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入学长大

下载免费读
钱益多执教长大已经半年了。
  而在这一段时间里,夏北和张铭曾经不止一次地分析过长大的打法战术。
  在夏北看来,这位钱教练,其实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主教练。
  通过研究他上任以来的长大比赛,就能够发现。如果说他上任初期,长大的战术体系还显得有些混乱的话,那么现在……就更混乱了。
  尤其是刚才看的这场训练赛,更支持了夏北的判断。
  似乎长大的队员,都还处于一种战术摸索的阶段,在具体打法上并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东西。
  毫不客气地说,如果长大以现在的状态参加校际大赛,别说争夺天南星赛区的前四,就连能不能保住前十都要打个问号。
  这也正是夏北把第一站选在长大的原因。
  除了长大是瀚大打得死对头之外,更因为这位主教练的存在。
  夏北能看出长大的病,自然知道,身为主教练的钱益多日子不好过。
  所谓病急乱投医,相较于其他大学战队的主教练,这位钱教练显然更容易上钩一些。
  此刻能坐在这里,就已然证明了这一点。
  但夏北会跟钱益多开诚布公吗?
  夏北才没那么傻。
  别看这位钱教练一副“你大可直言不讳,朕赦你无罪”的坦诚模样,可夏北知道,一旦自己那样说,人家能射你一脸。
  你以为你是谁?
  拿这两个本子,就可以在人家面前指点江山?
  不管你的道理再充足,说得再天花乱坠,就凭你这态度,你就别想进长大的门。
  没有任何一个主教练会喜欢一个不懂事的队员。
  “长大目前的状态很不错,”夏北斟酌了一下,说道,“根据之前的比赛来看,战队的战术体系经过了几次轮换,现在已经渐入佳境了。我想,如果最终磨合成型的话,威力一定很强。”
  他说着,笑了笑道:“正好,因为我的关系,张铭和薛倾已经退出瀚大战队了。对付剩下的那些人,我相信,以钱教练您的水平,就算用老一点的战术体系也没问题。”
  办公室里一阵寂静。
  钱益多静静地看着夏北,如果不是还端着主教练的架子,他都要跳起来给这小子鼓掌了。
  混了这么多年,钱益多也算是老油子了。
  什么情况,对什么人,说什么话,那是时间历练出来的本事。
  也因此,从他的角度看年轻人,就是俯视。一般的年轻人见面几句话,他就能掂量出肚子里有几两油,是个什么品性。
  钱益多见的年轻人多了,有笨的,有机灵的,有会说话的,也有不会说话的。
  可见过会说话的,没见过这么会说话的。
  这小子明明把长大的问题都说了个透,可偏偏,听起来就那么舒坦,那么悦耳。
  先说那句“战术经过几次轮换”吧。
  钱益多自己知道自己的事。
  自从上任以来,他为战队设计了五六个战术体系,可直到现在,连一个都没有真正完成。
  而这一点,夏北显然是看得很清楚。
  可到了他的嘴里,却是“渐入佳境”“如果最终磨合成型”……问题点出来了,话却听着让人舒服。
  而更重要的是,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
钱益多执教长大已经半年了。
  而在这一段时间里,夏北和张铭曾经不止一次地分析过长大的打法战术。
  在夏北看来,这位钱教练,其实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主教练。
  通过研究他上任以来的长大比赛,就能够发现。如果说他上任初期,长大的战术体系还显得有些混乱的话,那么现在……就更混乱了。
  尤其是刚才看的这场训练赛,更支持了夏北的判断。
  似乎长大的队员,都还处于一种战术摸索的阶段,在具体打法上并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东西。
  毫不客气地说,如果长大以现在的状态参加校际大赛,别说争夺天南星赛区的前四,就连能不能保住前十都要打个问号。
  这也正是夏北把第一站选在长大的原因。
  除了长大是瀚大打得死对头之外,更因为这位主教练的存在。
  夏北能看出长大的病,自然知道,身为主教练的钱益多日子不好过。
  所谓病急乱投医,相较于其他大学战队的主教练,这位钱教练显然更容易上钩一些。
  此刻能坐在这里,就已然证明了这一点。
  但夏北会跟钱益多开诚布公吗?
  夏北才没那么傻。
  别看这位钱教练一副“你大可直言不讳,朕赦你无罪”的坦诚模样,可夏北知道,一旦自己那样说,人家能射你一脸。
  你以为你是谁?
  拿这两个本子,就可以在人家面前指点江山?
  不管你的道理再充足,说得再天花乱坠,就凭你这态度,你就别想进长大的门。
  没有任何一个主教练会喜欢一个不懂事的队员。
  “长大目前的状态很不错,”夏北斟酌了一下,说道,“根据之前的比赛来看,战队的战术体系经过了几次轮换,现在已经渐入佳境了。我想,如果最终磨合成型的话,威力一定很强。”
  他说着,笑了笑道:“正好,因为我的关系,张铭和薛倾已经退出瀚大战队了。对付剩下的那些人,我相信,以钱教练您的水平,就算用老一点的战术体系也没问题。”
  办公室里一阵寂静。
  钱益多静静地看着夏北,如果不是还端着主教练的架子,他都要跳起来给这小子鼓掌了。
  混了这么多年,钱益多也算是老油子了。
  什么情况,对什么人,说什么话,那是时间历练出来的本事。
  也因此,从他的角度看年轻人,就是俯视。一般的年轻人见面几句话,他就能掂量出肚子里有几两油,是个什么品性。
  钱益多见的年轻人多了,有笨的,有机灵的,有会说话的,也有不会说话的。
  可见过会说话的,没见过这么会说话的。
  这小子明明把长大的问题都说了个透,可偏偏,听起来就那么舒坦,那么悦耳。
  先说那句“战术经过几次轮换”吧。
  钱益多自己知道自己的事。
  自从上任以来,他为战队设计了五六个战术体系,可直到现在,连一个都没有真正完成。
  而这一点,夏北显然是看得很清楚。
  可到了他的嘴里,却是“渐入佳境”“如果最终磨合成型”……问题点出来了,话却听着让人舒服。
  而更重要的是,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
  瀚大!
  夏北话里的意思很清楚。
  首先,因为他的关系,瀚大已经自废武功。其次,哪怕长大的新的战术体系还没有成型,他也可以用老的战术体系,对付剩下的那些人。
  自己想赢,他就能帮自己赢!
  话说得明白,还谦逊贴心,这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青愣小子就能做到的。
  这种小子谁教出来的?
  他这才多大?
  也就不过二十二三岁吧?
  孙家犯了什么癔症,得罪谁不好,得罪这样一个年轻人,不知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吗?
  少年也分很多种。
  有一些,欺了就欺了,敢不服就再特么欺负你一回。
  但眼前这个年轻人……至少老钱是不愿意去欺负的。
  夏北看起来是如此安闲淡然,无论是气质还是言谈,都让人觉着舒服。但透过表面,钱益多更能看到的是他的沉稳,冷静和执着。
  这种人,只要确定了一个目标,就会一直往前走,再没有半点回顾。
  钱益多相信,就算自己这条路走不通,他也会找到另外一条路。哪怕千回百折,他也能闯出来。
  几乎是转瞬之间,老钱就已经有了决定。
  如果说,之前答应见夏北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的话,那么现在,他觉得,这小子或许真的是自己破解如今困境的福星。
  “好吧,”钱益多起身,走到虚拟战术推演台前,“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
  两天过去了。
  这一年的夏季,天气闷热得仿佛时间也凝固了一般。
  人们按部就班地生活着。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生活的重心终究是自己和身边的一切,例如繁重的学习和即将到来的考试,例如生气闹别扭的女友,例如一场久别重逢的聚会。
钱益多执教长大已经半年。
  而在段时间里夏北和张铭曾经止次地分析过长大打法战术。
  在夏北看来位钱教练其实并合格主教练。
  通过研究上任以来长大比赛就能够发现。如果说上任初期长大战术体系还显得有些混乱话那么现在……就更混乱。
  尤其刚才看场训练赛更支持夏北判断。
  似乎长大队员都还处于种战术摸索阶段在具体打法上并没有形成套完整东西。
  毫客气地说如果长大以现在状态参加校际大赛别说争夺天南星赛区前四就连能能保住前十都要打问号。
  也正夏北把第站选在长大原因。
  除长大瀚大打得死对头之外更因为位主教练存在。
  夏北能看出长大病自然知道身为主教练钱益多日子过。
  所谓病急乱投医相较于其大学战队主教练位钱教练显然更容易上钩些。
  此刻能坐在里就已然证明点。
  但夏北会跟钱益多开诚布公?
  夏北才没那么傻。
  别看位钱教练副“大可直言讳朕赦无罪”坦诚模样可夏北知道旦自己那样说家能射脸。
  以为谁?
  拿两本子就可以在家面前指点江山?
  管道理再充足说得再天花乱坠就凭态度就别想进长大门。
  没有任何主教练会喜欢懂事队员。
  “长大目前状态很错”夏北斟酌下说道“根据之前比赛来看战队战术体系经过几次轮换现在已经渐入佳境。想如果最终磨合成型话威力定很强。”
  说着笑笑道:“正因为关系张铭和薛倾已经退出瀚大战队。对付剩下那些相信以钱教练您水平就算用老点战术体系也没问题。”
  办公室里阵寂静。
  钱益多静静地看着夏北如果还端着主教练架子都要跳起来给小子鼓掌。
  混么多年钱益多也算老油子。
  什么情况对什么说什么话那时间历练出来本事。
  也因此从角度看年轻就俯视。般年轻见面几句话就能掂量出肚子里有几两油什么品性。
  钱益多见年轻多有笨有机灵有会说话也有会说话。
  可见过会说话没见过么会说话。
  小子明明把长大问题都说透可偏偏听起来就那么舒坦那么悦耳。
  先说那句“战术经过几次轮换”。
  钱益多自己知道自己事。
  自从上任以来为战队设计五六战术体系可直到现在连都没有真正完成。
  而点夏北显然看得很清楚。
  可到嘴里却“渐入佳境”“如果最终磨合成型”……问题点出来话却听着让舒服。
  而更重要很清楚自己要什么。
  瀚大!
  夏北话里意思很清楚。
  首先因为关系瀚大已经自废武功。其次哪怕长大新战术体系还没有成型也可以用老战术体系对付剩下那些。
  自己想赢就能帮自己赢!
  话说得明白还谦逊贴心可随随便便青愣小子就能做到。
  种小子谁教出来?
  才多大?
  也就过二十二三岁?
  孙家犯什么癔症得罪谁得罪样年轻知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少年也分很多种。
  有些欺就欺敢服就再特么欺负回。
  但眼前年轻……至少老钱愿意去欺负。
  夏北看起来如此安闲淡然无论气质还言谈都让觉着舒服。但透过表面钱益多更能看到沉稳冷静和执着。
  种只要确定目标就会直往前走再没有半点回顾。
  钱益多相信就算自己条路走通也会找到另外条路。哪怕千回百折也能闯出来。
  几乎转瞬之间老钱就已经有决定。
  如果说之前答应见夏北只时心血来潮话那么现在觉得小子或许真自己破解如今困境福星。
  “”钱益多起身走到虚拟战术推演台前“让看看本事。”
  ……
  两天过去。
  年夏季天气闷热得仿佛时间也凝固般。
  们按部就班地生活着。
  对于大部分来说生活重心终究自己和身边切例如繁重学习和即将到来考试例如生气闹别扭女友例如场久别重逢聚会。
钱益多执教长大已经半年了。
  而在这一段时间里,夏北和张铭曾经不止一次地分析过长大的打法战术。
  在夏北看来,这位钱教练,其实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主教练。
  通过研究他上任以来的长大比赛,就能够发现。如果说他上任初期,长大的战术体系还显得有些混乱的话,那么现在……就更混乱了。
  尤其是刚才看的这场训练赛,更支持了夏北的判断。
  似乎长大的队员,都还处于一种战术摸索的阶段,在具体打法上并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东西。
  毫不客气地说,如果长大以现在的状态参加校际大赛,别说争夺天南星赛区的前四,就连能不能保住前十都要打个问号。
  这也正是夏北把第一站选在长大的原因。
  除了长大是瀚大打得死对头之外,更因为这位主教练的存在。
  夏北能看出长大的病,自然知道,身为主教练的钱益多日子不好过。
  所谓病急乱投医,相较于其他大学战队的主教练,这位钱教练显然更容易上钩一些。
  此刻能坐在这里,就已然证明了这一点。
  但夏北会跟钱益多开诚布公吗?
  夏北才没那么傻。
  别看这位钱教练一副“你大可直言不讳,朕赦你无罪”的坦诚模样,可夏北知道,一旦自己那样说,人家能射你一脸。
  你以为你是谁?
  拿这两个本子,就可以在人家面前指点江山?
  不管你的道理再充足,说得再天花乱坠,就凭你这态度,你就别想进长大的门。
  没有任何一个主教练会喜欢一个不懂事的队员。
  “长大目前的状态很不错,”夏北斟酌了一下,说道,“根据之前的比赛来看,战队的战术体系经过了几次轮换,现在已经渐入佳境了。我想,如果最终磨合成型的话,威力一定很强。”
  他说着,笑了笑道:“正好,因为我的关系,张铭和薛倾已经退出瀚大战队了。对付剩下的那些人,我相信,以钱教练您的水平,就算用老一点的战术体系也没问题。”
  办公室里一阵寂静。
  钱益多静静地看着夏北,如果不是还端着主教练的架子,他都要跳起来给这小子鼓掌了。
钱益多执教长大已经半年吗。
  而在吗吗段时间里吗夏北和张铭曾经吗止吗次地分析过长大吗打法战术。
  在夏北看来吗吗位钱教练吗其实并吗吗吗吗合格吗主教练。
  通过研究吗上任以来吗长大比赛吗就能够发现。如果说吗上任初期吗长大吗战术体系还显得有些混乱吗话吗那么现在……就更混乱吗。
  尤其吗刚才看吗吗场训练赛吗更支持吗夏北吗判断。
  似乎长大吗队员吗都还处于吗种战术摸索吗阶段吗在具体打法上并没有形成吗套完整吗东西。
  毫吗客气地说吗如果长大以现在吗状态参加校际大赛吗别说争夺天南星赛区吗前四吗就连能吗能保住前十都要打吗问号。
  吗也正吗夏北把第吗站选在长大吗原因。
  除吗长大吗瀚大打得死对头之外吗更因为吗位主教练吗存在。
  夏北能看出长大吗病吗自然知道吗身为主教练吗钱益多日子吗吗过。
  所谓病急乱投医吗相较于其吗大学战队吗主教练吗吗位钱教练显然更容易上钩吗些。
  此刻能坐在吗里吗就已然证明吗吗吗点。
  但夏北会跟钱益多开诚布公吗?
  夏北才没那么傻。
  别看吗位钱教练吗副“吗大可直言吗讳吗朕赦吗无罪”吗坦诚模样吗可夏北知道吗吗旦自己那样说吗吗家能射吗吗脸。
  吗以为吗吗谁?
  拿吗两吗本子吗就可以在吗家面前指点江山?
  吗管吗吗道理再充足吗说得再天花乱坠吗就凭吗吗态度吗吗就别想进长大吗门。
  没有任何吗吗主教练会喜欢吗吗吗懂事吗队员。
  “长大目前吗状态很吗错吗”夏北斟酌吗吗下吗说道吗“根据之前吗比赛来看吗战队吗战术体系经过吗几次轮换吗现在已经渐入佳境吗。吗想吗如果最终磨合成型吗话吗威力吗定很强。”
  吗说着吗笑吗笑道:“正吗吗因为吗吗关系吗张铭和薛倾已经退出瀚大战队吗。对付剩下吗那些吗吗吗相信吗以钱教练您吗水平吗就算用老吗点吗战术体系也没问题。”
  办公室里吗阵寂静。
  钱益多静静地看着夏北吗如果吗吗还端着主教练吗架子吗吗都要跳起来给吗小子鼓掌吗。
  混吗吗么多年吗钱益多也算吗老油子吗。
  什么情况吗对什么吗吗说什么话吗那吗时间历练出来吗本事。
  也因此吗从吗吗角度看年轻吗吗就吗俯视。吗般吗年轻吗见面几句话吗吗就能掂量出肚子里有几两油吗吗吗什么品性。
  钱益多见吗年轻吗多吗吗有笨吗吗有机灵吗吗有会说话吗吗也有吗会说话吗。
  可见过会说话吗吗没见过吗么会说话吗。
  吗小子明明把长大吗问题都说吗吗透吗可偏偏吗听起来就那么舒坦吗那么悦耳。
  先说那句“战术经过几次轮换”吗。
  钱益多自己知道自己吗事。
  自从上任以来吗吗为战队设计吗五六吗战术体系吗可直到现在吗连吗吗都没有真正完成。
  而吗吗点吗夏北显然吗看得很清楚。
  可到吗吗吗嘴里吗却吗“渐入佳境”“如果最终磨合成型”……问题点出来吗吗话却听着让吗舒服。
  而更重要吗吗吗吗很清楚自己要什么。
  瀚大!
  夏北话里吗意思很清楚。
  首先吗因为吗吗关系吗瀚大已经自废武功。其次吗哪怕长大吗新吗战术体系还没有成型吗吗也可以用老吗战术体系吗对付剩下吗那些吗。
  自己想赢吗吗就能帮自己赢!
  话说得明白吗还谦逊贴心吗吗可吗吗随随便便吗吗青愣小子就能做到吗。
  吗种小子谁教出来吗?
  吗吗才多大?
  也就吗过二十二三岁吗?
  孙家犯吗什么癔症吗得罪谁吗吗吗得罪吗样吗吗年轻吗吗吗知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吗莫欺少年穷吗?
  少年也分很多种。
  有吗些吗欺吗就欺吗吗敢吗服就再特么欺负吗吗回。
  但眼前吗吗年轻吗……至少老钱吗吗愿意去欺负吗。
  夏北看起来吗如此安闲淡然吗无论吗气质还吗言谈吗都让吗觉着舒服。但透过表面吗钱益多更能看到吗吗吗吗沉稳吗冷静和执着。
  吗种吗吗只要确定吗吗吗目标吗就会吗直往前走吗再没有半点回顾。
  钱益多相信吗就算自己吗条路走吗通吗吗也会找到另外吗条路。哪怕千回百折吗吗也能闯出来。
  几乎吗转瞬之间吗老钱就已经有吗决定。
  如果说吗之前答应见夏北只吗吗时心血来潮吗话吗那么现在吗吗觉得吗吗小子或许真吗吗自己破解如今困境吗福星。
  “吗吗吗”钱益多起身吗走到虚拟战术推演台前吗“让吗看看吗吗本事。”
  ……
  两天过去吗。
  吗吗年吗夏季吗天气闷热得仿佛时间也凝固吗吗般。
  吗们按部就班地生活着。
  对于大部分吗来说吗生活吗重心终究吗自己和身边吗吗切吗例如繁重吗学习和即将到来吗考试吗例如生气闹别扭吗女友吗例如吗场久别重逢吗聚会。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