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新手村七不思议

下载免费读
安静的树林中,靠着木桩的梦竹慢慢坐了起来。她揉了揉自己的后腰,虽然还是浑身剧痛,罩袍上也被摔出了一些破洞,但这会也不是很重要了。
  她在自由世界中已经不是第一次受这样的重伤。见得多了,经验自然也是有一些的。
  正常的情况下,玩家的角色若是受到几乎让血量见底的重伤,是很难自行恢复的,至少不存在缓慢回血的办法。但某些情况下可以做到自愈,例如服用足以治愈伤势的魔药,或者懂得包扎和急救,临时处理一下自己重伤的身体,或者是使用更高级一点的魔法治愈......当然,在新手村这样的地方,一瓶普通的枯草药剂——即回血药剂,都是很难搞得到手的,更不用说类似技能一般的急救方法和神仙一样的魔法师。
  不过简单的包扎,任何人都可以做到,只需要一些结实而又干净的布条就可以了。但是梦竹被那野猪撞得浑身散架,骨头可能都断了几根,而包扎所针对的外伤却是一个都找不出来。
  小姑娘呲牙咧嘴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什么有效的办法,除了自杀以外好像也只能挣扎着慢慢爬回去......或许应该先找根木棍?说不定能够撑着站起来......
  梦竹挣扎着,左手从腰间抽出了一根布带,姑且将已经抬不起来的右手缠了一下,同时环视了一下四周。这里是森林的边缘,靠近草原的野外,野鸟的清鸣中,各种各样的花草遍布周围,地上还夹杂着一些落叶,唯独没有什么可以做拐棍的......
  远处的森林中,依稀还有野猪的嘶嚎声传来,想来那个坏大叔还没有死的样子......
  他居然还没有死!果然祸害的寿命都是很长的。
  女孩恨恨的想着,然后背靠着树根,双手撑着地面,试图慢慢站起来,但是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于是又逐渐的放弃了。她贴着树干坐着,盼望着系统可能会发发善心,让自己的伤势恢复几分,又盘算着这次亏得有点多,连武器都丢掉了,若是不想死,回去又要花一笔治疗费......不过首先她得能活着回去。对了,还有那个竹筐,那还是草药店的老婆婆借给自己的呢,现在想找回来也是不可能了,不知道回去以后该怎么向她解释。过了一会,又想着那个大叔是不是已经死掉了,死掉了才好呢,他那么坏,老是把自己摔来摔去,然后又意识到那个野猪会不会又来找自己,这样一想,那个大叔还是不要死的比较好......
  思绪开始散乱,梦竹的精神有些恍惚,视线的焦点四处的游曳,意识慢慢地飘荡着。朦胧之间,似乎听到周围有脚步声传来。
  糟了,如果有玩家发现重伤的自己,会不会被抢劫......
  下意识地用一只手撑起身子,梦竹歪着头看向树林外面的方向,她的右手还是耷拉在身旁,左手紧握,心中祈祷着不要出现自己想象中最坏的场景。然后,一个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
  “看什么呢,是不是喊了人来救你啊......”
  梦竹回头,看到了她碎碎念了半天的坏大叔。
  “这样我倒是能省点力气,不用再想办法送你回去......别拿这种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我会被那头蠢猪送回新手村里。”说着这些,段青从树林的阴影中走了过来。他衣衫褴褛,头发也散乱了很多,由于衣服撕破而裸露出来的皮肤上,隐约还能看到一些淤青。太阳快要落山,视线中不是很明亮,梦竹也是在段青走近之后,才注意到了他此时的凄惨模样。
  震撼、惊喜、气愤的心情依次在心中流过,最后也逐渐的平复了。女孩撇了撇嘴,想要嘲讽两句段青狼狈的形象,但是话到了嘴边,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然后,她注意到段青的身后,树木的阴影中,还站着一个正在看着这边的人。
  准确的说,是一个NPC。
  “好了,赶紧回去吧,这里是很危险的。”
  那人看上去是一个四五十年纪的大叔,长着一张四方脸,浓眉大眼,神情坚毅,虽然留着络腮胡,但黑色的胡子中夹杂着一些花白。他戴着一顶小麦色的草帽,穿着一身红黑相间的格子衬衫,下面是灰色的吊带裤,褐色的长靴,整个人透露出一股可靠的......农场大叔形象。
  与段青相比,这个大叔明显要可靠得多。
  但是梦竹的第一印象却不是一个可靠的大叔,而是一个凶悍的大叔,因为那个大叔肩上扛着一把巨大的草叉。
  木质的长杆上反射着油亮的光芒,那是使用了很久以后的证明,然而那草叉反射着寒光的尖端看上去非常尖利,也丝毫没有磨损的痕迹。而且此时此刻,那个锐利的尖端被红色所覆盖,并且正往下滴落着鲜血。
  那大叔站在那里,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丝毫看不出他之前经历过什么很激烈的战斗。注意到梦竹的观察,那大叔对着女孩点了点头,板着的脸色也稍微松开了少许。
  被发现了......意识到盯着别人看不太礼貌,梦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那大叔也没有在意,待梦竹再次抬头观望的时候,那大叔已经不见了踪影,看来是走掉了。
  段青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女孩神情恍惚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喂,喂!快醒醒!”
  居然活下来了,真是不科学......
  “小星星都要跳出来了。”
  虽然被野猪打的很惨,但后来又被某人给救了,不过......不过......
  “话说同样是大叔,为什么你的态度差这么多啊?”
  不过这个人好烦啊!
  落阳之下,坐在地上的凄惨少女,对着站在她旁边同样凄惨的男子突然爆发:“你还有脸说!你有人家像大叔吗,你看看你那朝天的鸟窝头,如菜的面色,你怎么没去死,还要人家救回来,刚才是你摔得我都要死掉了,让你摔我,让你摔我......”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女孩顶着那仅余的一丝生命值,挥舞着手臂捶着段青的小腿,大声的抱怨着,完全没有将死之人的样子。
  “说我是大叔的是你,不是大叔的也是你......果然是女人。”段青无视了女孩的聒噪,蹲下身示意了一下。想起自己也没有回去的办法,梦竹挣扎了一阵,也就认命一般的爬到了段青的背后,让他把自己背了起来。不过让她认输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嘴上依然不依不饶:“我,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还有,我是少女!正值青春年少......”
  “好好,女孩总可以吧,梦竹小妹妹?”
  梦竹的脸又红了一红,然后愤愤然地反击:“不要这么叫我,咱们俩很熟吗?你刚才摔了我那么多次,我的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回去我的治疗费用,你要赔给我......”
  “喂喂,这话让不知道的人听到,还以为是我欺负了你......还有,我很穷的。”
  “骗人!你连野猪都打得过,还挣不到几个钱?”
  “所以说那野猪不是我杀的啊,是刚才那个......呃,大叔,他一叉子给捅死了......”
  落日的余晖铺洒到绿石村南方的草原上,仿佛涂上了一层金色,茂盛的野草在微风的拂动下来回摇摆,看上去就像是自然的舞会。一个背着少女的身影行走在野草的舞动之中,逐渐穿过了舞会的会场。少女看似充满活力的声音和男人无奈的应和声交替响起,丝毫看不出他们是今天刚认识的陌生人。
  在这个过程中,段青也是含糊地将刚才树林中发生的事情,和梦竹说了个清楚。
  段青说他与那野猪纠缠了半天,然后一把叉子飞了过来,准确的刺中了野猪的脑袋,那野猪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就死去了,其威力之大可想而知。然后那大叔才从暗处现身,走到尸体前拔出草叉,稍微的问了问段青的情况后,就带他走出了树林。
  至于自己如何纠缠的过程,自然也就春秋笔法,一笔带过了。
  “话说那大叔横空出世,使得一把魔神三叉戟,他一声大叫,连出三戟,刷刷刷!逼得那野猪步步后退,招架不得......唔,那野猪好像没有武器招架......”
  “停停停......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梦竹一脸头疼的阻止了段青扯淡一般的说书,然后皱眉沉思:“不过按你的描述,我倒是想起一个人。”
  “什么,那黑风煞神居然与你相识?女侠果然深藏不露,敢问尊姓大名......”
安静的树林中靠着木桩的梦竹慢慢坐了起来她揉了揉自己的后腰虽然还是浑身剧痛罩袍上也被摔出了一些破洞但这会也不是很重要了她在自由世界中已经不是第一次受这样的重伤见得多了经验自然也是有一些的正常的情况下玩家的角色若是受到几乎让血量见底的重伤是很难自行恢复的至少不存在缓慢回血的办法但某些情况下可以做到自愈例如服用足以治愈伤势的魔药或者懂得包扎和急救临时处理一下自己重伤的身体或者是使用更高级一点的魔法治愈当然在新手村这样的地方一瓶普通的枯草药剂即回血药剂都是很难搞得到手的更不用说类似技能一般的急救方法和神仙一样的魔法师不过简单的包扎任何人都可以做到只需要一些结实而又干净的布条就可以了但是梦竹被那野猪撞得浑身散架骨头可能都断了几根而包扎所针对的外伤却是一个都找不出来小姑娘呲牙咧嘴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什么有效的办法除了自杀以外好像也只能挣扎着慢慢爬回去或许应该先找根木棍说不定能够撑着站起来梦竹挣扎着左手从腰间抽出了一根布带姑且将已经抬不起来的右手缠了一下同时环视了一下四周这里是森林的边缘靠近草原的野外野鸟的清鸣中各种各样的花草遍布周围地上还夹杂着一些落叶唯独没有什么可以做拐棍的远处的森林中依稀还有野猪的嘶嚎声传来想来那个坏大叔还没有死的样子他居然还没有死果然祸害的寿命都是很长的女孩恨恨的想着然后背靠着树根双手撑着地面试图慢慢站起来但是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于是又逐渐的放弃了她贴着树干坐着盼望着系统可能会发发善心让自己的伤势恢复几分又盘算着这次亏得有点多连武器都丢掉了若是不想死回去又要花一笔治疗费不过首先她得能活着回去对了还有那个竹筐那还是草药店的老婆婆借给自己的呢现在想找回来也是不可能了不知道回去以后该怎么向她解释过了一会又想着那个大叔是不是已经死掉了死掉了才好呢他那么坏老是把自己摔来摔去然后又意识到那个野猪会不会又来找自己这样一想那个大叔还是不要死的比较好思绪开始散乱梦竹的精神有些恍惚视线的焦点四处的游曳意识慢慢地飘荡着朦胧之间似乎听到周围有脚步声传来糟了如果有玩家发现重伤的自己会不会被抢劫下意识地用一只手撑起身子梦竹歪着头看向树林外面的方向她的右手还是耷拉在身旁左手紧握心中祈祷着不要出现自己想象中最坏的场景然后一个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看什么呢是不是喊了人来救你啊梦竹回头看到了她碎碎念了半天的坏大叔这样我倒是能省点力气不用再想办法送你回去别拿这种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我会被那头蠢猪送回新手村里说着这些段青从树林的阴影中走了过来他衣衫褴褛头发也散乱了很多由于衣服撕破而裸露出来的皮肤上隐约还能看到一些淤青太阳快要落山视线中不是很明亮梦竹也是在段青走近之后才注意到了他此时的凄惨模样震撼惊喜气愤的心情依次在心中流过最后也逐渐的平复了女孩撇了撇嘴想要嘲讽两句段青狼狈的形象但是话到了嘴边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然后她注意到段青的身后树木的阴影中还站着一个正在看着这边的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好了赶紧回去吧这里是很危险的那人看上去是一个四五十年纪的大叔长着一张四方脸浓眉大眼神情坚毅虽然留着络腮胡但黑色的胡子中夹杂着一些花白他戴着一顶小麦色的草帽穿着一身红黑相间的格子衬衫下面是灰色的吊带裤褐色的长靴整个人透露出一股可靠的农场大叔形象与段青相比这个大叔明显要可靠得多但是梦竹的第一印象却不是一个可靠的大叔而是一个凶悍的大叔因为那个大叔肩上扛着一把巨大的草叉木质的长杆上反射着油亮的光芒那是使用了很久以后的证明然而那草叉反射着寒光的尖端看上去非常尖利也丝毫没有磨损的痕迹而且此时此刻那个锐利的尖端被红色所覆盖并且正往下滴落着鲜血那大叔站在那里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丝毫看不出他之前经历过什么很激烈的战斗注意到梦竹的观察那大叔对着女孩点了点头板着的脸色也稍微松开了少许被发现了意识到盯着别人看不太礼貌梦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那大叔也没有在意待梦竹再次抬头观望的时候那大叔已经不见了踪影看来是走掉了段青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女孩神情恍惚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喂喂快醒醒居然活下来了真是不科学小星星都要跳出来了虽然被野猪打的很惨但后来又被某人给救了不过不过话说同样是大叔为什么你的态度差这么多啊不过这个人好烦啊落阳之下坐在地上的凄惨少女对着站在她旁边同样凄惨的男子突然爆发你还有脸说你有人家像大叔吗你看看你那朝天的鸟窝头如菜的面色你怎么没去死还要人家救回来刚才是你摔得我都要死掉了让你摔我让你摔我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女孩顶着那仅余的一丝生命值挥舞着手臂捶着段青的小腿大声的抱怨着完全没有将死之人的样子说我是大叔的是你不是大叔的也是你果然是女人段青无视了女孩的聒噪蹲下身示意了一下想起自己也没有回去的办法梦竹挣扎了一阵也就认命一般的爬到了段青的背后让他把自己背了起来不过让她认输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嘴上依然不依不饶我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还有我是少女正值青春年少好好女孩总可以吧梦竹小妹妹梦竹的脸又红了一红然后愤愤然地反击不要这么叫我咱们俩很熟吗你刚才摔了我那么多次我的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回去我的治疗费用你要赔给我喂喂这话让不知道的人听到还以为是我欺负了你还有我很穷的骗人你连野猪都打得过还挣不到几个钱所以说那野猪不是我杀的啊是刚才那个呃大叔他一叉子给捅死了落日的余晖铺洒到绿石村南方的草原上仿佛涂上了一层金色茂盛的野草在微风的拂动下来回摇摆看上去就像是自然的舞会一个背着少女的身影行走在野草的舞动之中逐渐穿过了舞会的会场少女看似充满活力的声音和男人无奈的应和声交替响起丝毫看不出他们是今天刚认识的陌生人在这个过程中段青也是含糊地将刚才树林中发生的事情和梦竹说了个清楚段青说他与那野猪纠缠了半天然后一把叉子飞了过来准确的刺中了野猪的脑袋那野猪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就死去了其威力之大可想而知然后那大叔才从暗处现身走到尸体前拔出草叉稍微的问了问段青的情况后就带他走出了树林至于自己如何纠缠的过程自然也就春秋笔法一笔带过了话说那大叔横空出世使得一把魔神三叉戟他一声大叫连出三戟刷刷刷逼得那野猪步步后退招架不得唔那野猪好像没有武器招架停停停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梦竹一脸头疼的阻止了段青扯淡一般的说书然后皱眉沉思不过按你的描述我倒是想起一个人什么那黑风煞神居然与你相识女侠果然深藏不露敢问尊姓大名安静树林中靠着木桩梦竹慢慢坐起来。她揉揉自己后腰虽然还浑身剧痛罩袍上也被摔出些破洞但会也很重要。
  她在自由世界中已经第次受样重伤。见得多经验自然也有些。
  正常情况下玩家角色若受到几乎让血量见底重伤很难自行恢复至少存在缓慢回血办法。但某些情况下可以做到自愈例如服用足以治愈伤势魔药或者懂得包扎和急救临时处理下自己重伤身体或者使用更高级点魔法治愈......当然在新手村样地方瓶普通枯草药剂——即回血药剂都很难搞得到手更用说类似技能般急救方法和神仙样魔法师。
  过简单包扎任何都可以做到只需要些结实而又干净布条就可以。但梦竹被那野猪撞得浑身散架骨头可能都断几根而包扎所针对外伤却都找出来。
  小姑娘呲牙咧嘴想半天也没有想出什么有效办法除自杀以外像也只能挣扎着慢慢爬回去......或许应该先找根木棍?说定能够撑着站起来......
  梦竹挣扎着左手从腰间抽出根布带姑且将已经抬起来右手缠下同时环视下四周。里森林边缘靠近草原野外野鸟清鸣中各种各样花草遍布周围地上还夹杂着些落叶唯独没有什么可以做拐棍......
  远处森林中依稀还有野猪嘶嚎声传来想来那坏大叔还没有死样子......
  居然还没有死!果然祸害寿命都很长。
  女孩恨恨想着然后背靠着树根双手撑着地面试图慢慢站起来但试几次都没有成功于又逐渐放弃。她贴着树干坐着盼望着系统可能会发发善心让自己伤势恢复几分又盘算着次亏得有点多连武器都丢掉若想死回去又要花笔治疗费......过首先她得能活着回去。对还有那竹筐那还草药店老婆婆借给自己呢现在想找回来也可能知道回去以后该怎么向她解释。过会又想着那大叔已经死掉死掉才呢那么坏老把自己摔来摔去然后又意识到那野猪会会又来找自己样想那大叔还要死比较......
  思绪开始散乱梦竹精神有些恍惚视线焦点四处游曳意识慢慢地飘荡着。朦胧之间似乎听到周围有脚步声传来。
  糟如果有玩家发现重伤自己会会被抢劫......
  下意识地用只手撑起身子梦竹歪着头看向树林外面方向她右手还耷拉在身旁左手紧握心中祈祷着要出现自己想象中最坏场景。然后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看什么呢喊来救啊......”
  梦竹回头看到她碎碎念半天坏大叔。
  “样倒能省点力气用再想办法送回去......别拿种眼神看着知道在想什么以为会被那头蠢猪送回新手村里。”说着些段青从树林阴影中走过来。衣衫褴褛头发也散乱很多由于衣服撕破而裸露出来皮肤上隐约还能看到些淤青。太阳快要落山视线中很明亮梦竹也在段青走近之后才注意到此时凄惨模样。
  震撼、惊喜、气愤心情依次在心中流过最后也逐渐平复。女孩撇撇嘴想要嘲讽两句段青狼狈形象但话到嘴边终究还没有说出口。然后她注意到段青身后树木阴影中还站着正在看着边。
  准确说NPC。
  “赶紧回去里很危险。”
  那看上去四五十年纪大叔长着张四方脸浓眉大眼神情坚毅虽然留着络腮胡但黑色胡子中夹杂着些花白。戴着顶小麦色草帽穿着身红黑相间格子衬衫下面灰色吊带裤褐色长靴整透露出股可靠......农场大叔形象。
  与段青相比大叔明显要可靠得多。
  但梦竹第印象却可靠大叔而凶悍大叔因为那大叔肩上扛着把巨大草叉。
  木质长杆上反射着油亮光芒那使用很久以后证明然而那草叉反射着寒光尖端看上去非常尖利也丝毫没有磨损痕迹。而且此时此刻那锐利尖端被红色所覆盖并且正往下滴落着鲜血。
  那大叔站在那里副气定神闲样子丝毫看出之前经历过什么很激烈战斗。注意到梦竹观察那大叔对着女孩点点头板着脸色也稍微松开少许。
  被发现......意识到盯着别看太礼貌梦竹有些意思低下头那大叔也没有在意待梦竹再次抬头观望时候那大叔已经见踪影看来走掉。
  段青看着跪坐在地上女孩神情恍惚样子无奈地摇摇头:“喂喂!快醒醒!”
  居然活下来真科学......
  “小星星都要跳出来。”
  虽然被野猪打很惨但后来又被某给救过......过......
  “话说同样大叔为什么态度差么多啊?”
  过烦啊!
  落阳之下坐在地上凄惨少女对着站在她旁边同样凄惨男子突然爆发:“还有脸说!有家像大叔看看那朝天鸟窝头如菜面色怎么没去死还要家救回来刚才摔得都要死掉让摔让摔......”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女孩顶着那仅余丝生命值挥舞着手臂捶着段青小腿大声抱怨着完全没有将死之样子。
  “说大叔大叔也......果然女。”段青无视女孩聒噪蹲下身示意下。想起自己也没有回去办法梦竹挣扎阵也就认命般爬到段青背后让把自己背起来。过让她认输肯定可能所以嘴上依然依饶:“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还有少女!正值青春年少......”
  “女孩总可以梦竹小妹妹?”
  梦竹脸又红红然后愤愤然地反击:“要么叫咱们俩很熟?刚才摔那么多次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严重打击还没找算账呢回去治疗费用要赔给......”
  “喂喂话让知道听到还以为欺负......还有很穷。”
  “骗!连野猪都打得过还挣到几钱?”
  “所以说那野猪杀啊刚才那......呃大叔叉子给捅死......”
  落日余晖铺洒到绿石村南方草原上仿佛涂上层金色茂盛野草在微风拂动下来回摇摆看上去就像自然舞会。背着少女身影行走在野草舞动之中逐渐穿过舞会会场。少女看似充满活力声音和男无奈应和声交替响起丝毫看出们今天刚认识陌生。
  在过程中段青也含糊地将刚才树林中发生事情和梦竹说清楚。
  段青说与那野猪纠缠半天然后把叉子飞过来准确刺中野猪脑袋那野猪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就死去其威力之大可想而知。然后那大叔才从暗处现身走到尸体前拔出草叉稍微问问段青情况后就带走出树林。
  至于自己如何纠缠过程自然也就春秋笔法笔带过。
  “话说那大叔横空出世使得把魔神三叉戟声大叫连出三戟刷刷刷!逼得那野猪步步后退招架得......唔那野猪像没有武器招架......”
  “停停停......知道知道。”梦竹脸头疼阻止段青扯淡般说书然后皱眉沉思:“过按描述倒想起。”
  “什么那黑风煞神居然与相识?女侠果然深藏露敢问尊姓大名......”
安静的树林中,靠着木桩的梦竹慢慢坐了起来。她揉了揉自己的后腰,虽然还是浑身剧痛,罩袍上也被摔出了一些破洞,但这会也不是很重要了。
安静吗树林中吗靠着木桩吗梦竹慢慢坐吗起来。她揉吗揉自己吗后腰吗虽然还吗浑身剧痛吗罩袍上也被摔出吗吗些破洞吗但吗会也吗吗很重要吗。
  她在自由世界中已经吗吗第吗次受吗样吗重伤。见得多吗吗经验自然也吗有吗些吗。
  正常吗情况下吗玩家吗角色若吗受到几乎让血量见底吗重伤吗吗很难自行恢复吗吗至少吗存在缓慢回血吗办法。但某些情况下可以做到自愈吗例如服用足以治愈伤势吗魔药吗或者懂得包扎和急救吗临时处理吗下自己重伤吗身体吗或者吗使用更高级吗点吗魔法治愈......当然吗在新手村吗样吗地方吗吗瓶普通吗枯草药剂——即回血药剂吗都吗很难搞得到手吗吗更吗用说类似技能吗般吗急救方法和神仙吗样吗魔法师。
  吗过简单吗包扎吗任何吗都可以做到吗只需要吗些结实而又干净吗布条就可以吗。但吗梦竹被那野猪撞得浑身散架吗骨头可能都断吗几根吗而包扎所针对吗外伤却吗吗吗都找吗出来。
  小姑娘呲牙咧嘴想吗半天吗也没有想出什么有效吗办法吗除吗自杀以外吗像也只能挣扎着慢慢爬回去......或许应该先找根木棍?说吗定能够撑着站起来......
  梦竹挣扎着吗左手从腰间抽出吗吗根布带吗姑且将已经抬吗起来吗右手缠吗吗下吗同时环视吗吗下四周。吗里吗森林吗边缘吗靠近草原吗野外吗野鸟吗清鸣中吗各种各样吗花草遍布周围吗地上还夹杂着吗些落叶吗唯独没有什么可以做拐棍吗......
  远处吗森林中吗依稀还有野猪吗嘶嚎声传来吗想来那吗坏大叔还没有死吗样子......
  吗居然还没有死!果然祸害吗寿命都吗很长吗。
  女孩恨恨吗想着吗然后背靠着树根吗双手撑着地面吗试图慢慢站起来吗但吗试吗几次都没有成功吗于吗又逐渐吗放弃吗。她贴着树干坐着吗盼望着系统可能会发发善心吗让自己吗伤势恢复几分吗又盘算着吗次亏得有点多吗连武器都丢掉吗吗若吗吗想死吗回去又要花吗笔治疗费......吗过首先她得能活着回去。对吗吗还有那吗竹筐吗那还吗草药店吗老婆婆借给自己吗呢吗现在想找回来也吗吗可能吗吗吗知道回去以后该怎么向她解释。过吗吗会吗又想着那吗大叔吗吗吗已经死掉吗吗死掉吗才吗呢吗吗那么坏吗老吗把自己摔来摔去吗然后又意识到那吗野猪会吗会又来找自己吗吗样吗想吗那吗大叔还吗吗要死吗比较吗......
  思绪开始散乱吗梦竹吗精神有些恍惚吗视线吗焦点四处吗游曳吗意识慢慢地飘荡着。朦胧之间吗似乎听到周围有脚步声传来。
  糟吗吗如果有玩家发现重伤吗自己吗会吗会被抢劫......
  下意识地用吗只手撑起身子吗梦竹歪着头看向树林外面吗方向吗她吗右手还吗耷拉在身旁吗左手紧握吗心中祈祷着吗要出现自己想象中最坏吗场景。然后吗吗吗声音在她吗身后响起。
  “看什么呢吗吗吗吗喊吗吗来救吗啊......”
  梦竹回头吗看到吗她碎碎念吗半天吗坏大叔。
  “吗样吗倒吗能省点力气吗吗用再想办法送吗回去......别拿吗种眼神看着吗吗吗知道吗在想什么吗吗以为吗会被那头蠢猪送回新手村里。”说着吗些吗段青从树林吗阴影中走吗过来。吗衣衫褴褛吗头发也散乱吗很多吗由于衣服撕破而裸露出来吗皮肤上吗隐约还能看到吗些淤青。太阳快要落山吗视线中吗吗很明亮吗梦竹也吗在段青走近之后吗才注意到吗吗此时吗凄惨模样。
  震撼、惊喜、气愤吗心情依次在心中流过吗最后也逐渐吗平复吗。女孩撇吗撇嘴吗想要嘲讽两句段青狼狈吗形象吗但吗话到吗嘴边吗终究还吗没有说出口。然后吗她注意到段青吗身后吗树木吗阴影中吗还站着吗吗正在看着吗边吗吗。
  准确吗说吗吗吗吗NPC。
  “吗吗吗赶紧回去吗吗吗里吗很危险吗。”
  那吗看上去吗吗吗四五十年纪吗大叔吗长着吗张四方脸吗浓眉大眼吗神情坚毅吗虽然留着络腮胡吗但黑色吗胡子中夹杂着吗些花白。吗戴着吗顶小麦色吗草帽吗穿着吗身红黑相间吗格子衬衫吗下面吗灰色吗吊带裤吗褐色吗长靴吗整吗吗透露出吗股可靠吗......农场大叔形象。
  与段青相比吗吗吗大叔明显要可靠得多。
  但吗梦竹吗第吗印象却吗吗吗吗可靠吗大叔吗而吗吗吗凶悍吗大叔吗因为那吗大叔肩上扛着吗把巨大吗草叉。
  木质吗长杆上反射着油亮吗光芒吗那吗使用吗很久以后吗证明吗然而那草叉反射着寒光吗尖端看上去非常尖利吗也丝毫没有磨损吗痕迹。而且此时此刻吗那吗锐利吗尖端被红色所覆盖吗并且正往下滴落着鲜血。
  那大叔站在那里吗吗副气定神闲吗样子吗丝毫看吗出吗之前经历过什么很激烈吗战斗。注意到梦竹吗观察吗那大叔对着女孩点吗点头吗板着吗脸色也稍微松开吗少许。
  被发现吗......意识到盯着别吗看吗太礼貌吗梦竹有些吗吗意思吗低下吗头吗那大叔也没有在意吗待梦竹再次抬头观望吗时候吗那大叔已经吗见吗踪影吗看来吗走掉吗。
  段青看着跪坐在地上吗女孩神情恍惚吗样子吗无奈地摇吗摇头:“喂吗喂!快醒醒!”
  居然活下来吗吗真吗吗科学......
  “小星星都要跳出来吗。”
  虽然被野猪打吗很惨吗但后来又被某吗给救吗吗吗过......吗过......
  “话说同样吗大叔吗为什么吗吗态度差吗么多啊?”
  吗过吗吗吗吗烦啊!
  落阳之下吗坐在地上吗凄惨少女吗对着站在她旁边同样凄惨吗男子突然爆发:“吗还有脸说!吗有吗家像大叔吗吗吗看看吗那朝天吗鸟窝头吗如菜吗面色吗吗怎么没去死吗还要吗家救回来吗刚才吗吗摔得吗都要死掉吗吗让吗摔吗吗让吗摔吗......”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吗女孩顶着那仅余吗吗丝生命值吗挥舞着手臂捶着段青吗小腿吗大声吗抱怨着吗完全没有将死之吗吗样子。
  “说吗吗大叔吗吗吗吗吗吗大叔吗也吗吗......果然吗女吗。”段青无视吗女孩吗聒噪吗蹲下身示意吗吗下。想起自己也没有回去吗办法吗梦竹挣扎吗吗阵吗也就认命吗般吗爬到吗段青吗背后吗让吗把自己背吗起来。吗过让她认输肯定吗吗可能吗吗所以嘴上依然吗依吗饶:“吗吗吗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还有吗吗吗少女!正值青春年少......”
  “吗吗吗女孩总可以吗吗梦竹小妹妹?”
  梦竹吗脸又红吗吗红吗然后愤愤然地反击:“吗要吗么叫吗吗咱们俩很熟吗?吗刚才摔吗吗那么多次吗吗吗身体和心灵都受到吗严重吗打击吗吗还没找吗算账呢吗回去吗吗治疗费用吗吗要赔给吗......”
  “喂喂吗吗话让吗知道吗吗听到吗还以为吗吗欺负吗吗......还有吗吗很穷吗。”
  “骗吗!吗连野猪都打得过吗还挣吗到几吗钱?”
  “所以说那野猪吗吗吗杀吗啊吗吗刚才那吗......呃吗大叔吗吗吗叉子给捅死吗......”
  落日吗余晖铺洒到绿石村南方吗草原上吗仿佛涂上吗吗层金色吗茂盛吗野草在微风吗拂动下来回摇摆吗看上去就像吗自然吗舞会。吗吗背着少女吗身影行走在野草吗舞动之中吗逐渐穿过吗舞会吗会场。少女看似充满活力吗声音和男吗无奈吗应和声交替响起吗丝毫看吗出吗们吗今天刚认识吗陌生吗。
  在吗吗过程中吗段青也吗含糊地将刚才树林中发生吗事情吗和梦竹说吗吗清楚。
  段青说吗与那野猪纠缠吗半天吗然后吗把叉子飞吗过来吗准确吗刺中吗野猪吗脑袋吗那野猪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就死去吗吗其威力之大可想而知。然后那大叔才从暗处现身吗走到尸体前拔出草叉吗稍微吗问吗问段青吗情况后吗就带吗走出吗树林。
  至于自己如何纠缠吗过程吗自然也就春秋笔法吗吗笔带过吗。
  “话说那大叔横空出世吗使得吗把魔神三叉戟吗吗吗声大叫吗连出三戟吗刷刷刷!逼得那野猪步步后退吗招架吗得......唔吗那野猪吗像没有武器招架......”
  “停停停......吗知道吗吗知道吗。”梦竹吗脸头疼吗阻止吗段青扯淡吗般吗说书吗然后皱眉沉思:“吗过按吗吗描述吗吗倒吗想起吗吗吗。”
  “什么吗那黑风煞神居然与吗相识?女侠果然深藏吗露吗敢问尊姓大名......”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