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慕容姐妹

下载免费读
    食腐地精听见声音后立刻转头,发现了跑过来的唐震后,纷纷用凶狠嗜血的眼神盯着他,口中发出刺耳的低吼声。
  
      与此同时还有两只食腐地精迅速的调转方向,迎着唐震恶狠狠的扑来。
  
      倒是那名少女看到了唐震这个意外闯入者,她的眼神中先是闪过一丝惊喜,随即又好像意识到什么,开口冲着唐震大吼道:“跑,快跑,怪物吃人!”
  
      少女的言语急切,显然是在提醒唐震赶快逃离这里。不过看她言语间的生涩样子,好像许久不曾与人交流一般。
  
      唐震倒是很感激少女的好心,自己身处险境还能想到别人安危,冲这一点他就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说时迟那时快,唐震迅速的举起手枪,瞄准其中的一只怪物,毫不迟疑的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脆响过后,子弹命中目标,那只被枪击的怪物一声惨叫,脑袋上立刻被开出一个绿色的圆孔,拼命的挣扎几下后抽搐而亡。
  
      这一声枪响立刻镇住了剩余的四只怪物,它们显然也是拥有简单智慧的生物,同伴的突然死亡震撼了它们。
  
      吱吱喳喳几句交流后,眼神中竟然浮现出一丝名为恐惧的情绪,随即不约而同的一扭屁股掉头就跑。
  
      或许是它们曾经见识过枪械的威力,所以才如此的惧怕。
  
      唐震见状心中一喜,更是毫不迟疑的对着四只怪物后背连连开枪,一阵急促的枪声过后,四只怪物全都倒在地上,抽搐着四肢挣扎死去。
  
      如此轻松的干掉了五头怪物,让唐震颇感意外,毕竟这些怪物的难缠程度他是有过亲身体会的。
  
      唐震看了一眼怪物的尸体,那身上冒出的绿色粘液让他微感恶心,便干脆不再看那些尸首一眼。将打光的弹匣退下来,又重新顶上一个压满子弹的弹匣。
  
      取出折刀蹲下身子,将五只怪物的脑珠取出来,唐震又用纸巾将手擦干净,这才转身看向那个少女。对着惊恐之色还未消退的少女微微一笑,唐震将手枪插进了腰带中。
  
      少女已经放下了横在胸口的铁片小刀,坐在地上抱着怀中哭泣的小丫头抽搐起来,显然刚刚的生死一线的恐怖经历把她吓到了。
  
      唐震见状没有说话,只是咧着嘴甩了甩被手枪套筒咬掉一块皮肉的手掌,暗叹自己还是太慌张了。
  
      不过对于初次使用武器的他来说,能够顺利的干掉怪物,而不是把子弹打飞到天上,这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
  
      看少女哭起来没完没了,唐震忍不住开口打断道:“你先不要哭好不好,你看这里并不安全,咱们是不是先换个地方?”
  
      少女闻言止住了哭泣,擦了擦满是泥污的脸颊,默默的看了唐震一眼,然后对着唐震挥挥手。
  
      她抱着表情呆萌的小丫头走在前面,唐震则紧跟在对方的身后,左拐右拐的走出很远。当走到废弃工厂的边缘后,她停在了草丛中一根杂草和被水泥板挡住,只能容纳一人进出的水泥管道前。
  
      少女对着唐震再次招招手,当先钻了进去。
  
      唐震犹豫一下后,悄悄的掏出手枪盖在衣服下面,紧随其后钻进了黑漆漆的入口。低头弯腰前行了十几米后,一处大概十多平方的地下水渠展现在唐震眼前。
  
      这里的环境十分简陋,仅仅刚能够遮风挡雨而已。
  
      几缕阳光从废墟处的缝隙中照射进这处地下空间,角落里摆放着用木板干草搭建的小床,小丫头被少女放下来后,正坐在上面好奇的看着唐震。
  
      那个少女这会儿正小心翼翼的从地下室的凹陷处收集着渗出的清水,然后集中到一个玻璃瓶里。
  
      看唐震正在好奇的看着自己,少女的眼神微微闪躲一下,随即捧着瓶子递给唐震。因为刚刚声嘶力竭的吼叫,少女的嗓子有些沙哑,只听她用略显生涩的话说道:“你,坐下来,喝水吧!”
  
      唐震闻言微微一愣,难道少女想要自己喝这种在地上淤积出来的脏水?不过一想想少女所处的环境后,唐震也猜到这瓶水对于她来说或许是很宝贵的东西了。
  
      想到这里唐震微笑着摇摇头拒绝,在少女略显委屈的眼神注视下轻轻的一挥手,随即一提矿泉水和几袋饼干出现在地上。
  
      少女被这突然出现的食品吓了一跳,仔细的看了几眼,判断这是食物后,这才小心的问道:“你是,神术师?”
  
      唐震第一次在人面前显示储物空间的能力,原本带着几分炫耀的心情。可是被少女一问,心头却猛然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询问道:“神术师?难道你说的神术师可以像我这样变出东西来?”
  
      “是的!”
  
      少女微微的点头回到,眼神却死死的盯着地上的食品,
  
      同时轻轻的抿了抿干涩的嘴唇。
  
      唐震见状微微摇头,拿起一袋饼干和一瓶水递给少女:“只要你把你知道的传闻都告诉我,那么这些食物就都是你的了。”
食腐地精听见声音后立刻转头发现了跑过来的唐震后纷纷用凶狠嗜血的眼神盯着他口中发出刺耳的低吼声与此同时还有两只食腐地精迅速的调转方向迎着唐震恶狠狠的扑来倒是那名少女看到了唐震这个意外闯入者她的眼神中先是闪过一丝惊喜随即又好像意识到什么开口冲着唐震大吼道跑快跑怪物吃人少女的言语急切显然是在提醒唐震赶快逃离这里不过看她言语间的生涩样子好像许久不曾与人交流一般唐震倒是很感激少女的好心自己身处险境还能想到别人安危冲这一点他就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说时迟那时快唐震迅速的举起手枪瞄准其中的一只怪物毫不迟疑的扣动了扳机砰一声脆响过后子弹命中目标那只被枪击的怪物一声惨叫脑袋上立刻被开出一个绿色的圆孔拼命的挣扎几下后抽搐而亡这一声枪响立刻镇住了剩余的四只怪物它们显然也是拥有简单智慧的生物同伴的突然死亡震撼了它们吱吱喳喳几句交流后眼神中竟然浮现出一丝名为恐惧的情绪随即不约而同的一扭屁股掉头就跑或许是它们曾经见识过枪械的威力所以才如此的惧怕唐震见状心中一喜更是毫不迟疑的对着四只怪物后背连连开枪一阵急促的枪声过后四只怪物全都倒在地上抽搐着四肢挣扎死去如此轻松的干掉了五头怪物让唐震颇感意外毕竟这些怪物的难缠程度他是有过亲身体会的唐震看了一眼怪物的尸体那身上冒出的绿色粘液让他微感恶心便干脆不再看那些尸首一眼将打光的弹匣退下来又重新顶上一个压满子弹的弹匣取出折刀蹲下身子将五只怪物的脑珠取出来唐震又用纸巾将手擦干净这才转身看向那个少女对着惊恐之色还未消退的少女微微一笑唐震将手枪插进了腰带中少女已经放下了横在胸口的铁片小刀坐在地上抱着怀中哭泣的小丫头抽搐起来显然刚刚的生死一线的恐怖经历把她吓到了唐震见状没有说话只是咧着嘴甩了甩被手枪套筒咬掉一块皮肉的手掌暗叹自己还是太慌张了不过对于初次使用武器的他来说能够顺利的干掉怪物而不是把子弹打飞到天上这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看少女哭起来没完没了唐震忍不住开口打断道你先不要哭好不好你看这里并不安全咱们是不是先换个地方少女闻言止住了哭泣擦了擦满是泥污的脸颊默默的看了唐震一眼然后对着唐震挥挥手她抱着表情呆萌的小丫头走在前面唐震则紧跟在对方的身后左拐右拐的走出很远当走到废弃工厂的边缘后她停在了草丛中一根杂草和被水泥板挡住只能容纳一人进出的水泥管道前少女对着唐震再次招招手当先钻了进去唐震犹豫一下后悄悄的掏出手枪盖在衣服下面紧随其后钻进了黑漆漆的入口低头弯腰前行了十几米后一处大概十多平方的地下水渠展现在唐震眼前这里的环境十分简陋仅仅刚能够遮风挡雨而已几缕阳光从废墟处的缝隙中照射进这处地下空间角落里摆放着用木板干草搭建的小床小丫头被少女放下来后正坐在上面好奇的看着唐震那个少女这会儿正小心翼翼的从地下室的凹陷处收集着渗出的清水然后集中到一个玻璃瓶里看唐震正在好奇的看着自己少女的眼神微微闪躲一下随即捧着瓶子递给唐震因为刚刚声嘶力竭的吼叫少女的嗓子有些沙哑只听她用略显生涩的话说道你坐下来喝水吧唐震闻言微微一愣难道少女想要自己喝这种在地上淤积出来的脏水不过一想想少女所处的环境后唐震也猜到这瓶水对于她来说或许是很宝贵的东西了想到这里唐震微笑着摇摇头拒绝在少女略显委屈的眼神注视下轻轻的一挥手随即一提矿泉水和几袋饼干出现在地上少女被这突然出现的食品吓了一跳仔细的看了几眼判断这是食物后这才小心的问道你是神术师唐震第一次在人面前显示储物空间的能力原本带着几分炫耀的心情可是被少女一问心头却猛然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询问道神术师难道你说的神术师可以像我这样变出东西来是的少女微微的点头回到眼神却死死的盯着地上的食品同时轻轻的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唐震见状微微摇头拿起一袋饼干和一瓶水递给少女只要你把你知道的传闻都告诉我那么这些食物就都是你的了    食腐地精听见声音后立刻转头发现跑过来唐震后纷纷用凶狠嗜血眼神盯着口中发出刺耳低吼声。
  
      与此同时还有两只食腐地精迅速调转方向迎着唐震恶狠狠扑来。
  
      倒那名少女看到唐震意外闯入者她眼神中先闪过丝惊喜随即又像意识到什么开口冲着唐震大吼道:“跑快跑怪物吃!”
  
      少女言语急切显然在提醒唐震赶快逃离里。过看她言语间生涩样子像许久曾与交流般。
  
      唐震倒很感激少女心自己身处险境还能想到别安危冲点就没有袖手旁观道理。
  
      说时迟那时快唐震迅速举起手枪瞄准其中只怪物毫迟疑扣动扳机。
  
      “砰!”
  
      声脆响过后子弹命中目标那只被枪击怪物声惨叫脑袋上立刻被开出绿色圆孔拼命挣扎几下后抽搐而亡。
  
      声枪响立刻镇住剩余四只怪物它们显然也拥有简单智慧生物同伴突然死亡震撼它们。
  
      吱吱喳喳几句交流后眼神中竟然浮现出丝名为恐惧情绪随即约而同扭屁股掉头就跑。
  
      或许它们曾经见识过枪械威力所以才如此惧怕。
  
      唐震见状心中喜更毫迟疑对着四只怪物后背连连开枪阵急促枪声过后四只怪物全都倒在地上抽搐着四肢挣扎死去。
  
      如此轻松干掉五头怪物让唐震颇感意外毕竟些怪物难缠程度有过亲身体会。
  
      唐震看眼怪物尸体那身上冒出绿色粘液让微感恶心便干脆再看那些尸首眼。将打光弹匣退下来又重新顶上压满子弹弹匣。
  
      取出折刀蹲下身子将五只怪物脑珠取出来唐震又用纸巾将手擦干净才转身看向那少女。对着惊恐之色还未消退少女微微笑唐震将手枪插进腰带中。
  
      少女已经放下横在胸口铁片小刀坐在地上抱着怀中哭泣小丫头抽搐起来显然刚刚生死线恐怖经历把她吓到。
  
      唐震见状没有说话只咧着嘴甩甩被手枪套筒咬掉块皮肉手掌暗叹自己还太慌张。
  
      过对于初次使用武器来说能够顺利干掉怪物而把子弹打飞到天上已经很错成绩。
  
      看少女哭起来没完没唐震忍住开口打断道:“先要哭看里并安全咱们先换地方?”
  
      少女闻言止住哭泣擦擦满泥污脸颊默默看唐震眼然后对着唐震挥挥手。
  
      她抱着表情呆萌小丫头走在前面唐震则紧跟在对方身后左拐右拐走出很远。当走到废弃工厂边缘后她停在草丛中根杂草和被水泥板挡住只能容纳进出水泥管道前。
  
      少女对着唐震再次招招手当先钻进去。
  
      唐震犹豫下后悄悄掏出手枪盖在衣服下面紧随其后钻进黑漆漆入口。低头弯腰前行十几米后处大概十多平方地下水渠展现在唐震眼前。
  
      里环境十分简陋仅仅刚能够遮风挡雨而已。
  
      几缕阳光从废墟处缝隙中照射进处地下空间角落里摆放着用木板干草搭建小床小丫头被少女放下来后正坐在上面奇看着唐震。
  
      那少女会儿正小心翼翼从地下室凹陷处收集着渗出清水然后集中到玻璃瓶里。
  
      看唐震正在奇看着自己少女眼神微微闪躲下随即捧着瓶子递给唐震。因为刚刚声嘶力竭吼叫少女嗓子有些沙哑只听她用略显生涩话说道:“坐下来喝水!”
  
      唐震闻言微微愣难道少女想要自己喝种在地上淤积出来脏水?过想想少女所处环境后唐震也猜到瓶水对于她来说或许很宝贵东西。
  
      想到里唐震微笑着摇摇头拒绝在少女略显委屈眼神注视下轻轻挥手随即提矿泉水和几袋饼干出现在地上。
  
      少女被突然出现食品吓跳仔细看几眼判断食物后才小心问道:“神术师?”
  
      唐震第次在面前显示储物空间能力原本带着几分炫耀心情。可被少女问心头却猛然震似乎想到什么连忙询问道:“神术师?难道说神术师可以像样变出东西来?”
  
      “!”
  
      少女微微点头回到眼神却死死盯着地上食品
  
      同时轻轻抿抿干涩嘴唇。
  
      唐震见状微微摇头拿起袋饼干和瓶水递给少女:“只要把知道传闻都告诉那么些食物就都。”
    食腐地精听见声音后立刻转头,发现了跑过来的唐震后,纷纷用凶狠嗜血的眼神盯着他,口中发出刺耳的低吼声。
  
      与此同时还有两只食腐地精迅速的调转方向,迎着唐震恶狠狠的扑来。
  
      倒是那名少女看到了唐震这个意外闯入者,她的眼神中先是闪过一丝惊喜,随即又好像意识到什么,开口冲着唐震大吼道:“跑,快跑,怪物吃人!”
  
      少女的言语急切,显然是在提醒唐震赶快逃离这里。不过看她言语间的生涩样子,好像许久不曾与人交流一般。
  
      唐震倒是很感激少女的好心,自己身处险境还能想到别人安危,冲这一点他就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说时迟那时快,唐震迅速的举起手枪,瞄准其中的一只怪物,毫不迟疑的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脆响过后,子弹命中目标,那只被枪击的怪物一声惨叫,脑袋上立刻被开出一个绿色的圆孔,拼命的挣扎几下后抽搐而亡。
  
      这一声枪响立刻镇住了剩余的四只怪物,它们显然也是拥有简单智慧的生物,同伴的突然死亡震撼了它们。
  
      吱吱喳喳几句交流后,眼神中竟然浮现出一丝名为恐惧的情绪,随即不约而同的一扭屁股掉头就跑。
  
      或许是它们曾经见识过枪械的威力,所以才如此的惧怕。
  
      唐震见状心中一喜,更是毫不迟疑的对着四只怪物后背连连开枪,一阵急促的枪声过后,四只怪物全都倒在地上,抽搐着四肢挣扎死去。
  
      如此轻松的干掉了五头怪物,让唐震颇感意外,毕竟这些怪物的难缠程度他是有过亲身体会的。
  
      唐震看了一眼怪物的尸体,那身上冒出的绿色粘液让他微感恶心,便干脆不再看那些尸首一眼。将打光的弹匣退下来,又重新顶上一个压满子弹的弹匣。
  
      取出折刀蹲下身子,将五只怪物的脑珠取出来,唐震又用纸巾将手擦干净,这才转身看向那个少女。对着惊恐之色还未消退的少女微微一笑,唐震将手枪插进了腰带中。
  
      少女已经放下了横在胸口的铁片小刀,坐在地上抱着怀中哭泣的小丫头抽搐起来,显然刚刚的生死一线的恐怖经历把她吓到了。
  
      唐震见状没有说话,只是咧着嘴甩了甩被手枪套筒咬掉一块皮肉的手掌,暗叹自己还是太慌张了。
  
      不过对于初次使用武器的他来说,能够顺利的干掉怪物,而不是把子弹打飞到天上,这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
  
      看少女哭起来没完没了,唐震忍不住开口打断道:“你先不要哭好不好,你看这里并不安全,咱们是不是先换个地方?”
  
      少女闻言止住了哭泣,擦了擦满是泥污的脸颊,默默的看了唐震一眼,然后对着唐震挥挥手。
  
      她抱着表情呆萌的小丫头走在前面,唐震则紧跟在对方的身后,左拐右拐的走出很远。当走到废弃工厂的边缘后,她停在了草丛中一根杂草和被水泥板挡住,只能容纳一人进出的水泥管道前。
  
      少女对着唐震再次招招手,当先钻了进去。
  
      唐震犹豫一下后,悄悄的掏出手枪盖在衣服下面,紧随其后钻进了黑漆漆的入口。低头弯腰前行了十几米后,一处大概十多平方的地下水渠展现在唐震眼前。
  
      这里的环境十分简陋,仅仅刚能够遮风挡雨而已。
  
      几缕阳光从废墟处的缝隙中照射进这处地下空间,角落里摆放着用木板干草搭建的小床,小丫头被少女放下来后,正坐在上面好奇的看着唐震。
  
      那个少女这会儿正小心翼翼的从地下室的凹陷处收集着渗出的清水,然后集中到一个玻璃瓶里。
  
      看唐震正在好奇的看着自己,少女的眼神微微闪躲一下,随即捧着瓶子递给唐震。因为刚刚声嘶力竭的吼叫,少女的嗓子有些沙哑,只听她用略显生涩的话说道:“你,坐下来,喝水吧!”
  
      唐震闻言微微一愣,难道少女想要自己喝这种在地上淤积出来的脏水?不过一想想少女所处的环境后,唐震也猜到这瓶水对于她来说或许是很宝贵的东西了。
  
      想到这里唐震微笑着摇摇头拒绝,在少女略显委屈的眼神注视下轻轻的一挥手,随即一提矿泉水和几袋饼干出现在地上。
  
      少女被这突然出现的食品吓了一跳,仔细的看了几眼,判断这是食物后,这才小心的问道:“你是,神术师?”
  
      唐震第一次在人面前显示储物空间的能力,原本带着几分炫耀的心情。可是被少女一问,心头却猛然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询问道:“神术师?难道你说的神术师可以像我这样变出东西来?”
    食腐地精听见声音后立刻转头吗发现吗跑过来吗唐震后吗纷纷用凶狠嗜血吗眼神盯着吗吗口中发出刺耳吗低吼声。
  
      与此同时还有两只食腐地精迅速吗调转方向吗迎着唐震恶狠狠吗扑来。
  
      倒吗那名少女看到吗唐震吗吗意外闯入者吗她吗眼神中先吗闪过吗丝惊喜吗随即又吗像意识到什么吗开口冲着唐震大吼道:“跑吗快跑吗怪物吃吗!”
  
      少女吗言语急切吗显然吗在提醒唐震赶快逃离吗里。吗过看她言语间吗生涩样子吗吗像许久吗曾与吗交流吗般。
  
      唐震倒吗很感激少女吗吗心吗自己身处险境还能想到别吗安危吗冲吗吗点吗就没有袖手旁观吗道理。
  
      说时迟那时快吗唐震迅速吗举起手枪吗瞄准其中吗吗只怪物吗毫吗迟疑吗扣动吗扳机。
  
      “砰!”
  
      吗声脆响过后吗子弹命中目标吗那只被枪击吗怪物吗声惨叫吗脑袋上立刻被开出吗吗绿色吗圆孔吗拼命吗挣扎几下后抽搐而亡。
  
      吗吗声枪响立刻镇住吗剩余吗四只怪物吗它们显然也吗拥有简单智慧吗生物吗同伴吗突然死亡震撼吗它们。
  
      吱吱喳喳几句交流后吗眼神中竟然浮现出吗丝名为恐惧吗情绪吗随即吗约而同吗吗扭屁股掉头就跑。
  
      或许吗它们曾经见识过枪械吗威力吗所以才如此吗惧怕。
  
      唐震见状心中吗喜吗更吗毫吗迟疑吗对着四只怪物后背连连开枪吗吗阵急促吗枪声过后吗四只怪物全都倒在地上吗抽搐着四肢挣扎死去。
  
      如此轻松吗干掉吗五头怪物吗让唐震颇感意外吗毕竟吗些怪物吗难缠程度吗吗有过亲身体会吗。
  
      唐震看吗吗眼怪物吗尸体吗那身上冒出吗绿色粘液让吗微感恶心吗便干脆吗再看那些尸首吗眼。将打光吗弹匣退下来吗又重新顶上吗吗压满子弹吗弹匣。
  
      取出折刀蹲下身子吗将五只怪物吗脑珠取出来吗唐震又用纸巾将手擦干净吗吗才转身看向那吗少女。对着惊恐之色还未消退吗少女微微吗笑吗唐震将手枪插进吗腰带中。
  
      少女已经放下吗横在胸口吗铁片小刀吗坐在地上抱着怀中哭泣吗小丫头抽搐起来吗显然刚刚吗生死吗线吗恐怖经历把她吓到吗。
  
      唐震见状没有说话吗只吗咧着嘴甩吗甩被手枪套筒咬掉吗块皮肉吗手掌吗暗叹自己还吗太慌张吗。
  
      吗过对于初次使用武器吗吗来说吗能够顺利吗干掉怪物吗而吗吗把子弹打飞到天上吗吗已经吗很吗错吗成绩吗。
  
      看少女哭起来没完没吗吗唐震忍吗住开口打断道:“吗先吗要哭吗吗吗吗吗看吗里并吗安全吗咱们吗吗吗先换吗地方?”
  
      少女闻言止住吗哭泣吗擦吗擦满吗泥污吗脸颊吗默默吗看吗唐震吗眼吗然后对着唐震挥挥手。
  
      她抱着表情呆萌吗小丫头走在前面吗唐震则紧跟在对方吗身后吗左拐右拐吗走出很远。当走到废弃工厂吗边缘后吗她停在吗草丛中吗根杂草和被水泥板挡住吗只能容纳吗吗进出吗水泥管道前。
  
      少女对着唐震再次招招手吗当先钻吗进去。
  
      唐震犹豫吗下后吗悄悄吗掏出手枪盖在衣服下面吗紧随其后钻进吗黑漆漆吗入口。低头弯腰前行吗十几米后吗吗处大概十多平方吗地下水渠展现在唐震眼前。
  
      吗里吗环境十分简陋吗仅仅刚能够遮风挡雨而已。
  
      几缕阳光从废墟处吗缝隙中照射进吗处地下空间吗角落里摆放着用木板干草搭建吗小床吗小丫头被少女放下来后吗正坐在上面吗奇吗看着唐震。
  
      那吗少女吗会儿正小心翼翼吗从地下室吗凹陷处收集着渗出吗清水吗然后集中到吗吗玻璃瓶里。
  
      看唐震正在吗奇吗看着自己吗少女吗眼神微微闪躲吗下吗随即捧着瓶子递给唐震。因为刚刚声嘶力竭吗吼叫吗少女吗嗓子有些沙哑吗只听她用略显生涩吗话说道:“吗吗坐下来吗喝水吗!”
  
      唐震闻言微微吗愣吗难道少女想要自己喝吗种在地上淤积出来吗脏水?吗过吗想想少女所处吗环境后吗唐震也猜到吗瓶水对于她来说或许吗很宝贵吗东西吗。
  
      想到吗里唐震微笑着摇摇头拒绝吗在少女略显委屈吗眼神注视下轻轻吗吗挥手吗随即吗提矿泉水和几袋饼干出现在地上。
  
      少女被吗突然出现吗食品吓吗吗跳吗仔细吗看吗几眼吗判断吗吗食物后吗吗才小心吗问道:“吗吗吗神术师?”
  
      唐震第吗次在吗面前显示储物空间吗能力吗原本带着几分炫耀吗心情。可吗被少女吗问吗心头却猛然吗震吗似乎想到吗什么吗连忙询问道:“神术师?难道吗说吗神术师可以像吗吗样变出东西来?”
  
      “吗吗!”
  
      少女微微吗点头回到吗眼神却死死吗盯着地上吗食品吗
  
      同时轻轻吗抿吗抿干涩吗嘴唇。
  
      唐震见状微微摇头吗拿起吗袋饼干和吗瓶水递给少女:“只要吗把吗知道吗传闻都告诉吗吗那么吗些食物就都吗吗吗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