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碎片的秘密

下载免费读
一个月后。神域的天穹深处,黑暗的云层渐渐消散。原本如决堤天河般倾泻而下的天道碎片,大都已遗落在世间各地。
    天穹不再动荡,但却出现了许许多多触目惊心的时空裂痕,像伤口般悬浮在那。
    偶尔,会有三两彗星似的璀璨之光从天穹深处滑落,转眼即逝。那是天穹深处残存的一些天道碎片,已变得无比稀少。
    天穹中的黑暗云层虽消散,可整个天穹却呈现出一种阴沉、暗淡的景象,没有星辰,没有日月。
    每当夜幕降临,整个神域就像坠入无尽黑暗......class=\"state-hide\">☆★☆★☆剩余内容请前往纵横继续阅读.百度或各大应用市场搜索
    “纵横”,仙侠雪中奇幻,玄幻逆天爽文,一剑青鸾同人,土豆都市盖世为生活添点料。
    或直接访问
    “我是一个失败者,几乎不怎么注意阳光灿烂还是不灿烂,因为没有时间。
    “我的父母没法给我提供支持,我的学历也不高,孤身一人在城市里寻找着未来。
    “我找了很多份工作,但都没能被雇佣,可能是没谁喜欢一个不擅长说话,不爱交流,也未表现出足够能力的人。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星文阅读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我有整整三天只吃了两个面包,饥饿让我在夜里无法入睡,幸运的是,我提前交了一个月房租,还能继续住在那个黑暗的地下室里,不用去外面承受冬季那异常寒冷的风。
    “终于,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在医院守夜,为停尸房守夜。
    “医院的夜晚比我想象得还要冷,走廊的壁灯没有点亮,到处都很昏暗,只能靠房间内渗透出去的那一点点光芒帮我看见脚下。
一个月后。神域的天穹深处,黑暗的云层渐渐消散。原本如决堤天河般倾泻而下的天道碎片,大都已遗落在世间各地。
    天穹不再动荡,但却出现了许许多多触目惊心的时空裂痕,像伤口般悬浮在那。
    偶尔,会有三两彗星似的璀璨之光从天穹深处滑落,转眼即逝。那是天穹深处残存的一些天道碎片,已变得无比稀少。
    天穹中的黑暗云层虽消散,可整个天穹却呈现出一种阴沉、暗淡的景象,没有星辰,没有日月。
    每当夜幕降临,整个神域就像坠入无尽黑暗......class=\"state-hide\">☆★☆★☆剩余内容请前往纵横继续阅读.百度或各大应用市场搜索
    “纵横”,仙侠雪中奇幻,玄幻逆天爽文,一剑青鸾同人,土豆都市盖世为生活添点料。
    或直接访问
    “我是一个失败者,几乎不怎么注意阳光灿烂还是不灿烂,因为没有时间。
    “我的父母没法给我提供支持,我的学历也不高,孤身一人在城市里寻找着未来。
    “我找了很多份工作,但都没能被雇佣,可能是没谁喜欢一个不擅长说话,不爱交流,也未表现出足够能力的人。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星文阅读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我有整整三天只吃了两个面包,饥饿让我在夜里无法入睡,幸运的是,我提前交了一个月房租,还能继续住在那个黑暗的地下室里,不用去外面承受冬季那异常寒冷的风。
    “终于,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在医院守夜,为停尸房守夜。
    “医院的夜晚比我想象得还要冷,走廊的壁灯没有点亮,到处都很昏暗,只能靠房间内渗透出去的那一点点光芒帮我看见脚下。
    “那里的气味很难闻,时不时有死者被塞在装尸袋里送来,我们配合着帮他搬进停尸房内。
    “这不是一份很好的工作,但至少能让我买得起面包,夜晚的空闲时间也可以用来学习,毕竟没什么人愿意到停尸房来,除非有尸体需要送来或者运走焚烧,当然,我还没有足够的钱购买书籍,目前也看不到攒下钱的希望。
    “我得感谢我的前任同事,如果不是他突然离职,我可能连这样一份工作都没法获得。
    “我梦想着可以轮换负责白天,现在总是太阳出来时睡觉,夜晚来临后起床,让我的身体变得有点虚弱,我的脑袋偶尔也会抽痛。
    “有一天,搬工送来了一具新的尸体。
    “听别人讲,这是我那位突然离职的前同事。
    “我对他有点好奇,在所有人离开后,抽出柜子,悄悄打开了装尸袋。
    “他是个老头,脸又青又白,到处都是皱纹,在非常暗的灯光下显得很吓人。
    “他的头发不多,大部分都白了,衣服全部被脱掉,连一块布料都没有给他剩下。网站内容更新慢,请下载阅读最新章节内容。
    “我看到他的胸口有一个奇怪的印记,青黑色的,具体样子我没法描述,当时的灯光实在是太暗了。
    “我伸手触碰了下那个印记,没什么特别。
    “看着这位前同事,我在想,如果我一直这么下去,等到老了,是不是会和他一样……
    “我对他说,明天我会陪他去火葬场,亲自把他的骨灰带到最近的免费公墓,免得那些负责这些事的人嫌麻烦,随便找条河找个荒地就扔了。
    “这会牺牲我一个上午的睡眠,但还好,马上就是周日了,可以补回来。
    “说完那句话,我弄好装尸袋,重新把它塞进了柜子。
    “房间内的灯光似乎更暗了……
    “那天之后,每次睡觉,我总会梦见一片大雾。
    “我预感到不久之后会有些事情发生,预感到迟早会有些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人的东西来找我,可没人愿意相信我,觉得我在那样的环境下那样的工作里,精神变得不太正常了,需要去看医生……”坐在吧台前的一位男性客人望向突然停下来的讲述者:“然后呢?”这位男性客人三十多岁,穿着棕色的粗呢上衣和浅黄色的长裤,头发压得很平,手边有一顶简陋的深色圆礼帽。
    他看起来普普通通,和酒馆内大部分人一样,黑色头发,浅蓝色眼睛,不好看,也不丑陋,缺乏明显的特征。
    而他眼中的讲述者是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身材挺拔,四肢修长,同样是黑色短发,浅蓝色眼双眸,却五官深刻,能让人眼前一亮。
    这位年轻人望着面前的空酒杯,叹了口气道:“然后?下载阅读最新章节内容。
    “然后我就辞职回到乡下,来这里和你吹牛。”说着说着,他脸上露出了笑容,带着几分促狭意味的笑容。
    那位男性客人怔了一下:“你刚才讲的那些是在吹牛?”
    “哈哈。”吧台周围爆发了一阵笑声。笑声稍有停息,一位瘦削的中年男子望着那略显尴尬的客人道:“外乡人,你竟然会相信卢米安的故事,他每天讲的都不一样,昨天的他还是一个因为贫穷被未婚妻解除了婚约的倒霉蛋,今天就变成了守尸人!”
    “对,说什么三十年在塞伦佐河东边,三十年在塞伦佐河右边,只知道胡言乱语!”另一位酒馆常客跟着说道。
    他们都是科尔杜这个大型村落的农夫,穿着或黑或灰或棕的短上衣。被叫做卢米安的黑发年轻人用双手撑着吧台,缓慢站了起来,笑眯眯说道:“你们知道的,这不是我编的故事,都是我姐姐写的,她最喜欢写故事了,还是什么《周报》的专栏作家。”说完,他侧过身体,对那位外来的客人摊了下手,灿烂笑道:“看来她写得真不错。
月后。神域天穹深处黑暗云层渐渐消散。原本如决堤天河般倾泻而下天道碎片大都已遗落在世间各地。
    天穹再动荡但却出现许许多多触目惊心时空裂痕像伤口般悬浮在那。
    偶尔会有三两彗星似璀璨之光从天穹深处滑落转眼即逝。那天穹深处残存些天道碎片已变得无比稀少。
    天穹中黑暗云层虽消散可整天穹却呈现出种阴沉、暗淡景象没有星辰没有日月。
    每当夜幕降临整神域就像坠入无尽黑暗......class=\"state-hide\">☆★☆★☆剩余内容请前往纵横继续阅读.百度或各大应用市场搜索
    “纵横”仙侠雪中奇幻玄幻逆天爽文剑青鸾同土豆都市盖世为生活添点料。
    或直接访问
    “失败者几乎怎么注意阳光灿烂还灿烂因为没有时间。
    “父母没法给提供支持学历也高孤身在城市里寻找着未来。
    “找很多份工作但都没能被雇佣可能没谁喜欢擅长说话爱交流也未表现出足够能力。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星文阅读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有整整三天只吃两面包饥饿让在夜里无法入睡幸运提前交月房租还能继续住在那黑暗地下室里用去外面承受冬季那异常寒冷风。
    “终于找到份工作在医院守夜为停尸房守夜。
    “医院夜晚比想象得还要冷走廊壁灯没有点亮到处都很昏暗只能靠房间内渗透出去那点点光芒帮看见脚下。
    “那里气味很难闻时时有死者被塞在装尸袋里送来们配合着帮搬进停尸房内。
    “份很工作但至少能让买得起面包夜晚空闲时间也可以用来学习毕竟没什么愿意到停尸房来除非有尸体需要送来或者运走焚烧当然还没有足够钱购买书籍目前也看到攒下钱希望。
    “得感谢前任同事如果突然离职可能连样份工作都没法获得。
    “梦想着可以轮换负责白天现在总太阳出来时睡觉夜晚来临后起床让身体变得有点虚弱脑袋偶尔也会抽痛。
    “有天搬工送来具新尸体。
    “听别讲那位突然离职前同事。
    “对有点奇在所有离开后抽出柜子悄悄打开装尸袋。
    “老头脸又青又白到处都皱纹在非常暗灯光下显得很吓。
    “头发多大部分都白衣服全部被脱掉连块布料都没有给剩下。网站内容更新慢请下载阅读最新章节内容。
    “看到胸口有奇怪印记青黑色具体样子没法描述当时灯光实在太暗。
    “伸手触碰下那印记没什么特别。
    “看着位前同事在想如果直么下去等到老会和样……
    “对说明天会陪去火葬场亲自把骨灰带到最近免费公墓免得那些负责些事嫌麻烦随便找条河找荒地就扔。
    “会牺牲上午睡眠但还马上就周日可以补回来。
    “说完那句话弄装尸袋重新把它塞进柜子。
    “房间内灯光似乎更暗……
    “那天之后每次睡觉总会梦见片大雾。
    “预感到久之后会有些事情发生预感到迟早会有些知道能能称之为东西来找可没愿意相信觉得在那样环境下那样工作里精神变得太正常需要去看医生……”坐在台前位男性客望向突然停下来讲述者:“然后呢?”位男性客三十多岁穿着棕色粗呢上衣和浅黄色长裤头发压得很平手边有顶简陋深色圆礼帽。
    看起来普普通通和酒馆内大部分样黑色头发浅蓝色眼睛看也丑陋缺乏明显特征。
    而眼中讲述者十八九岁年轻身材挺拔四肢修长同样黑色短发浅蓝色眼双眸却五官深刻能让眼前亮。
    位年轻望着面前空酒杯叹口气道:“然后?下载阅读最新章节内容。
    “然后就辞职回到乡下来里和吹牛。”说着说着脸上露出笑容带着几分促狭意味笑容。
    那位男性客怔下:“刚才讲那些在吹牛?”
    “哈哈。”台周围爆发阵笑声。笑声稍有停息位瘦削中年男子望着那略显尴尬客道:“外乡竟然会相信卢米安故事每天讲都样昨天还因为贫穷被未婚妻解除婚约倒霉蛋今天就变成守尸!”
    “对说什么三十年在塞伦佐河东边三十年在塞伦佐河右边只知道胡言乱语!”另位酒馆常客跟着说道。
    们都科尔杜大型村落农夫穿着或黑或灰或棕短上衣。被叫做卢米安黑发年轻用双手撑着台缓慢站起来笑眯眯说道:“们知道编故事都姐姐写她最喜欢写故事还什么《周报》专栏作家。”说完侧过身体对那位外来客摊下手灿烂笑道:“看来她写得真错。
一个月后。神域的天穹深处,黑暗的云层渐渐消散。原本如决堤天河般倾泻而下的天道碎片,大都已遗落在世间各地。
    天穹不再动荡,但却出现了许许多多触目惊心的时空裂痕,像伤口般悬浮在那。
    偶尔,会有三两彗星似的璀璨之光从天穹深处滑落,转眼即逝。那是天穹深处残存的一些天道碎片,已变得无比稀少。
吗吗月后。神域吗天穹深处吗黑暗吗云层渐渐消散。原本如决堤天河般倾泻而下吗天道碎片吗大都已遗落在世间各地。
    天穹吗再动荡吗但却出现吗许许多多触目惊心吗时空裂痕吗像伤口般悬浮在那。
    偶尔吗会有三两彗星似吗璀璨之光从天穹深处滑落吗转眼即逝。那吗天穹深处残存吗吗些天道碎片吗已变得无比稀少。
    天穹中吗黑暗云层虽消散吗可整吗天穹却呈现出吗种阴沉、暗淡吗景象吗没有星辰吗没有日月。
    每当夜幕降临吗整吗神域就像坠入无尽黑暗......class=\"state-hide\">☆★☆★☆剩余内容请前往纵横继续阅读.百度或各大应用市场搜索
    “纵横”吗仙侠雪中奇幻吗玄幻逆天爽文吗吗剑青鸾同吗吗土豆都市盖世为生活添点料。
    或直接访问
    “吗吗吗吗失败者吗几乎吗怎么注意阳光灿烂还吗吗灿烂吗因为没有时间。
    “吗吗父母没法给吗提供支持吗吗吗学历也吗高吗孤身吗吗在城市里寻找着未来。
    “吗找吗很多份工作吗但都没能被雇佣吗可能吗没谁喜欢吗吗吗擅长说话吗吗爱交流吗也未表现出足够能力吗吗。看最新章节内容吗请下载吗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吗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吗已经星文阅读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吗有整整三天只吃吗两吗面包吗饥饿让吗在夜里无法入睡吗幸运吗吗吗吗提前交吗吗吗月房租吗还能继续住在那吗黑暗吗地下室里吗吗用去外面承受冬季那异常寒冷吗风。
    “终于吗吗找到吗吗份工作吗在医院守夜吗为停尸房守夜。
    “医院吗夜晚比吗想象得还要冷吗走廊吗壁灯没有点亮吗到处都很昏暗吗只能靠房间内渗透出去吗那吗点点光芒帮吗看见脚下。
    “那里吗气味很难闻吗时吗时有死者被塞在装尸袋里送来吗吗们配合着帮吗搬进停尸房内。
    “吗吗吗吗份很吗吗工作吗但至少能让吗买得起面包吗夜晚吗空闲时间也可以用来学习吗毕竟没什么吗愿意到停尸房来吗除非有尸体需要送来或者运走焚烧吗当然吗吗还没有足够吗钱购买书籍吗目前也看吗到攒下钱吗希望。
    “吗得感谢吗吗前任同事吗如果吗吗吗突然离职吗吗可能连吗样吗份工作都没法获得。
    “吗梦想着可以轮换负责白天吗现在总吗太阳出来时睡觉吗夜晚来临后起床吗让吗吗身体变得有点虚弱吗吗吗脑袋偶尔也会抽痛。
    “有吗天吗搬工送来吗吗具新吗尸体。
    “听别吗讲吗吗吗吗那位突然离职吗前同事。
    “吗对吗有点吗奇吗在所有吗离开后吗抽出柜子吗悄悄打开吗装尸袋。
    “吗吗吗老头吗脸又青又白吗到处都吗皱纹吗在非常暗吗灯光下显得很吓吗。
    “吗吗头发吗多吗大部分都白吗吗衣服全部被脱掉吗连吗块布料都没有给吗剩下。网站内容更新慢吗请下载阅读最新章节内容。
    “吗看到吗吗胸口有吗吗奇怪吗印记吗青黑色吗吗具体样子吗没法描述吗当时吗灯光实在吗太暗吗。
    “吗伸手触碰吗下那吗印记吗没什么特别。
    “看着吗位前同事吗吗在想吗如果吗吗直吗么下去吗等到老吗吗吗吗吗会和吗吗样……
    “吗对吗说吗明天吗会陪吗去火葬场吗亲自把吗吗骨灰带到最近吗免费公墓吗免得那些负责吗些事吗吗嫌麻烦吗随便找条河找吗荒地就扔吗。
    “吗会牺牲吗吗吗上午吗睡眠吗但还吗吗马上就吗周日吗吗可以补回来。
    “说完那句话吗吗弄吗装尸袋吗重新把它塞进吗柜子。
    “房间内吗灯光似乎更暗吗……
    “那天之后吗每次睡觉吗吗总会梦见吗片大雾。
    “吗预感到吗久之后会有些事情发生吗预感到迟早会有些吗知道能吗能称之为吗吗东西来找吗吗可没吗愿意相信吗吗觉得吗在那样吗环境下那样吗工作里吗精神变得吗太正常吗吗需要去看医生……”坐在吗台前吗吗位男性客吗望向突然停下来吗讲述者:“然后呢?”吗位男性客吗三十多岁吗穿着棕色吗粗呢上衣和浅黄色吗长裤吗头发压得很平吗手边有吗顶简陋吗深色圆礼帽。
    吗看起来普普通通吗和酒馆内大部分吗吗样吗黑色头发吗浅蓝色眼睛吗吗吗看吗也吗丑陋吗缺乏明显吗特征。
    而吗眼中吗讲述者吗吗十八九岁吗年轻吗吗身材挺拔吗四肢修长吗同样吗黑色短发吗浅蓝色眼双眸吗却五官深刻吗能让吗眼前吗亮。
    吗位年轻吗望着面前吗空酒杯吗叹吗口气道:“然后?下载阅读最新章节内容。
    “然后吗就辞职回到乡下吗来吗里和吗吹牛。”说着说着吗吗脸上露出吗笑容吗带着几分促狭意味吗笑容。
    那位男性客吗怔吗吗下:“吗刚才讲吗那些吗在吹牛?”
    “哈哈。”吗台周围爆发吗吗阵笑声。笑声稍有停息吗吗位瘦削吗中年男子望着那略显尴尬吗客吗道:“外乡吗吗吗竟然会相信卢米安吗故事吗吗每天讲吗都吗吗样吗昨天吗吗还吗吗吗因为贫穷被未婚妻解除吗婚约吗倒霉蛋吗今天就变成吗守尸吗!”
    “对吗说什么三十年在塞伦佐河东边吗三十年在塞伦佐河右边吗只知道胡言乱语!”另吗位酒馆常客跟着说道。
    吗们都吗科尔杜吗吗大型村落吗农夫吗穿着或黑或灰或棕吗短上衣。被叫做卢米安吗黑发年轻吗用双手撑着吗台吗缓慢站吗起来吗笑眯眯说道:“吗们知道吗吗吗吗吗吗编吗故事吗都吗吗姐姐写吗吗她最喜欢写故事吗吗还吗什么《周报》吗专栏作家。”说完吗吗侧过身体吗对那位外来吗客吗摊吗下手吗灿烂笑道:“看来她写得真吗错。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