在没想到现在大学生业余比赛居然也么激烈。
  管打法战术研究创新还比赛水平和激烈程度点也比原来老钱待那三流俱乐部差!
  老钱在职业队里看来那些东西在短短五月里几乎都掏干净!
  前几天就连在长大董事会里算得上言九鼎大老板也打电话过来。
  “钱益多到底行行?大学队都带?”
  老钱汗当时就下来。
  再三拍胸脯打包票才让位抱辈子粗腿大老板消点气。但最后话也没客气。
  “跟三十多年老。学校要换教练把推出来就给争取机会。水平知道。可打职业行业余也行?”
  “话可说在前面别给丢。要再么输下去就自己卷铺盖回家!”
  此刻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电子战术板和循环播放比赛录像钱益多脑子片空白。
  知道自己时间多现在自己之所以还坐在里因为大老板保着。二因为长大师生都还对自己抱着希望幻想着多给自己点时间看能能把队伍调教出来。
  而队里对自己三板斧也还有些敬畏加上队员都学生相对比较单纯自己还能忽悠会儿。
  可继续么下去……
  正烦躁忽然传来阵敲门声。
  “进来。”老钱收拾心情假装很专注地看着录像时在战术板上画蛋。
  “教练有想您必须得见见。”何煦走进来有些兴奋地说道。
  老钱没什么架子对手下几助理教练尤其和蔼平常队里许多工作都靠些呢。
  而何煦又老钱最喜欢最信任。
  何煦做事认真心细训练和战术方面也有定水平。平常训练比赛都会记录下队员犯错误和各种数据提交给老钱。
钱教练有一个很直白的名字——钱益多。
  钱益多今年五十五岁,作为长风大学天行战队的教练,他上任不过才五个多月。
  来长大之前,钱益多是个小职业俱乐部的助理教练,曾经在主教练空缺的时候顶过两天。因此在履历上,也就多了一个职业俱乐部主教练的名头。
  可钱益多自己知道自己的本事。
  年轻时做职业选手,他的实力就很一般。退役之后,能在俱乐部谋一个助理教练的职位,那都是靠着他见风使舵的眼力,跟对了人,才混了口饭吃。
  事实上,就战术和训练水平来说,他根本就不入流。
  在职业俱乐部中,钱益多与其说是教练,倒不如说是一个老好人管家兼保姆。大家都喜欢他,但也没人拿他当回事儿。
  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么混到退休。可没想到,在连续降级之后,俱乐部居然垮了。
  当时,在短短不到半个月里,俱乐部的经理,选手,教练,连带各部门职员辞职的辞职,转会的转会,树倒猢狲散。
钱教练有一个很直白的名字——钱益多。
  钱益多今年五十五岁,作为长风大学天行战队的教练,他上任不过才五个多月。
  来长大之前,钱益多是个小职业俱乐部的助理教练,曾经在主教练空缺的时候顶过两天。因此在履历上,也就多了一个职业俱乐部主教练的名头。
  可钱益多自己知道自己的本事。
  年轻时做职业选手,他的实力就很一般。退役之后,能在俱乐部谋一个助理教练的职位,那都是靠着他见风使舵的眼力,跟对了人,才混了口饭吃。
  事实上,就战术和训练水平来说,他根本就不入流。
  在职业俱乐部中,钱益多与其说是教练,倒不如说是一个老好人管家兼保姆。大家都喜欢他,但也没人拿他当回事儿。
  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么混到退休。可没想到,在连续降级之后,俱乐部居然垮了。
  当时,在短短不到半个月里,俱乐部的经理,选手,教练,连带各部门职员辞职的辞职,转会的转会,树倒猢狲散。
  就只有他老钱一个人坚贞不渝地留了下来。
  一方面,老钱的眼力还有。知道俱乐部倒闭是因为成绩太烂,大老板不想再玩下去罢了。并不是他的资金和生意出了问题。
  而另一方面,他老钱也没地方去啊。
  就他这点本事,就算想去别的俱乐部哪怕混个最末位的助理教练职位,专门打杂,恐怕也没有人愿意要。
  老钱这一宝赌对了。
  一个月后,身为长大校董会主席的大老板把他招到办公室,丢给他一份合同:“去长风大学当个主教练。带一帮业余的学生打打校际比赛,你应该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老钱的回答别提多坚决了。
  开什么玩笑,自己在职业队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哪怕只是站在旁边看也看熟了。
  执教一帮业余的毛头小子,那还不是手拿把掐?
  可如今,老钱恨不得给自己这张嘴来两下。何止是有问题啊,问题简直大了!
  和职业俱乐部比起来,大学这种聚集了数万血气方刚毛头小子的地方,简直就是一个火山口。
  这帮混小子才不管你是不是职业俱乐部来的“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只要成绩不好,什么难听的他们都骂得出口!
  偏偏就任以来,老钱带队的几场训练赛和友谊赛,都是输多赢少,甚至就连赢的那几场,也是靠队员的个人能力撑起来的。
  钱益多有些苦恼。
  这不是老钱不用心啊,实在是没想到,现在的大学生业余比赛居然也这么激烈。
  不管是打法战术的研究创新,还是比赛的水平和激烈程度,一点也不比原来他老钱待的那个三流俱乐部差!
  老钱在职业队里看来的那些东西,在这短短五个月里,几乎都掏干净了!
  前几天,就连在长大董事会里算得上一言九鼎的大老板,也打了电话过来。
  “钱益多,你到底行不行?一个大学队你都带不了?”
  老钱的汗当时就下来了。
  再三拍胸脯打包票,才让这位他抱了一辈子粗腿的大老板消了点气。但最后话也没客气。
  “你是跟了我三十多年的老人了。学校要换教练,我把你推出来,就是给你争取个机会。你的水平我知道。可打职业不行,业余的你也不行?”
  “话我可说在前面,你别给我丢人。要再这么输下去,你就自己卷铺盖回家吧!”
  此刻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电子战术板和循环播放的比赛录像,钱益多的脑子一片空白。
  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现在自己之所以还坐在这里,一是因为大老板保着。二是因为长大师生都还对自己抱着希望,幻想着多给自己一点时间,看能不能把队伍调教出来。
  而队里,对自己的三板斧也还有些敬畏,加上队员都是学生,相对比较单纯,自己还能忽悠一会儿。
  可继续这么下去……
  正烦躁,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进来。”老钱收拾心情,假装很专注地看着录像,不时在战术板上画个蛋。
  “教练,有个人,我想您必须得见见。”何煦走了进来,有些兴奋地说道。
  老钱没什么架子,对手下的几个助理教练尤其和蔼,平常队里的许多工作,他都靠这些人呢。
  而何煦,又是老钱最喜欢最信任的一个。
  何煦做事认真心细,训练和战术方面也有一定的水平。平常训练比赛,他都会记录下队员犯的错误和各种数据,提交给老钱。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