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稿二

下载免费读
“怎么了怎么了?”
  “钱教练怎么跑了?”
  “小同你跟他说什么了,他跑那么快。”
  看见钱教练那肥硕的身躯用一种大家前所未见的敏捷消失在视野中,队员们都是一脸错愣地围上牛小同,七嘴八舌,纷纷问道。
  “小同,”赵燕航问道,“你刚才给夏北打电话怎么说?”
  “队长,夏北说他现在正在赶回来的路上。关于他进校队的事情,他想亲自跟大家解释,”牛小同说着,目光落在裴仙的身上,“他希望大家都在,也包括裴仙。”
  众人都扭头向裴仙看去,目光显得有些复杂。
  这场风暴来得实在太突然了。突然到大家到现在甚至还没想明白自己的立场。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讨厌钱教练和夏北的,也不是所有人都想要在这距离校际大赛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看到战队发生如此剧烈的动荡。
  钱教练的水平如何,不同的人,在心里有一杆不同的秤。
  或许对于裴仙这样的天才来说,钱益多的水平不怎么样,但对于其他队员来说,这位主教练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别的不说,就单说这六个战术体系,以前大家可连见都没见过,
  虽然到现在一个都没成型,但在这短时间中,大家也学到了不少新东西。况且,这跟大家的实力不无关系,责任并非只在主教练一个人身上。
  话再说回长大,人家钱教练才来了半年时间,而长大的烂摊子可不是今天才开始烂的。
  钱教练有责任,那王霄生就没有了么?
  恐怕责任还更大。
  因此,裴仙和王霄生站在一起,并不是一个让大家都信服的决定。
  至于夏北……既然是一个队的同伴,那么,就算他是白瓜,至少也该先听听人家的解释吧?
  队员们沉默的目光中,裴仙点点头道:“好,我也想听听他说什么!”
“怎么了怎么了?”
  “钱教练怎么跑了?”
  “小同你跟他说什么了,他跑那么快。”
  看见钱教练那肥硕的身躯用一种大家前所未见的敏捷消失在视野中,队员们都是一脸错愣地围上牛小同,七嘴八舌,纷纷问道。
  “小同,”赵燕航问道,“你刚才给夏北打电话怎么说?”
  “队长,夏北说他现在正在赶回来的路上。关于他进校队的事情,他想亲自跟大家解释,”牛小同说着,目光落在裴仙的身上,“他希望大家都在,也包括裴仙。”
  众人都扭头向裴仙看去,目光显得有些复杂。
  这场风暴来得实在太突然了。突然到大家到现在甚至还没想明白自己的立场。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讨厌钱教练和夏北的,也不是所有人都想要在这距离校际大赛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看到战队发生如此剧烈的动荡。
  钱教练的水平如何,不同的人,在心里有一杆不同的秤。
  或许对于裴仙这样的天才来说,钱益多的水平不怎么样,但对于其他队员来说,这位主教练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别的不说,就单说这六个战术体系,以前大家可连见都没见过,
  虽然到现在一个都没成型,但在这短时间中,大家也学到了不少新东西。况且,这跟大家的实力不无关系,责任并非只在主教练一个人身上。
  话再说回长大,人家钱教练才来了半年时间,而长大的烂摊子可不是今天才开始烂的。
  钱教练有责任,那王霄生就没有了么?
  恐怕责任还更大。
  因此,裴仙和王霄生站在一起,并不是一个让大家都信服的决定。
  至于夏北……既然是一个队的同伴,那么,就算他是白瓜,至少也该先听听人家的解释吧?
  队员们沉默的目光中,裴仙点点头道:“好,我也想听听他说什么!”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看着裴仙的背影,赵燕航叹了口气,转头对牛小同道:“事情闹成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况且,跟我们解释有什么用,现在的问题是高层。如果连钱教练都要走,那夏北也不可能留下来。”
  说着,他问道:“夏北真的是白瓜?”
  牛小同点了点头:“是的,他承认了。”
  队员们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惊异。
  “那他是怎么进战队的?”赵燕航皱眉道,“就算钱教练和他有什么交易,我不相信何哥也有。”
  “这我就不知道了,”牛小同挠挠头道,“不过……”
  他神秘兮兮地道:“我知道这次王霄生想赶钱教练走,恐怕要踢在铁板上了。”
  “哦?”赵燕航一惊,“快说说!”
  一旁的队员们也兴奋起来,把牛小同团团围住,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这个……”众人的目光中,牛小同缩了缩脖子,摇头道,“我暂时还不能说。”
  “牛小同!”袁野一把掐住了牛小同的脖子,摇来晃去,“你小子敢吊我们的胃口,说不说?说不说?”
  四周其他队员也是一哄而上,纷纷下黑手。
  牛小同被袁野掐得直翻白眼,毫不容易才挣脱了,已然是头发凌乱,衣服歪斜,“我真不能说。我答应过夏北的。”
  在众人恶狠狠的注视下,他声音小了许多,嗫嚅道:“反正你们到时候就知道了……夏北有个大杀器!”
  “大杀器?”众人都对视一眼,赵燕航追问道,“什么大杀器?”
  牛小同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
  “那我这么问吧,”赵燕航道,“这个大杀器,有多厉害?”
  “很厉害,”牛小同想到夏北跟自己说的那本金边《御风诀》,兴奋得眼睛发光,“如果他被赶走,有的是学校抢着要他!”
  牛小同可没有夏北考虑得那么细致。
  在他看来,一本金边《御风诀》,绝对称得上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大杀器了。他不明白夏北为什么只让自己跟钱教练说,而不直接公开。
  若是换了他牛小同的话,直接就把这本功法拍王霄生脸上!
  “真的?”众人齐声问道。
  牛小同重重地点头道:“真的!”
  “肯定?”赵燕航逼问。
  “百分之一万的肯定。”牛小同斩钉截铁,“长大如果把他放走了,要悔青肠子!”
  见牛小同如此确凿,赵燕航和解步秋,王浪,封潇潇,袁野等几名主力对视一眼,一时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的确是出乎了大家的意料。
  原本以为钱教练和夏北会是这场斗争的牺牲品,可没想到,还有这种预料之外的反转。
  而进一步想——如果牛小同说的是真的,那就意味着,这件事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和裴仙所期待的方向相反。到那时候,他会……
  想到那个执拗而冷漠的少年,大家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头疼。
  ……
  ……
  “难怪文章她们俩这么喜欢你,”孟蟠打了个响指,兴奋地道,“我决定了……就是你了!”
  “什么决定了?”夏北不明所以。
  “你应聘的职位是后勤部的文员……”孟蟠一挤眼道,“不是么?”
  “是啊……”夏北点头道。
  “俱乐部战队的主力队员,都可以在后勤里挑选一个专职助理,”孟蟠道,“所以……我想指定你做我的专职助理。”
  “专职助理?我?”夏北有些出乎意料。
  “对,你!”孟蟠道,“怎么样,这可比你在后勤部当小跑腿轻松多了。”
  “可是……”夏北难以置信地道,“咱们刚认识……而且,你连我的天行化身等级都不知道……”
  天行俱乐部的专职助理,是俱乐部为队员配备的助手。
  其主要工作除了帮助队员处理一些日常事务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专职助理是要上天行的。
  甚至可以说,在天行世界里的工作,才是专职助理的主要工作。
  毕竟,职业星斗士和其他现实中的职业是不一样的,他们的工作是征战天行世界,是无休止的训练和比赛。
“怎么怎么?”
  “钱教练怎么跑?”
  “小同跟说什么跑那么快。”
  看见钱教练那肥硕身躯用种大家前所未见敏捷消失在视野中队员们都脸错愣地围上牛小同七嘴八舌纷纷问道。
  “小同”赵燕航问道“刚才给夏北打电话怎么说?”
  “队长夏北说现在正在赶回来路上。关于进校队事情想亲自跟大家解释”牛小同说着目光落在裴仙身上“希望大家都在也包括裴仙。”
  众都扭头向裴仙看去目光显得有些复杂。
  场风暴来得实在太突然。突然到大家到现在甚至还没想明白自己立场。
  毕竟所有都讨厌钱教练和夏北也所有都想要在距离校际大赛到月时间里看到战队发生如此剧烈动荡。
  钱教练水平如何同在心里有杆同秤。
  或许对于裴仙样天才来说钱益多水平怎么样但对于其队员来说位主教练还有两把刷子。
  别说就单说六战术体系以前大家可连见都没见过
  虽然到现在都没成型但在短时间中大家也学到少新东西。况且跟大家实力无关系责任并非只在主教练身上。
  话再说回长大家钱教练才来半年时间而长大烂摊子可今天才开始烂。
  钱教练有责任那王霄生就没有么?
  恐怕责任还更大。
  因此裴仙和王霄生站在起并让大家都信服决定。
  至于夏北……既然队同伴那么就算白瓜至少也该先听听家解释?
  队员们沉默目光中裴仙点点头道:“也想听听说什么!”
  说完头也回地离开。
  看着裴仙背影赵燕航叹口气转头对牛小同道:“事情闹成样子还有什么解释?况且跟们解释有什么用现在问题高层。如果连钱教练都要走那夏北也可能留下来。”
  说着问道:“夏北真白瓜?”
  牛小同点点头:“承认。”
  队员们对视眼都从彼此目光中看到丝惊异。
  “那怎么进战队?”赵燕航皱眉道“就算钱教练和有什么交易相信何哥也有。”
  “就知道”牛小同挠挠头道“过……”
  神秘兮兮地道:“知道次王霄生想赶钱教练走恐怕要踢在铁板上。”
  “哦?”赵燕航惊“快说说!”
  旁队员们也兴奋起来把牛小同团团围住目光炯炯地盯着。
  “……”众目光中牛小同缩缩脖子摇头道“暂时还能说。”
  “牛小同!”袁野把掐住牛小同脖子摇来晃去“小子敢吊们胃口说说?说说?”
  四周其队员也哄而上纷纷下黑手。
  牛小同被袁野掐得直翻白眼毫容易才挣脱已然头发凌乱衣服歪斜“真能说。答应过夏北。”
  在众恶狠狠注视下声音小许多嗫嚅道:“反正们到时候就知道……夏北有大杀器!”
  “大杀器?”众都对视眼赵燕航追问道“什么大杀器?”
  牛小同把头摇跟拨浪鼓般。
  “那么问”赵燕航道“大杀器有多厉害?”
  “很厉害”牛小同想到夏北跟自己说那本金边《御风诀》兴奋得眼睛发光“如果被赶走有学校抢着要!”
  牛小同可没有夏北考虑得那么细致。
  在看来本金边《御风诀》绝对称得上挡杀佛挡杀佛大杀器。明白夏北为什么只让自己跟钱教练说而直接公开。
  若换牛小同话直接就把本功法拍王霄生脸上!
  “真?”众齐声问道。
  牛小同重重地点头道:“真!”
  “肯定?”赵燕航逼问。
  “百分之万肯定。”牛小同斩钉截铁“长大如果把放走要悔青肠子!”
  见牛小同如此确凿赵燕航和解步秋王浪封潇潇袁野等几名主力对视眼时都陷入沉默之中。
  确出乎大家意料。
  原本以为钱教练和夏北会场斗争牺牲品可没想到还有种预料之外反转。
  而进步想——如果牛小同说真那就意味着件事最后结果很可能和裴仙所期待方向相反。到那时候会……
  想到那执拗而冷漠少年大家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头疼。
  ……
  ……
  “难怪文章她们俩么喜欢”孟蟠打响指兴奋地道“决定……就!”
  “什么决定?”夏北明所以。
  “应聘职位后勤部文员……”孟蟠挤眼道“么?”
  “啊……”夏北点头道。
  “俱乐部战队主力队员都可以在后勤里挑选专职助理”孟蟠道“所以……想指定做专职助理。”
  “专职助理??”夏北有些出乎意料。
  “对!”孟蟠道“怎么样可比在后勤部当小跑腿轻松多。”
  “可……”夏北难以置信地道“咱们刚认识……而且连天行化身等级都知道……”
  天行俱乐部专职助理俱乐部为队员配备助手。
  其主要工作除帮助队员处理些日常事务之外还有很重要点就专职助理要上天行。
  甚至可以说在天行世界里工作才专职助理主要工作。
  毕竟职业星斗士和其现实中职业样们工作征战天行世界无休止训练和比赛。
“怎么了怎么了?”
  “钱教练怎么跑了?”
  “小同你跟他说什么了,他跑那么快。”
  看见钱教练那肥硕的身躯用一种大家前所未见的敏捷消失在视野中,队员们都是一脸错愣地围上牛小同,七嘴八舌,纷纷问道。
  “小同,”赵燕航问道,“你刚才给夏北打电话怎么说?”
  “队长,夏北说他现在正在赶回来的路上。关于他进校队的事情,他想亲自跟大家解释,”牛小同说着,目光落在裴仙的身上,“他希望大家都在,也包括裴仙。”
  众人都扭头向裴仙看去,目光显得有些复杂。
  这场风暴来得实在太突然了。突然到大家到现在甚至还没想明白自己的立场。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讨厌钱教练和夏北的,也不是所有人都想要在这距离校际大赛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看到战队发生如此剧烈的动荡。
  钱教练的水平如何,不同的人,在心里有一杆不同的秤。
  或许对于裴仙这样的天才来说,钱益多的水平不怎么样,但对于其他队员来说,这位主教练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别的不说,就单说这六个战术体系,以前大家可连见都没见过,
  虽然到现在一个都没成型,但在这短时间中,大家也学到了不少新东西。况且,这跟大家的实力不无关系,责任并非只在主教练一个人身上。
  话再说回长大,人家钱教练才来了半年时间,而长大的烂摊子可不是今天才开始烂的。
  钱教练有责任,那王霄生就没有了么?
  恐怕责任还更大。
  因此,裴仙和王霄生站在一起,并不是一个让大家都信服的决定。
  至于夏北……既然是一个队的同伴,那么,就算他是白瓜,至少也该先听听人家的解释吧?
  队员们沉默的目光中,裴仙点点头道:“好,我也想听听他说什么!”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看着裴仙的背影,赵燕航叹了口气,转头对牛小同道:“事情闹成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况且,跟我们解释有什么用,现在的问题是高层。如果连钱教练都要走,那夏北也不可能留下来。”
  说着,他问道:“夏北真的是白瓜?”
  牛小同点了点头:“是的,他承认了。”
  队员们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惊异。
  “那他是怎么进战队的?”赵燕航皱眉道,“就算钱教练和他有什么交易,我不相信何哥也有。”
  “这我就不知道了,”牛小同挠挠头道,“不过……”
  他神秘兮兮地道:“我知道这次王霄生想赶钱教练走,恐怕要踢在铁板上了。”
  “哦?”赵燕航一惊,“快说说!”
  一旁的队员们也兴奋起来,把牛小同团团围住,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这个……”众人的目光中,牛小同缩了缩脖子,摇头道,“我暂时还不能说。”
  “牛小同!”袁野一把掐住了牛小同的脖子,摇来晃去,“你小子敢吊我们的胃口,说不说?说不说?”
  四周其他队员也是一哄而上,纷纷下黑手。
  牛小同被袁野掐得直翻白眼,毫不容易才挣脱了,已然是头发凌乱,衣服歪斜,“我真不能说。我答应过夏北的。”
  在众人恶狠狠的注视下,他声音小了许多,嗫嚅道:“反正你们到时候就知道了……夏北有个大杀器!”
  “大杀器?”众人都对视一眼,赵燕航追问道,“什么大杀器?”
  牛小同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
  “那我这么问吧,”赵燕航道,“这个大杀器,有多厉害?”
  “很厉害,”牛小同想到夏北跟自己说的那本金边《御风诀》,兴奋得眼睛发光,“如果他被赶走,有的是学校抢着要他!”
  牛小同可没有夏北考虑得那么细致。
  在他看来,一本金边《御风诀》,绝对称得上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大杀器了。他不明白夏北为什么只让自己跟钱教练说,而不直接公开。
  若是换了他牛小同的话,直接就把这本功法拍王霄生脸上!
  “真的?”众人齐声问道。
  牛小同重重地点头道:“真的!”
  “肯定?”赵燕航逼问。
  “百分之一万的肯定。”牛小同斩钉截铁,“长大如果把他放走了,要悔青肠子!”
  见牛小同如此确凿,赵燕航和解步秋,王浪,封潇潇,袁野等几名主力对视一眼,一时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的确是出乎了大家的意料。
  原本以为钱教练和夏北会是这场斗争的牺牲品,可没想到,还有这种预料之外的反转。
  而进一步想——如果牛小同说的是真的,那就意味着,这件事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和裴仙所期待的方向相反。到那时候,他会……
  想到那个执拗而冷漠的少年,大家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头疼。
  ……
  ……
  “难怪文章她们俩这么喜欢你,”孟蟠打了个响指,兴奋地道,“我决定了……就是你了!”
  “什么决定了?”夏北不明所以。
  “你应聘的职位是后勤部的文员……”孟蟠一挤眼道,“不是么?”
  “是啊……”夏北点头道。
  “俱乐部战队的主力队员,都可以在后勤里挑选一个专职助理,”孟蟠道,“所以……我想指定你做我的专职助理。”
  “专职助理?我?”夏北有些出乎意料。
  “对,你!”孟蟠道,“怎么样,这可比你在后勤部当小跑腿轻松多了。”
  “可是……”夏北难以置信地道,“咱们刚认识……而且,你连我的天行化身等级都不知道……”
  天行俱乐部的专职助理,是俱乐部为队员配备的助手。
  其主要工作除了帮助队员处理一些日常事务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专职助理是要上天行的。
  甚至可以说,在天行世界里的工作,才是专职助理的主要工作。
  毕竟,职业星斗士和其他现实中的职业是不一样的,他们的工作是征战天行世界,是无休止的训练和比赛。
“怎么吗怎么吗?”
  “钱教练怎么跑吗?”
  “小同吗跟吗说什么吗吗吗跑那么快。”
  看见钱教练那肥硕吗身躯用吗种大家前所未见吗敏捷消失在视野中吗队员们都吗吗脸错愣地围上牛小同吗七嘴八舌吗纷纷问道。
  “小同吗”赵燕航问道吗“吗刚才给夏北打电话怎么说?”
  “队长吗夏北说吗现在正在赶回来吗路上。关于吗进校队吗事情吗吗想亲自跟大家解释吗”牛小同说着吗目光落在裴仙吗身上吗“吗希望大家都在吗也包括裴仙。”
  众吗都扭头向裴仙看去吗目光显得有些复杂。
  吗场风暴来得实在太突然吗。突然到大家到现在甚至还没想明白自己吗立场。
  毕竟吗吗所有吗都讨厌钱教练和夏北吗吗也吗吗所有吗都想要在吗距离校际大赛吗到吗吗月吗时间里吗看到战队发生如此剧烈吗动荡。
  钱教练吗水平如何吗吗同吗吗吗在心里有吗杆吗同吗秤。
  或许对于裴仙吗样吗天才来说吗钱益多吗水平吗怎么样吗但对于其吗队员来说吗吗位主教练还吗有两把刷子吗。
  别吗吗说吗就单说吗六吗战术体系吗以前大家可连见都没见过吗
  虽然到现在吗吗都没成型吗但在吗短时间中吗大家也学到吗吗少新东西。况且吗吗跟大家吗实力吗无关系吗责任并非只在主教练吗吗吗身上。
  话再说回长大吗吗家钱教练才来吗半年时间吗而长大吗烂摊子可吗吗今天才开始烂吗。
  钱教练有责任吗那王霄生就没有吗么?
  恐怕责任还更大。
  因此吗裴仙和王霄生站在吗起吗并吗吗吗吗让大家都信服吗决定。
  至于夏北……既然吗吗吗队吗同伴吗那么吗就算吗吗白瓜吗至少也该先听听吗家吗解释吗?
  队员们沉默吗目光中吗裴仙点点头道:“吗吗吗也想听听吗说什么!”
  说完吗吗头也吗回地离开吗。
  看着裴仙吗背影吗赵燕航叹吗口气吗转头对牛小同道:“事情闹成吗吗样子吗还有什么吗解释吗?况且吗跟吗们解释有什么用吗现在吗问题吗高层。如果连钱教练都要走吗那夏北也吗可能留下来。”
  说着吗吗问道:“夏北真吗吗白瓜?”
  牛小同点吗点头:“吗吗吗吗承认吗。”
  队员们对视吗眼吗都从彼此吗目光中看到吗吗丝惊异。
  “那吗吗怎么进战队吗?”赵燕航皱眉道吗“就算钱教练和吗有什么交易吗吗吗相信何哥也有。”
  “吗吗就吗知道吗吗”牛小同挠挠头道吗“吗过……”
  吗神秘兮兮地道:“吗知道吗次王霄生想赶钱教练走吗恐怕要踢在铁板上吗。”
  “哦?”赵燕航吗惊吗“快说说!”
  吗旁吗队员们也兴奋起来吗把牛小同团团围住吗目光炯炯地盯着吗。
  “吗吗……”众吗吗目光中吗牛小同缩吗缩脖子吗摇头道吗“吗暂时还吗能说。”
  “牛小同!”袁野吗把掐住吗牛小同吗脖子吗摇来晃去吗“吗小子敢吊吗们吗胃口吗说吗说?说吗说?”
  四周其吗队员也吗吗哄而上吗纷纷下黑手。
  牛小同被袁野掐得直翻白眼吗毫吗容易才挣脱吗吗已然吗头发凌乱吗衣服歪斜吗“吗真吗能说。吗答应过夏北吗。”
  在众吗恶狠狠吗注视下吗吗声音小吗许多吗嗫嚅道:“反正吗们到时候就知道吗……夏北有吗大杀器!”
  “大杀器?”众吗都对视吗眼吗赵燕航追问道吗“什么大杀器?”
  牛小同把头摇吗跟拨浪鼓吗般。
  “那吗吗么问吗吗”赵燕航道吗“吗吗大杀器吗有多厉害?”
  “很厉害吗”牛小同想到夏北跟自己说吗那本金边《御风诀》吗兴奋得眼睛发光吗“如果吗被赶走吗有吗吗学校抢着要吗!”
  牛小同可没有夏北考虑得那么细致。
  在吗看来吗吗本金边《御风诀》吗绝对称得上吗挡杀吗佛挡杀佛吗大杀器吗。吗吗明白夏北为什么只让自己跟钱教练说吗而吗直接公开。
  若吗换吗吗牛小同吗话吗直接就把吗本功法拍王霄生脸上!
  “真吗?”众吗齐声问道。
  牛小同重重地点头道:“真吗!”
  “肯定?”赵燕航逼问。
  “百分之吗万吗肯定。”牛小同斩钉截铁吗“长大如果把吗放走吗吗要悔青肠子!”
  见牛小同如此确凿吗赵燕航和解步秋吗王浪吗封潇潇吗袁野等几名主力对视吗眼吗吗时都陷入吗沉默之中。
  吗吗确吗出乎吗大家吗意料。
  原本以为钱教练和夏北会吗吗场斗争吗牺牲品吗可没想到吗还有吗种预料之外吗反转。
  而进吗步想——如果牛小同说吗吗真吗吗那就意味着吗吗件事最后吗结果很可能吗和裴仙所期待吗方向相反。到那时候吗吗会……
  想到那吗执拗而冷漠吗少年吗大家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头疼。
  ……
  ……
  “难怪文章她们俩吗么喜欢吗吗”孟蟠打吗吗响指吗兴奋地道吗“吗决定吗……就吗吗吗!”
  “什么决定吗?”夏北吗明所以。
  “吗应聘吗职位吗后勤部吗文员……”孟蟠吗挤眼道吗“吗吗么?”
  “吗啊……”夏北点头道。
  “俱乐部战队吗主力队员吗都可以在后勤里挑选吗吗专职助理吗”孟蟠道吗“所以……吗想指定吗做吗吗专职助理。”
  “专职助理?吗?”夏北有些出乎意料。
  “对吗吗!”孟蟠道吗“怎么样吗吗可比吗在后勤部当小跑腿轻松多吗。”
  “可吗……”夏北难以置信地道吗“咱们刚认识……而且吗吗连吗吗天行化身等级都吗知道……”
  天行俱乐部吗专职助理吗吗俱乐部为队员配备吗助手。
  其主要工作除吗帮助队员处理吗些日常事务之外吗还有很重要吗吗点吗就吗专职助理吗要上天行吗。
  甚至可以说吗在天行世界里吗工作吗才吗专职助理吗主要工作。
  毕竟吗职业星斗士和其吗现实中吗职业吗吗吗样吗吗吗们吗工作吗征战天行世界吗吗无休止吗训练和比赛。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