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道歉

下载免费读
“你们是黄家的人?”
  苏奕眉头微微一皱,神色却并不惊慌。
  黑袍老者面无表情道:“既然苏公子已看出来,最好老老实实跟我们走一遭,这样对大家都好。”
  苏奕道:“去哪里?”
  黑袍老者语气生硬道:“聚仙楼。”
  苏奕不禁讶然,黄乾峻这是打算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
  “走吧。”
  他径直转身,朝聚仙楼方向走去。
  黑袍老者等人一呆,都没想到苏奕居然如此自觉和主动,也太干脆利落了。
  “路上给我盯紧了,决不能让这小子溜掉!”
  黑袍老者暗中吩咐了一声,就带人一起跟上。
  他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一路上苏奕仪态轻松悠闲,根本没有一丝逃走的打算。
  直至抵达聚仙楼,目送苏奕的身影进入其中,黑袍老者等人松了口气之余,都不免都很吃惊。
  这文家赘婿,倒是好大的胆魄!
  此时正值晌午十分,本该是聚仙楼生意最好的时候,可当苏奕进入后,却发现冷冷清清,满座皆空。
“你们是黄家的人?”
  苏奕眉头微微一皱,神色却并不惊慌。
  黑袍老者面无表情道:“既然苏公子已看出来,最好老老实实跟我们走一遭,这样对大家都好。”
  苏奕道:“去哪里?”
  黑袍老者语气生硬道:“聚仙楼。”
  苏奕不禁讶然,黄乾峻这是打算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
  “走吧。”
  他径直转身,朝聚仙楼方向走去。
  黑袍老者等人一呆,都没想到苏奕居然如此自觉和主动,也太干脆利落了。
  “路上给我盯紧了,决不能让这小子溜掉!”
  黑袍老者暗中吩咐了一声,就带人一起跟上。
  他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一路上苏奕仪态轻松悠闲,根本没有一丝逃走的打算。
  直至抵达聚仙楼,目送苏奕的身影进入其中,黑袍老者等人松了口气之余,都不免都很吃惊。
  这文家赘婿,倒是好大的胆魄!
  此时正值晌午十分,本该是聚仙楼生意最好的时候,可当苏奕进入后,却发现冷冷清清,满座皆空。
  只有那柜台后,站着一个熟人——
  聚仙楼老板,岳天河!
  “苏公子,黄家族长亲自在昨天的雅间摆设了一桌宴席,就等你来呢。”
  看到苏奕出现,岳天河笑呵呵开口,隐隐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似乎已料到待会将发生什么了。
  “你就不怕待会这聚仙楼被砸了?”
  苏奕随口说道。
  岳天河神色一滞,旋即哈哈笑道:“苏公子放心,我聚仙楼的招牌可硬得很,一般人根本砸不坏。”
  顿了顿,他语带怜悯道:“反倒是苏公子你……今天怕是凶多吉少啊。”
  苏奕也笑了,道:“岳老板,看热闹可以,但今天聚仙楼若有什么损失,我可不赔。”
  说着,他径直沿着楼梯朝酒楼二层走去。
  岳天河眉头皱起来,这小子为何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难道他还另有底牌?
  可今日要收拾他的,是黄云冲!
  黄氏一族族长,广陵城最有权势的大人物之一!
  “我倒要看看,你一个文家赘婿,是否能完整地走出我这聚仙楼!”
  岳天河暗道。
  二楼雅间。
  大门敞开着,当苏奕抵达,里边早已坐着三人。
  一个是玄袍华服的黄乾峻,他坐在一名身着蟒袍长袍的中年身边。
  此人身影昂藏高大,面容刚硬如岩石,随意坐在那,就似龙盘虎踞,威势迫人。
  而在另一侧,则坐着一名腰挎长刀的绿袍男子,约莫四十余岁,面色蜡黄,掌中正在把玩一柄银色匕首。
  雪亮锋利的匕首在他掌指间翻滚跳跃,让人眼花缭乱。
  当苏奕的身影出现,这绿袍男子眯着眼打量片刻,旋即嗤地笑起来,似嘲讽,也似失望。
  “苏奕,你可总算来了!”
  黄乾峻眸子中涌起刻骨的恨意,冷冷开口。
  “我昨天说过,给你报复的机会,既然你已决定这么做,我哪能不来?”
  苏奕说着,已施施然走进雅间。
  他随意坐在一张椅子中,目光扫视蟒袍中年和绿袍男子,也不说话。
  或许是苏奕表现得太从容和镇定,蟒袍中年明显有些意外。
  旋即,他忽地感慨道:“当年的青河剑府外门剑首,果然胆色过人。我现在才敢肯定,岳天河那老狐狸说的不错,这一年来,广陵城所有人都小觑了你。”
  声音醇厚,却自有一股身为上位者的威势。
  苏奕伸手敲了敲空荡荡的餐桌,随意道:“已经晌午了,若你想跟我寒暄,可以先上一桌酒席,我们边吃边聊。”
  黄乾峻面露怒色,这混账真当是来吃饭的?
  绿袍男子神色依旧,兀自在把玩银色匕首,似对这一切并不关心。
  蟒袍中年笑起来,道:“等事情解决了,若你还有胃口,我保证让你吃个饱。”
  顿了顿,他自我介绍道:“老夫黄云冲,听说昨天你在这里,教训了我那不成器的儿子一顿,这件事暂且不论谁对谁错,儿子被欺负了,当老子的总不能不站出来,你说呢?”
  苏奕随意点了点头,道:“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很正常。”
  黄云冲身躯前倾,眸子一下子变得锋锐无比,盯着苏奕道:
  “看得出来你是个聪明人,那我就直说了,这件事若不解决,我儿子就会因为昨天之事,成为这广陵城的笑柄。毕竟身为一名堂堂男儿,却被吓得尿裤裆,传出去的话,总归不好听。”
  旁边的黄乾峻面露羞愤之色,看向苏奕的目光愈发怨毒了。
  “你想如何解决?”
  苏奕好整以暇地问道。
  黄云冲气势极强,明显是一位聚气境中的厉害人物,一举一动,都能震慑人的心神。
“们黄家?”
  苏奕眉头微微皱神色却并惊慌。
  黑袍老者面无表情道:“既然苏公子已看出来最老老实实跟们走遭样对大家都。”
  苏奕道:“去哪里?”
  黑袍老者语气生硬道:“聚仙楼。”
  苏奕禁讶然黄乾峻打算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
  “走。”
  径直转身朝聚仙楼方向走去。
  黑袍老者等呆都没想到苏奕居然如此自觉和主动也太干脆利落。
  “路上给盯紧决能让小子溜掉!”
  黑袍老者暗中吩咐声就带起跟上。
  担心事情并没有发生路上苏奕仪态轻松悠闲根本没有丝逃走打算。
  直至抵达聚仙楼目送苏奕身影进入其中黑袍老者等松口气之余都免都很吃惊。
  文家赘婿倒大胆魄!
  此时正值晌午十分本该聚仙楼生意最时候可当苏奕进入后却发现冷冷清清满座皆空。
  只有那柜台后站着熟——
  聚仙楼老板岳天河!
  “苏公子黄家族长亲自在昨天雅间摆设桌宴席就等来呢。”
  看到苏奕出现岳天河笑呵呵开口隐隐有些幸灾乐祸味道似乎已料到待会将发生什么。
  “就怕待会聚仙楼被砸?”
  苏奕随口说道。
  岳天河神色滞旋即哈哈笑道:“苏公子放心聚仙楼招牌可硬得很般根本砸坏。”
  顿顿语带怜悯道:“反倒苏公子……今天怕凶多吉少啊。”
  苏奕也笑道:“岳老板看热闹可以但今天聚仙楼若有什么损失可赔。”
  说着径直沿着楼梯朝酒楼二层走去。
  岳天河眉头皱起来小子为何副有恃无恐样子?
  难道还另有底牌?
  可今日要收拾黄云冲!
  黄氏族族长广陵城最有权势大物之!
  “倒要看看文家赘婿否能完整地走出聚仙楼!”
  岳天河暗道。
  二楼雅间。
  大门敞开着当苏奕抵达里边早已坐着三。
  玄袍华服黄乾峻坐在名身着蟒袍长袍中年身边。
  此身影昂藏高大面容刚硬如岩石随意坐在那就似龙盘虎踞威势迫。
  而在另侧则坐着名腰挎长刀绿袍男子约莫四十余岁面色蜡黄掌中正在把玩柄银色匕首。
  雪亮锋利匕首在掌指间翻滚跳跃让眼花缭乱。
  当苏奕身影出现绿袍男子眯着眼打量片刻旋即嗤地笑起来似嘲讽也似失望。
  “苏奕可总算来!”
  黄乾峻眸子中涌起刻骨恨意冷冷开口。
  “昨天说过给报复机会既然已决定么做哪能来?”
  苏奕说着已施施然走进雅间。
  随意坐在张椅子中目光扫视蟒袍中年和绿袍男子也说话。
  或许苏奕表现得太从容和镇定蟒袍中年明显有些意外。
  旋即忽地感慨道:“当年青河剑府外门剑首果然胆色过。现在才敢肯定岳天河那老狐狸说错年来广陵城所有都小觑。”
  声音醇厚却自有股身为上位者威势。
  苏奕伸手敲敲空荡荡餐桌随意道:“已经晌午若想跟寒暄可以先上桌酒席们边吃边聊。”
  黄乾峻面露怒色混账真当来吃饭?
  绿袍男子神色依旧兀自在把玩银色匕首似对切并关心。
  蟒袍中年笑起来道:“等事情解决若还有胃口保证让吃饱。”
  顿顿自介绍道:“老夫黄云冲听说昨天在里教训那成器儿子顿件事暂且论谁对谁错儿子被欺负当老子总能站出来说呢?”
  苏奕随意点点头道:“打小来老很正常。”
  黄云冲身躯前倾眸子下子变得锋锐无比盯着苏奕道:
  “看得出来聪明那就直说件事若解决儿子就会因为昨天之事成为广陵城笑柄。毕竟身为名堂堂男儿却被吓得尿裤裆传出去话总归听。”
  旁边黄乾峻面露羞愤之色看向苏奕目光愈发怨毒。
  “想如何解决?”
  苏奕整以暇地问道。
  黄云冲气势极强明显位聚气境中厉害物举动都能震慑心神。
“你们是黄家的人?”
  苏奕眉头微微一皱,神色却并不惊慌。
  黑袍老者面无表情道:“既然苏公子已看出来,最好老老实实跟我们走一遭,这样对大家都好。”
  苏奕道:“去哪里?”
  黑袍老者语气生硬道:“聚仙楼。”
  苏奕不禁讶然,黄乾峻这是打算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
  “走吧。”
  他径直转身,朝聚仙楼方向走去。
  黑袍老者等人一呆,都没想到苏奕居然如此自觉和主动,也太干脆利落了。
  “路上给我盯紧了,决不能让这小子溜掉!”
  黑袍老者暗中吩咐了一声,就带人一起跟上。
  他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一路上苏奕仪态轻松悠闲,根本没有一丝逃走的打算。
  直至抵达聚仙楼,目送苏奕的身影进入其中,黑袍老者等人松了口气之余,都不免都很吃惊。
  这文家赘婿,倒是好大的胆魄!
  此时正值晌午十分,本该是聚仙楼生意最好的时候,可当苏奕进入后,却发现冷冷清清,满座皆空。
  只有那柜台后,站着一个熟人——
  聚仙楼老板,岳天河!
  “苏公子,黄家族长亲自在昨天的雅间摆设了一桌宴席,就等你来呢。”
  看到苏奕出现,岳天河笑呵呵开口,隐隐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似乎已料到待会将发生什么了。
  “你就不怕待会这聚仙楼被砸了?”
  苏奕随口说道。
  岳天河神色一滞,旋即哈哈笑道:“苏公子放心,我聚仙楼的招牌可硬得很,一般人根本砸不坏。”
  顿了顿,他语带怜悯道:“反倒是苏公子你……今天怕是凶多吉少啊。”
  苏奕也笑了,道:“岳老板,看热闹可以,但今天聚仙楼若有什么损失,我可不赔。”
  说着,他径直沿着楼梯朝酒楼二层走去。
  岳天河眉头皱起来,这小子为何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难道他还另有底牌?
  可今日要收拾他的,是黄云冲!
  黄氏一族族长,广陵城最有权势的大人物之一!
  “我倒要看看,你一个文家赘婿,是否能完整地走出我这聚仙楼!”
  岳天河暗道。
  二楼雅间。
  大门敞开着,当苏奕抵达,里边早已坐着三人。
  一个是玄袍华服的黄乾峻,他坐在一名身着蟒袍长袍的中年身边。
  此人身影昂藏高大,面容刚硬如岩石,随意坐在那,就似龙盘虎踞,威势迫人。
  而在另一侧,则坐着一名腰挎长刀的绿袍男子,约莫四十余岁,面色蜡黄,掌中正在把玩一柄银色匕首。
  雪亮锋利的匕首在他掌指间翻滚跳跃,让人眼花缭乱。
  当苏奕的身影出现,这绿袍男子眯着眼打量片刻,旋即嗤地笑起来,似嘲讽,也似失望。
  “苏奕,你可总算来了!”
  黄乾峻眸子中涌起刻骨的恨意,冷冷开口。
  “我昨天说过,给你报复的机会,既然你已决定这么做,我哪能不来?”
  苏奕说着,已施施然走进雅间。
  他随意坐在一张椅子中,目光扫视蟒袍中年和绿袍男子,也不说话。
  或许是苏奕表现得太从容和镇定,蟒袍中年明显有些意外。
  旋即,他忽地感慨道:“当年的青河剑府外门剑首,果然胆色过人。我现在才敢肯定,岳天河那老狐狸说的不错,这一年来,广陵城所有人都小觑了你。”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